張家界民俗風(fēng)情

品讀湘西(吉首篇)

更新時(shí)間:2018-03-19 12:09:42 來(lái)源:www.durdah.com 編輯:okzjj.com 已被瀏覽 查看評論
張家界旅游網(wǎng) 公眾微信號

吉首篇
吉首街 街上少綠蔭而多塵土,行人若織,窈窕淑女穿插其中,只有當她們開(kāi)口說(shuō)話(huà),
顧盼之間粲然一笑,綻放若芙蓉時(shí),見(jiàn)到她極細的眉,才讓你想起湘女多情的傳說(shuō),
才嗅到一點(diǎn)不經(jīng)意這間散發(fā)的一點(diǎn)湘西的氣息。
湘西州府是吉首
張家界坐火車(chē),經(jīng)兩小時(shí)左右,即可到達湘西自治州的首府吉首。對于來(lái)湘西的旅
人,尤其是尋找沈從文的世界的人而言,它只是一個(gè)中轉站,此外別無(wú)意義。的確,在任
何一個(gè)過(guò)客的眼里,這都只是一個(gè)平庸的都市,既沒(méi)有任何人文的勝跡,也沒(méi)有任何自然
風(fēng)景。它也叫山城,規模自然遠遜重慶;市內有花果山,卻不是孫悟空的水簾;有峒
不會(huì )有裊娜的女子,在水邊笤米。
吉首就像是一個(gè)縮版的克隆城市,版本仿佛是廣州,這是我的一個(gè)北京朋友說(shuō)的。如
今茶樓酒肆、歌廳、專(zhuān)賣(mài)店林立,恍然就是一個(gè)南國都市在一片山的腹地里播下了種子,
因為水土的關(guān)系,也因為生長(cháng)的空間,所以在成長(cháng)的過(guò)程中,它并沒(méi)有完全變成它的母體。
但現在這個(gè)燈紅酒綠、太平快活、縈繞著(zhù)麻將聲、滋生著(zhù)慷懶的城市在我的童年里有著(zhù)不
一樣的回憶,而所有的回憶,都和一條叫作“香港街”的街有關(guān)。
進(jìn)入湘西
吉首乃湘西之州府所在地,游客可經(jīng)長(cháng)沙、張家界、懷化至吉首。乘航班或坐火車(chē)至張家界后,可換乘火車(chē)至吉首,車(chē)程兩個(gè)多小時(shí);懷化至吉首火車(chē)車(chē)程約一個(gè)多小時(shí);長(cháng)沙至吉首9小時(shí)左右。吉首市內除公共汽車(chē)通往各處之外,另有出租車(chē),3元起價(jià),凡在市內,均不起過(guò)底價(jià)。
市井風(fēng)情“香港街”
我背著(zhù)背包在香港街里尋找著(zhù)三教九流的遺跡,但沒(méi)有如今的香港街依然繁榮,但大多都是服裝攤,還有專(zhuān)賣(mài)店。店主幾乎一色的年青女子,緊身衣、牛仔褲,一律離子燙的直發(fā)。
從前的一切恍若隔世,市聲和砍殺聲就像老式唱片機在慢慢旋轉,遙遠、喑啞,再不復回。
每一個(gè)城市都有一條繁華的街道,昭顯著(zhù)為個(gè)城市的市井民生。吉首的這條標志性的街就叫“香港街”。很小的時(shí)候,我時(shí)常到吉首來(lái),憑借著(zhù)探望外祖母舅舅這名,感受著(zhù)它作為一個(gè)城市的繁榮昌盛。除了色彩斑斕有衣裙若萬(wàn)國旗在風(fēng)中飄楊之外,香港街的誘人之處在其無(wú)所不包。有穿耳的,必是男子,最早用銀絲,細若發(fā)絲,先是那男子揪住女孩子的耳垂,用酒精搓揉,眼見(jiàn)那耳垂部位愈來(lái)愈紅,愈來(lái)愈薄,在陽(yáng)光下恍若透明果凍,隨即將銀絲一穿而過(guò),然后在耳上穿上茶葉棍,保證絕不發(fā)炎。后來(lái)演變成激光無(wú)痛穿耳,乃是攤主握了槍?zhuān)衷诙怪?,在穿耳者閉眼忍痛之時(shí),“波”一聲,將耳棍直接射在肉中。又有點(diǎn)痣取雞眼的,一面紅布,上面用墨水畫(huà)了一張人臉,面上有痣無(wú)數,也有在上面畫(huà)一只腳的,上面又點(diǎn)滿(mǎn)雞眼,旁邊一溜兒玻璃瓶,裝著(zhù)各種顏色的藥水,也不知是故意弄得花花綠綠引人注目,還是那藥本身就稀奇古怪。還有賣(mài)老鼠藥的,不知哪里捉了無(wú)數老鼠,風(fēng)干,掛在棍上展示,仿佛都是他的藥毒死的,還有唱山歌的,大多以男子居多,圍住一團,點(diǎn)了煙袋,托著(zhù)腮唱,尾音悠長(cháng)。上小學(xué)時(shí)我曾在姑母家中寄宿過(guò)一段時(shí)間,姑父頗愛(ài)此道,常常找了借口,放了犁耙鐮刀,略略洗洗一雙沾泥的手,也不放褲腳,就來(lái)交流。姑母多少會(huì )有些不放心,常派我作隨從,我倒是樂(lè )得做一個(gè)有歌聽(tīng)的跟班,感受著(zhù)歌唱中的姑父那別樣的動(dòng)人,不像在家中沉默木訥。
從前那街上還有少年的兇悍砍殺。常常就在一個(gè)米粉攤有旁邊,一個(gè)坐在你身邊的平淡無(wú)奇的人突然間就呀地一聲一甩掉了碗,然后就見(jiàn)一根鐵棍掄了過(guò)來(lái),然后是更多的鐵棍,還有菜刀一齊砍殺過(guò)來(lái)。被追殺的人只能逃跑,不能求饒,只會(huì )被揍得更很,于是就在一片腳步聲和凄厲的求救聲中,血腥漸遠。老板見(jiàn)過(guò)三江四海人物,面不改色心不跳,搖搖頭,將摔爛的碗碟清洗打掃,一切恢復平靜,了無(wú)痕跡。后來(lái)看到很多香港黑幫片,都是這樣一幫少年,在砍砍殺殺的恩怨中將青春和愛(ài)情埋葬,我就想起“香港街”上少年,不知道是否已經(jīng)不安成長(cháng)。
峒河橋上算命忙
一下火車(chē),向著(zhù)城區的方向走,必然途經(jīng)峒河橋,峒河橋上卻有一道景觀(guān),便是“算命一條街”。這城市繁華的背后,也有著(zhù)蒙昧的一面。但凡是家中不寧,吵鬧生事,又或是要建新宅、選墳地以及一些上了年紀,卻在子孫后輩中得不到慰藉的老人,總會(huì )來(lái)這里找算命先生、風(fēng)水先生,測一測命運,看一看吉祥。然后在微笑或是蹙眉里,帶著(zhù)偷窺到的神靈的意見(jiàn),再回到他的生活里,至于生活會(huì )不會(huì )有所改變,外人自然無(wú)從知道。
峒河一帶,幾百米長(cháng)的路邊全是算命先生的攤,有男有女,有身著(zhù)中山裝斯文有禮的,有衣著(zhù)油跡班班落魄不堪的。有身著(zhù)寬大苗服的老婦,眼不花手不顫,目光犀利,也有摸骨的盲人,拄著(zhù)拐杖等愿者上鉤。他們決不吆喝,也不搶客,只是坐等,見(jiàn)行人走過(guò),常意味深長(cháng)一笑,經(jīng)不住這一笑想破玄關(guān)的,就會(huì )自然在他面前停下。他呢,微微一笑,落落說(shuō)聲
“請坐”,然后開(kāi)口問(wèn):“測字還是看八字?”不緊不慢,不溫不火,在那曖昧的態(tài)度里樹(shù)立著(zhù)他的神秘和威嚴,散發(fā)著(zhù)窺探天地盈虛的神秘從業(yè)者的職業(yè)精神。
快10年了,我每次回鳳凰途經(jīng)這里,都發(fā)現隊伍越來(lái)越長(cháng),也不知是生意好誰(shuí)都想插一手,還是日子難過(guò)來(lái)做這無(wú)本生意。據說(shuō)峒河有位大仙,從不出門(mén),只在家里算,因為準,前往看前程算婚姻的絡(luò )繹不絕,他便仿政客要人,預約者才見(jiàn),一個(gè)朋友幾次要帶我去,我不信,就沒(méi)去。因為我對算命的有成見(jiàn),小時(shí)候奶奶敬菩薩信鬼神,曾請了一個(gè)神算來(lái)我家,是個(gè)苗婦,她看了我的生辰八字,當即就說(shuō),這孩子極聰明,做什么成什么,非富即貴。那時(shí)我在學(xué)習上倒也很替人爭光,奶奶在喜,認為算的準,立時(shí)就留了她抵足談心。晚上我去上廁所,我家廁所是在外面另搭的棚子,前面一個(gè)水坑,在月光下亮晃晃地泛銀光,突然聽(tīng)見(jiàn)水響,一個(gè)人兩手亂抓,在喊救命。我飛奔回家叫了奶奶,打撈上來(lái),卻是那算命婦人,狼狽不堪,有氣無(wú)力地說(shuō):“我還以為是個(gè)光溜溜的曬谷坪,一腳就踩了下去。”我雖然很感激她對我的命運所作的美言,但一想她什么都能算,怎么算不到自己落水,從此就不信那算命的。
酸辣蘿卜上至愛(ài)
在小城里,踏個(gè)拖拉板就能活得極安逸,所以這小山城的人,得了閑工夫,不去搓麻游蕩的,就在吃字上去下工夫,因而小吃一道,在吉首很是發(fā)達,最容易解決的,就是填飽肚子的問(wèn)題。
先說(shuō)小吃,湘西人愛(ài)吃辣,其中以瀘溪人為最。瀘溪人說(shuō)話(huà)在湘西最是難懂,不過(guò)對自己能吃辣則很得意,他們有句歌謠一般的話(huà)自夸,說(shuō)是“冒(不)缺(吃)辣了冒(不)有味,缺(吃)了辣子辣死人。”小吃必要蘸辣吃。酸蘿卜最有特色,冬天里一雙手紅著(zhù)將其在冷水里洗凈了,切成片,帶皮的部分不去皮,一刀刀切出刀花,連著(zhù)不斷,用米湯泡了,
放入花椒、食用紅顏料,大約在一兩天就可上街賣(mài)。不貴,兒時(shí)一分錢(qián)一片,20年后漲10倍,一毛。挑的時(shí)候,要挑帶皮的,脆,然后加點(diǎn)糖精,在一個(gè)極大的盛著(zhù)辣椒粉瓷缽里翻來(lái)覆去地攪,直攪到它們遍體通紅看不出本色而全是辣椒的顏色時(shí),即可開(kāi)吃。此外劂菜、椿尖、萵苣、黃瓜、甚至土豆,都可或炸或涼拌,全拌了辣椒來(lái)吃。除酸蘿卜外,其余又都要加醋,這是女孩子的至愛(ài),每個(gè)攤無(wú)論什么時(shí)候,都會(huì )見(jiàn)幾個(gè)漂亮女孩,站著(zhù)吃得嘴唇紅紅的,又是鼻涕又是眼淚,一邊甩著(zhù)手叫辣,一邊說(shuō),老板,你辣子下回炸香點(diǎn)。賣(mài)酸蘿卜的常常就這樣賺錢(qián),因為不多,所以叫“賺分分錢(qián)”,雖是一分分地積攢,不僅生活無(wú)憂(yōu),還可發(fā)達致富。聽(tīng)說(shuō)吉首民族影院前有幾個(gè)賣(mài)了幾十年酸蘿卜的,幾層樓房都起了。誰(shuí)家要有個(gè)好吃懶做的婆娘,靠著(zhù)男人在外干活掙錢(qián),單是一日三餐光煮點(diǎn)飯的,就必然會(huì )有街坊鄰居指指點(diǎn)點(diǎn),說(shuō)是瞧那婆娘懶的,擺個(gè)酸蘿卜攤一層人都養活了。也有上學(xué)成績(jì)不好的孩子,母親情急起來(lái)就說(shuō),看你以后做什么,賣(mài)酸蘿卜去!可見(jiàn)賣(mài)酸蘿卜很算得上是一份養家糊口的職業(yè),后來(lái)沒(méi)了,不過(guò)幾家電影院前還是有,自然是吃者如云。

湘西米粉香噴噴
吉首著(zhù)名的又有米粉,在外面誰(shuí)都知道桂林米粉、云南米線(xiàn),就沒(méi)聽(tīng)說(shuō)過(guò)湘西米粉。在湘西,米粉也是無(wú)處不有,但吉首的在我看來(lái)最好吃,好吃在“臊子”,最著(zhù)名的是肉,有點(diǎn)像廣州的牛腩,但是和辣椒一起煮。另外有骨頭湯,極大的粗瓷碗,米粉在滾水里燙幾燙,撈上來(lái),澆一瓢骨頭湯,此外的芫荽、花椒、胡椒、酸辣子花花綠綠擺了一攤,你自己酌量加。另外又還有豬腳粉、雞肉粉、腸子粉,一律油汪汪紅彤彤香噴噴。吉首有家“老粉店”,剛開(kāi)張的時(shí)候,門(mén)面小得只能放下兩張桌子,裝牛肉的鍋卻比全吉首的粉店都大,吃者云集,蹲在馬路上的,站在旁邊臺階上的,不計其數。米粉都是作早點(diǎn)吃的,所以一過(guò)10點(diǎn),就吃不著(zhù),門(mén)口常常幾十個(gè)人的排著(zhù)長(cháng)隊,再斯文的人都會(huì )看著(zhù)那隊伍威脅老板娘,恨恨地說(shuō),老板娘我排半天了,再不下我走了的。說(shuō)歸說(shuō),還是乖乖拿了碗等。
苗族女人賣(mài)粑粑
此外街邊又有賣(mài)葉子粑粑和蒿菜粑的。要是碰上新玉米,還有苞谷粑。這卻不是城里人的生意,都是周邊的苗族女人賣(mài),有的耳朵上吊著(zhù)極粗重耳環(huán),耳扯得有小拇指指甲蓋那么大,晃晃當當的。面前擺個(gè)背簍,貨不多,只一個(gè)竹編的簸箕,擺放著(zhù)10來(lái)個(gè)。多了賣(mài)不掉易鎪,小本生意賠不起。粑粑在家里蒸好了,走幾里地,或是坐一塊錢(qián)的車(chē)來(lái)賣(mài),到地時(shí)都還是溫熱的,一口咬下去,糯糯的甜,城里人喜歡吃。但我時(shí)??戳四谴蠖?a class="insidelink" href="http://www.durdah.com/scenic/zjjjq/115346514.html" title="黃龍洞">洞女人想,說(shuō)不定哪能一天耳朵就被扯掉了,連著(zhù)耳環(huán)和一丁點(diǎn)的耳肉就都拌進(jìn)了糍粑里,于是那欲吃不吃的念頭,就總在搖擺之間。
買(mǎi)粑粑賺錢(qián)不多,沒(méi)有酸蘿卜風(fēng)行,她們也就是賣(mài)點(diǎn)零花錢(qián)補貼家用,給孩子買(mǎi)點(diǎn)文具,過(guò)年過(guò)節添件衣裳什么時(shí)候的。如果孩子在上學(xué),每周末回家拿零用錢(qián),她們就可以從貼身的衣兜里悉悉索索地掏出一個(gè)層層裹著(zhù)的布包或薄薄包,從那卷了幾卷的10來(lái)塊里,取出一個(gè)一兩塊,讓孩子歡歡喜喜地去了,免得“在外面吃個(gè)零嘴,跟不上人”。這是這來(lái)之不易的錢(qián)的一個(gè)很讓她欣慰的用途,但若是碰上個(gè)愛(ài)站在柜臺前喝兩口的丈夫,則不管多少錢(qián),都被他一天二兩四兩的苞谷酒或者是米酒喝掉了,完了還總要加一顆糖甜嘴,又是一角錢(qián)。所以她們總是很很那沽了酒賣(mài)給自己丈夫的人,為此走到那店上吵幾次架的也不在少數。
吉首給人的感覺(jué)是很像一家大超市,五光十色,不過(guò)逛一圈,得到的只是生活的備用品,想尋找一點(diǎn)生活之外的風(fēng)景,它卻拮據得很。所以它最恰當的身份,還是作為一個(gè)提供食宿的驛站,讓你休整停當,悠然遠行。
德夯
德夯距湘西自治洲洲府吉首市西郊20公里,屬省級風(fēng)景名勝區。這里山勢跌宕,絕壁高聳,峰林重疊,形成了許多斷崖、石壁、瀑布、原始森林,有“小張家界”之稱(chēng)。若在非枯水期去,可完全領(lǐng)略全國落差最大的瀑布“流紗瀑”之魅力。小吃有桃花蟲(chóng)、桃花魚(yú)及小河蟹,味極鮮美。此處另有民風(fēng)淳樸的子耳苗寨,游客在此可以親手榨油、造紙、織布、碾米,充分體驗古老的民俗風(fēng)情。
住在吉首
吉首旅店極多,國營(yíng)私營(yíng)皆有,大小賓館酒店主要有邊城賓館(三星)、民族賓館(三星)、華銀大酒店(準三)、吉大賓館(準三)、陽(yáng)光大酒店(準二)、金碟賓館(二星)、軍區招待所、鹽業(yè)招待所等,邊城、民族的標準單人間價(jià)格在180元左右,具體價(jià)格則隨旺淡季節調整。至于一般家庭小旅館,10元、15元一間都有,不過(guò)為安全起見(jiàn),建議最好在國營(yíng)招待所住,標準間價(jià)格在數十元左右。
吉首特色飲食
泡菜魚(yú):火車(chē)站一帶,是流行的“泡菜魚(yú)”館聚集地,其原料為鮮鯉魚(yú)切片、泡菜、辣椒,做法近于四川“酸菜魚(yú)”,一份30元左右,可供四五個(gè)人食用,其中最有名的要算是火車(chē)站北站附近的“趙三魚(yú)館”在鳳凰還有該魚(yú)館的分店。
鴨子火鍋:春秋冬季,鴨子火鍋亦不可錯過(guò),香港街一帶,鴨子火鍋店鱗次櫛比,價(jià)格都在30元左右。有名的則要算人民南路的“大姨鴨子店”、石家沖的“熊家鴨子店”。去這些店子,招輛的士,3元即到。另外在湘西,苗家酸魚(yú)、湘西臘肉苞谷酸辣子、地木耳、牛肝菌均不可錯過(guò),一般店子都有,小店價(jià)格葷菜只在八元十元之間,素菜則只三五元。
小吃:則集中在香港街一帶,一近黃昏,無(wú)數麻辣燙小攤盡數擺出,牛肉串、豬肉串一元錢(qián)六七串,又香又辣,令人口水漣漣。夏季則又興吃田螺、蝦子,四五人數十元即已酒足飯飽。不過(guò)需注意衛生,要注意食物是否新鮮,以防腹瀉,若變色、有異味則決不能吃。
購物
吉首土特產(chǎn)首選酒鬼酒,其他又有獼猴桃、碰(應為木旁)柑、古丈毛尖、土家織錦等,雖各處可買(mǎi),但酒類(lèi)、茶葉須防假貨(據說(shuō)酒鬼酒一斤裝裝的假貨就頗多),故須在一些定點(diǎn)經(jīng)銷(xiāo)處購買(mǎi)。人民路上有一土物產(chǎn),貨真價(jià)實(shí),可考慮。
氣候
湘西氣候屬于亞熱帶季風(fēng)濕潤氣候,境內氣候溫和,四季分明,光照充足,雨水豐沛,年均降水量1300—1500毫米。年平均氣溫12℃--16℃,最熱的七月平均氣溫24℃--27℃,最冷的一月平均氣溫1.7℃--4.3℃。無(wú)霜期達240—288天。
 

張家界旅游網(wǎng)

  免責聲明:除來(lái)源有署名為特定的作者稿件外,本文為張家界旅游網(wǎng)編輯或轉載稿件,內容與相關(guān)報社等媒體無(wú)關(guān)。其原創(chuàng )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jīng)本站證實(shí),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shí)性、完整性、及時(shí)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請自行核實(shí)相關(guān)內容。
分享到:

復制本文地址 收藏 打印文章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