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家界民俗風(fēng)情

中華山魂張家界

更新時(shí)間:2018-03-19 12:12:16 來(lái)源:www.durdah.com 編輯:金克劍 已被瀏覽 查看評論
張家界旅游網(wǎng) 公眾微信號

【中華山魂張家界
  
   這是一塊曾被稱(chēng)作“大荒”的土地,一代又一代畢茲卡人(土家)在她的懷抱里耕耘播種,繁衍生息,卻不曾認識她;一代又一代文人墨客、旅行家們,自稱(chēng)游遍天下,卻偏偏忽略她。中國人山水文化被三山五岳、長(cháng)江黃河、塞北江南、戈壁絲路,天堂蘇杭、長(cháng)城故宮……堆成一部又一部輝輝煌煌的巨著(zhù),單單令人扼腕地遺漏了她。
   一句話(huà):她不存在在。
   可是,就在182年9月25日,這里突然被國務(wù)院宣布為第一個(gè)國家森林公園。平地一聲響雷,神州,人的眸子一下瞪圓了,視野一下擴張了,他們驚呼造物主緣何這般遲遲才將這顆風(fēng)景明珠遺交給人類(lèi),他們對這份“天外遺贈”簡(jiǎn)直表現得有些手足無(wú)措,有的只是一種對大自然的虔誠與膜拜。
   ——這,便是畢茲卡精神樂(lè )園的張家界!
   這是一個(gè)曠古萬(wàn)代被塵封于時(shí)間陰道之外的自然之迷。
   這是一曲磅礴于世的大自然風(fēng)景的千古絕唱。
   這是一個(gè)完全背離了傳統山水結構,山水美學(xué),山水生態(tài),山水畫(huà)卷諸多理論問(wèn)題的一種反動(dòng)——造山藝術(shù)的反動(dòng)
   她讓地圖泡制者無(wú)法標出等高線(xiàn)。
   她讓畫(huà)家錘煉了兩千年的技法符號變得無(wú)法適從。
   她動(dòng)搖了歷代浪漫主義詩(shī)人和騷客們的豪言壯語(yǔ)。
   她讓自然科學(xué)家們的思維變得狹窄而膚淺——不妨說(shuō):當今世界上還沒(méi)有一條現在地質(zhì)理論可以作為參照去對她說(shuō)三道四。
   有人斷言:自從發(fā)現了張家界,整個(gè)世界的山水將要由地理、地質(zhì)學(xué)家和山水畫(huà)理論家重新界定概念。
   而西方的探險家則固執的認為:這是地球上又一塊神秘的“魔幻三角”!
   也許,人們根本沒(méi)有料到,由于張家界的出世而引起的一系列連鎖聯(lián)動(dòng)反應,居然把世界攪得眼花繚亂。
   索溪峪發(fā)現了,天子山發(fā)現了,黃龍洞發(fā)現了,九天發(fā)現了,茅巖河發(fā)現了,楊家寨、天門(mén)山、八大公山、五雷山、溇江湖,以及江南瀑布大觀(guān)——飛潭,一一相繼閃光滴翠走出閨閣!
   一個(gè)擁有“世界自然遺產(chǎn)”“世界地質(zhì)公園”等美麗桂冠的人間仙境系統家界誕生了;中國歷史上第一座以旅游設市的國際旅游城——張家界市誕生生。蝸牛般爬行了五千年的歷史一下濃縮成最具現在文明意識的兩個(gè)大字——旅游。也就是這么一支與大山寂寞相伴了五千年的畢茲卡人,有那么一天,突發(fā)奇想,發(fā)起了一次挑戰人類(lèi)的生命極限的“飛機穿越天門(mén)”的偉大行動(dòng),從而一下聚焦了全人類(lèi)的目光。于是,這支在中國大地上第一個(gè)跨出了湘西,跨出了湖南,跨出了國界,跨出了世界!這里,我還要特別提醒各位看官,由于張家界的旅游而帶動(dòng)了中國旅游,并由此推動(dòng)了20世紀末世界旅游業(yè)的超常規發(fā)展,這不僅是不爭的事實(shí)(你只要查查20世紀70年代末和80年代初的報紙就會(huì )得到證實(shí)),而且還帶出了世界級旅游理論,旅游文化等一系列為時(shí)課題,從而讓世界變得更加生動(dòng)而精彩。
   這,就是中華之魂——張家界!
  
   一、美人遲暮
   那些曾經(jīng)只從中國唐詩(shī)宋詞或憑徐霞客一本筆記去中國尋幽覽勝的人們,乍一見(jiàn)到張家界那模樣,立時(shí)為之瞠目結舌,仿佛是昨晚從天外掉下來(lái)的。那位作《二千八百柱》的畫(huà)家黃永玉一語(yǔ)說(shuō)絕:“吾鄉有不名之山曰張家界,未見(jiàn)諸經(jīng)志名往篇,古人這陋于行者,于此可見(jiàn)。”
   豈止古人“陋行”,連生于斯長(cháng)于斯的老大庸人也未曾聽(tīng)說(shuō)過(guò),這就不能簡(jiǎn)單的看成是人類(lèi)的一種失誤,它值得我們去探索、研究。
   其實(shí),從屈原放浪形骸于沅、澧山水間,并為這引吭高歌,早憶給澧水沿岸風(fēng)光勾出了一個(gè)大概,可惜沒(méi)有引起人們的注意。此后從相單程以張家界砂巖峰林做大本營(yíng),揭竿起義,到南宋向氏三兄弟再到明代向大坤(乃至稍后的夏德忠)都發(fā)現這“魔鬼三角”非同凡響,都不約而同選此地做起義根據地,稱(chēng)王作號,集結諸蠻。那些征蠻將帥們肯定有人對這片土地曾經(jīng)有過(guò)粗略認識,至少讓朱元璋認識到這“魔地”是不可小視的軍事要地,于是就有連設二衛的舉措。
   隨著(zhù)軍人武夫的頻繁往來(lái),籠罩在張家界臉上的蠻煙荒雨漸被人撩開(kāi)。在唐代,大作家柳宗元就通過(guò)在永定做官的朋友介紹,對澧水境內的自然風(fēng)光心向往之:“自漢指(指漢水)而南,州之美者,十七八莫如澧。”但不知何因,他始終未能成行作番武陵游。明代分守上荊南首家兼九永兵備右參政胡桂芳,雖常于九溪,永定巡查,也不敢貿然進(jìn)入張家界峰林腹地,只在外屏百仗峽一觀(guān),就已情不自抑了:“峽高百丈云深,要識桃源此處尋!”九永通判夏子云在游覽張家界后激動(dòng)不已:“不為憂(yōu)時(shí)勤使節,結廬何惜買(mǎi)金山。”竟生出用高價(jià)在這里買(mǎi)地造屋謝世歸山的念頭。難怪那些憤世嫉俗之士,紛紛上山修行,“極林泉之樂(lè )”。東漢中葉,有道人醒作大師,于張家界建朝天觀(guān):“庵建絕崖之頂,殿倚峭壁之巔,云鬟三姊之峰,秀挹天門(mén),云山飄緲,弄臨碧落……”(朝天觀(guān)碑刻)到明代中期,張家界除原建上中下天子廟外,又先后建龍鳳閹、清平寺、接鳳端、靈真觀(guān)、禹王廟、龍鳳寺、馬公亭等十余座廟宇山觀(guān),一時(shí)“鐘聲悠遠,香火不絕。”由此,張家界老磨灣逐漸興起一座繁華山鎮,有鞭子鋪、水堆碼(磨香燭)、伙鋪、客棧、屠肆、百貨鋪。而在索溪中部(今索溪大壩淹沒(méi)),則有五里茅草鋪,相傳一天要消費三頭肥豬,可見(jiàn)其茅草鋪居民之多。但是遺憾得很,不知那一年,一場(chǎng)齊天大水把兩座三鎮給毀滅了。
   清乾隆五十九年(1794),一拉姓甄名學(xué)賢的貢生,曾乘一葉扁  經(jīng)索溪入張家界探險,當時(shí)在他眼中的感覺(jué)是“高竹亂藤茅屋小,不知村落屬何州”。后來(lái),他把這次奇遇寫(xiě)文章,載入《甄氏族譜》。文曰:
   ……是時(shí),人煙頹散,上下一帶居民不過(guò)一二下十戶(hù)。草木暢盛,荒郊曠野,道路信天俱系羊腸小徑,崎嶇多險,獸蹄鳥(niǎo)跡,交錯于道。山則有熊、豕、鹿、麂、豺狼、虎豹諸獸,成群作隊,或若其性;水則有雙鱗石鯽、重蜃諸色之魚(yú),舉網(wǎng)即得,其味脆美。時(shí)而持槍入山,則獸物在所必獲;時(shí)而持釣入河,則水族終致盈笥。食品之美,雖山珍海肴、龍腦鳳髓未能出其右者。其間小鳥(niǎo)若竹雞、白雉雞、野雞、鳳凰、錦雞、上宿雞、土香雞,真有取之不盡,用之不竭之概……淳樸,道不拾遺,不事奢華,儉約是尚……老者冠以青帕,少者氈帽而已。衣服以粗藍布為之,履則以芒草柳皮織之。冠婚喪祭純用釃酒。其俗信巫尚鬼,事向王、公安等神,以宿晨?jì)笧橐獎?wù),敬巫師,賽神愿、吹牛角、跳丈鼓,語(yǔ)笑喧嘩者多矣,識字知文者鮮焉。是故慈志有云:茅花界外不知甲子,砍畬挖導不分界址。至無(wú)刁民,無(wú)健訟,無(wú)鼠雀之爭、無(wú)鄉約之設,保甲之聯(lián),整年無(wú)一吏卒叩門(mén)。春來(lái)采茶,夏則砍畬?zhuān)飼r(shí)取巖蜂、黃蠟,冬則入山尋黃連剝棕。黨時(shí)以采蕨葛為食,飼蜂為業(yè)……生其時(shí),居其地者,迥然別有天地,仿佛羲皇時(shí)景象……
   這是一幅多么生動(dòng)而美妙的世外桃源圖!
   正因為張家界的超凡脫俗之美及遺世獨處于萬(wàn)山之中的幽邃與縹緲,朱镕基總理才感慨萬(wàn)端地高吟“張家界頂有神仙”。
   若以“秦時(shí)避亂”論之,春秋戰國時(shí)期,張家界尚為荊蠻、百濮部落之領(lǐng)地,人民幾乎還過(guò)著(zhù)半原始生活。公元前480年,楚國來(lái)羅子車(chē),上庸國,繼兒又滅巴子國。公元前200年左右,秦國又滅了楚國。西楚人(包括庸人、巴人)為避秦亂,躲進(jìn)了張家界,從此與世隔絕。迨清末民初,張家界黃石寨仍有“避世者,時(shí)隱其間”(《永定縣鄉土志》)。
   真正稱(chēng)為“大隱者”的張良已經(jīng)在張家界留下了許多傳奇,但可惜這位高人因身處危境,惟恐避之不及,又哪有可能向世界傾情推介這里的絕世風(fēng)光呢?但不可否認,張良身后的影響已經(jīng)讓張家界人受惠,比如,當地張氏宗派查到源頭,就只有張良了,因而這片土地的大名就毫不臉紅地冠上“因張良傳下一脈,故名張家界”?;蛘哒f(shuō):能頂受得起這座仙山大名的,也非文韜武略的一代偉人張良不可!
   許是張良之故,或是香火誘惑的原因,張家界逐漸引起人們的注意。嘉慶《永定縣志》將張家界峰林概括為“層崖涌塔”、“危峽啼猿”列入永定縣外八景之兩景,這明顯就擺出了要大肆張揚推向人間的架勢。嘉慶十九年(1814),貢生彭之運因不滿(mǎn)朝政,憤然隱居金鞭巖下,后作《青巖壁忠記》贊其風(fēng)光:“永定之西八十里有青崖山,登其巔見(jiàn)其劍戟森列,莫記其數,誠為吾邑中奇觀(guān)也。”(民國《彭氏族譜》手抄本)《直隸澧州志》亦重墨推介張家界風(fēng)光:“……靈蹤勝概,皆以縋幽出險得之……雖蜀都天險,武夷入勝,未夸獨絕……”民國初,著(zhù)名學(xué)者吳恭亨在《慈利縣志》中驚嘆張家界乃“萬(wàn)石筍立,高秀入天……闖眼突兀,奇甲天下”的“赤縣之奧區”。這些高屋建瓴的評介文字告訴我們:張家界并非“養在深閨人未識”,而是先人早已慧眼識珠。
   應該說(shuō),在這些軍人史家的鼓噪下,張家界是早該落落出閣的,作為一種獨特的旅游山水文化寶庫之中,也早該成卷成冊地珍藏于我國山水文化寶庫之中,現黃山桂林五岳并列于美學(xué)辭典里,可是她就是千呼萬(wàn)喚不出來(lái)。對于這全疑案,我以為可用王安石的一段文字去解釋?zhuān)?ldquo;夫夷以近,則游夫眾;險以遠,則至者少。而之奇偉、瑰怪、非常之觀(guān),常在于險遠、而人之所罕至焉,故非有志者不能至也。”(《游褒禪山記》)
   所謂險,一是之于景觀(guān)環(huán)境自身,二是之于社會(huì )原因。張家界世為蠻瘴之地,虎豹豺狼出沒(méi),可謂我、處處深藏險機。查泰、嵩、衡、廬、黃諸山,多占了地埋優(yōu)勢,雖沒(méi)當今發(fā)達的交通工具,但一些官道尚可行駛車(chē)馬,一些小徑還可供達官貴人坐轎,寒儒步履;三峽、桂林諸水,皆因水道暢達頁(yè)得揚名。設若長(cháng)江之水舟載李白,又何有“朝辭白帝彩云間,千里江陵一日還”的千古絕唱?然由于歷代皇帝推行歧視少數民族的政策,致使壓迫與反壓迫的戰爭經(jīng)久不息,張家界既是農民抗爭的大本營(yíng),又是統治者屠殺人民的刑場(chǎng)。民國以來(lái),匪禍兵亂,百業(yè)凋敝,有熊、張、覃、宋四巨匪盤(pán)踞張家界,月黑殺人,風(fēng)高放火,又有哪些人敢冒身家性命支渠旅游觀(guān)光呢?加上本境土民恪守“蠻不出境,漢不入峒”古訓,人為地閉鎖了這扇閨門(mén),從而給中國山水文化留下了令人扼腕的歷史遺憾。
   不過(guò),壞事也許成了好事,因為張家界的發(fā)現遲,才沒(méi)有為人類(lèi)文明所涂抹所雕飾所奸污,就像一位遲暮的美人,雖飽經(jīng)億萬(wàn)斯年歲月寂寞獨處之苦,但畢竟纖塵不染,把一個(gè)完整的身子留到了當代,更顯出她天生的處女美、自然美、原始美、成熟美、野性美,因而更具審美價(jià)值,更具觀(guān)賞魅力。
   張家界,你總算挑簾亮相了,雖說(shuō)姍姍來(lái)遲。
  
   二、突圍
   ——關(guān)于景區大拆遷備忘錄
   題解:突圍,軍事術(shù)語(yǔ)。指被圍困于 強敵包圍之中所作的一種求生的戰略選擇。但這種選擇可能要付出沉重的代價(jià),一般很難料及后果,要么成功,要么全軍覆沒(méi)。
  
   (一)問(wèn)題的緣起
   1998年9月,聯(lián)合國教科文組織世界遺產(chǎn)中心在中國抽查5家世界遺產(chǎn)單位,武陵源系5家之列。但抽查結果如何呢?且聽(tīng)聯(lián)合國官員萊斯莫諾伊的評價(jià):“與其他遺產(chǎn)相比,武陵源受到旅游業(yè)的壓力很大。發(fā)展旅游是必要的,但建筑物已開(kāi)始滲透到核心景區,比如說(shuō),黃石寨、水繞四門(mén)天子山。按中國人的習慣,如果把武陵源比作一條龍,那么建筑物快要接近龍的喉嚨了。與此類(lèi)似的景區是黃山,但黃山?jīng)]有這種危險程度。”
   聯(lián)合國世界遺產(chǎn)中心計劃專(zhuān)家景峰先生又是怎么評價(jià)的呢?他說(shuō):“黃石寨、水繞四門(mén)、天子山都已出現城市化趨勢。廬山原來(lái)城市化很?chē)乐?,報自然遺產(chǎn)未通過(guò)。后來(lái)拆除了不少房子,才申報文化遺產(chǎn)。從世界范圍看,十個(gè)文化遺產(chǎn)才抵和上一個(gè)自然遺產(chǎn)。希望武陵源不要成為第二上廬山。旅游帶動(dòng)戰略是對 的,但要注意保護,捌 核心區的保護,發(fā)展才有后勁。”
   不這,萊斯 莫諾伊先生一口為武陵源講了幾個(gè)好:“山體好、植被好、道路好、衛生好。”僅此而已。
   那么對黃山的評價(jià)又如何呢?
   這是聯(lián)合國官員的原話(huà):黃山“保護最出色,管理最有效。”而且,國家建設部、國家文物局、聯(lián)合國教科文組織中國委員會(huì )授予它“世界遺產(chǎn)保護先進(jìn)單位”榮譽(yù)稱(chēng)號。事實(shí)上,聯(lián)合國教科文組織世界遺產(chǎn)中心對武陵源的考察是十分不滿(mǎn)意的,如果打分的話(huà),很可能不及格。萊先生用龍比喻,既然都快塞喉嚨了,那隔死亡又有多遠?!而置“龍”于死地的東西并非他物,就是“城市化”的建筑物!
   而景特先生則以廬山由申報自然遺產(chǎn)降格申報文化遺產(chǎn)為例,警告武陵源不要成為第二個(gè)廬山,其降格原因也是“城市化”所致。
   聯(lián)合國向武陵源亮出黃牌!
   聯(lián)合國向武陵源敲響了警鐘!
   其實(shí),早在張家界開(kāi)放之初,一大批國內外專(zhuān)家就對張家界的決策者提出忠告——大國家黃永玉說(shuō)“千萬(wàn)不要破壞張家界的原始風(fēng)貌,絕對不以在景區搞現代建筑垃圾。”他建議旅游服務(wù)設施最好建在馬公亭以外,那里的污染舉動(dòng)影響景區。
   香港著(zhù)名攝影家陳復禮也多次語(yǔ)重心長(cháng)地說(shuō)“張家界的價(jià)值就在它的原始植被。全世界像這樣保存完好的生態(tài)環(huán)境很難找到幾處,如果破壞了原始生態(tài),張家界就貶值了。”
   著(zhù)名經(jīng)濟學(xué)家于光遠態(tài)度十分明朗:“張家界公園內決不許搞城鎮建筑,那一搞,張家界就失去了它獨特的美學(xué)價(jià)值。保留這一塊綠色凈土,就是張家界人民永續利用的財富。”他建議山上游,山下住,發(fā)展城市,保護景區,這樣就能使張家界自然生態(tài)免遭破壞。
   更有廣大游客對于國寶的憂(yōu)慮,對張家界景區城市化現象表示強烈不滿(mǎn),他們說(shuō):“不要以為張家界就是張家界人的。它是世界遺產(chǎn),是屬于全人類(lèi)的,全世界人民希望張家界人民珍惜它愛(ài)護它。保護張家界就是保護人類(lèi)一方生態(tài)家園。”
   一位叫楊開(kāi)業(yè)的“老游子”面對張有界景區被破壞的生態(tài)環(huán)境,憤怒的說(shuō):“砸我遺產(chǎn)牌子,斷我子孫口糧”
   ……
   張家界景區開(kāi)放近二十年,千千萬(wàn)萬(wàn)人的呼聲、忠告、警告并沒(méi)有引起張家界決策者們的重視,依然我行我素、放任自流,對生態(tài)的價(jià)值,理解膚淺或冷漠處之,結果在急功近利驅動(dòng)下,盲目引進(jìn)項目,大興土木,鋼筋水泥建筑充斥景區核心。二十年前張家界那種震撼人心的大荒古野的味蕩然無(wú)存,游客怎么也找不到自然中那原始悠遠的感覺(jué)了。
   張家界面目全非,百孔千瘡。
   想當年,為了申報世界遺產(chǎn),政府費了九牛二虎之幾力在水繞四門(mén)、老磨灣、天子山等拆遷建筑垃圾,可誰(shuí)知,當年拆空的場(chǎng)地。如今又大廈林立,丑陋不堪的個(gè)體賓館、餐館,擁塞窄窄的峽谷,較之當年有過(guò)之無(wú)不及。政府當年的努力前功盡棄。故聯(lián)合國官員對武陵源的建設速度“十分吃驚”。水繞四門(mén),原來(lái)是古代向王天子起義的根據地,向王天子曾在這里建天國、筑木柵需,本是極可恢復利用的人文旅游資源,可如今,水繞四門(mén)已成了現代山城集鎮。為什么不把這些設施修在龍尾巴村?那里是景區的外圍,又是進(jìn)水繞四門(mén)的南在門(mén),偏偏把建筑垃圾堆至心臟部位,這片風(fēng)水寶地不死才怪!
   袁家界,原來(lái)是一片天梯田,幾戶(hù)農家木樓,恰到好處地安置在峰林之間,這樣的“世外桃源”如今已隨云鶴去,留下那一片亂糟糟的磚石“洋房”飲食街。天下第一橋的神秘感,后花園的寧靜幽邃,統統被嘈雜的車(chē)馬沖散了,怎么不令人痛心疾首!
   在一個(gè)景區內連修兩條現代化索道,國內外專(zhuān)家認為這是重復世界其他景區的搞法。黃石寨索道因為開(kāi)挖鋼架基座,把一股名揚海內外的“白水井”水脈繪截斷了。這是大自然對現代文明的無(wú)聲抗議。由于有了索道,那條“一步一景,移步換景”的登黃石寨游首[,如今已幾乎荒廢;由于有了索道,原來(lái)可以留3至5天的客人,如今就半天時(shí)間便打道回府。請問(wèn)這到底我們是贏(yíng)家還是輸家?
   關(guān)于在景區核心搞現代化交通工具和現代游樂(lè )設施問(wèn)題,民間一直爭論不休,可惜當局沒(méi)有抓住時(shí)機組織專(zhuān)家、社會(huì )能人進(jìn)行研討,卻讓那些目光短淺、胸無(wú)文化內涵的人左右景區“開(kāi)發(fā)”,他們?yōu)閭€(gè)體戶(hù)、境外單位占地皮、搞建筑大開(kāi)綠燈!有人振振有詞地說(shuō):“可以節省時(shí)間,在很短的時(shí)間內更多的風(fēng)景。”——真是杞人憂(yōu)天,這么大的風(fēng)景區,為什么非得讓人家一天看完?你一兩天看不完,以后再看兩三天,讓游客留下許多懸念,豈不更好?你爬不了黃石寨,就游金鞭溪、畬刀溝、十里畫(huà)廊嘛!要不然乘橋或干脆讓他永遠留下遺憾。從旅游學(xué)及旅游經(jīng)濟學(xué)角度講,這種效果不知比登索道懶人游要好多少倍!
   豈止如此,一些境外公司為發(fā)旅游財不惜以破壞生態(tài)為代價(jià),下死手拉關(guān)系立項建什么單軌電車(chē)!
   天!在這舉世獨有的原始峰林,居然把20世紀的單軌電車(chē)開(kāi)上山,還要發(fā)出驚天動(dòng)的吼聲——
   如果這方案一旦成功,修煉了億萬(wàn)年的天子山只消喝半瓶礦泉水,花10分鐘就“盡收眼底了,于是又乘索道或升降梯一溜了之——請問(wèn),如此一弄,武陵源的“遺產(chǎn)
   身價(jià)還能值幾文?!須知,大自然不可再生的資源一旦受創(chuàng ),便將萬(wàn)劫不復!人再有錢(qián),你能再造一座天子山嗎?!
   20年前,我們發(fā)現了一個(gè)張家界,認識了一個(gè)張家界;20年后我們開(kāi)發(fā)了一個(gè)張家界,“再造”了一個(gè)張家界。那么再過(guò)一個(gè)20年(或許根本不需要20年),我們將毀掉一個(gè)張家界,失去一個(gè)張家界!
   這絕不是危言聳聽(tīng)!
   武陵源自榮登世界遺產(chǎn)寶座后,迎來(lái)了第一個(gè)5年后的監測驗收。這5年張家界建起了5座城鎮(索溪鎮、鑼鼓塌、水繞四門(mén)、天子山、袁家界);那么再過(guò)5年,聯(lián)合第二次驗收,那時(shí),聯(lián)合國官員就可能要乘坐單軌電車(chē),升降梯去考察了。
   到那一天,張家界成為房山第二已是不可逆轉的事實(shí)。到那一天“武陵源”三個(gè)很可能從世界遺產(chǎn)名錄中勾去,那份祖先遺留下來(lái)的遺產(chǎn)定將敗在那些不肖子孫手里,成為一堆毫無(wú)意義的石頭。永續利用的資源將成無(wú)源之水,無(wú)本之木。
   如果那一天真的被摘掉了牌子, 我不知道我們這一代人(特別是決策者們)將如何向子孫后代交待,向黨中央和國家政府交待,向全世界人民交待!
  
   (二)關(guān)于“拆遷”的對策
   ——在景區彈丸之地設置兩個(gè)權力相當的政府機構,是造成人口惡性膨脹、加快景區城市化速度、加大景區負荷、導致生態(tài)破壞的根源,只有下決心撤掉森林公園管理處(僅保留公園牌子),甚至可以考慮撤掉武陵源區,建立國家公園,下屬國家森林公園、世地質(zhì)公園、世界自然遺產(chǎn),并設立國家公園旅游管理集團公司,以從根本上保證這份遺產(chǎn)的安全。(歐洲最大的德國施普雷森林自然保護區總面積472.92平方公里,人口5萬(wàn),37個(gè)村寨,而行政、旅游業(yè)管理人員僅132人。)
   ——確定景區文化定位,這避免再造建筑垃圾的源頭保證。武陵源開(kāi)放20年,一直沒(méi)有認真思考和解決好這一綱領(lǐng)性問(wèn)題。武陵源自古就是土家族生存的領(lǐng)地,必須堅定不移地定位在土家文化基調上。山水是載體,民族是主體、文化是靈魂,旅游是橋梁,環(huán)境是保證。
   ——當務(wù)之急,應無(wú)條件停止一切非法的項目建筑,無(wú)條件中止一切有損景區環(huán)境的項目合同,永遠不再在景區搞有損生態(tài)環(huán)境的大型現代化項目。
   ——下決心拆除水繞四門(mén)的、袁家界、天子山等重要建筑物。建議在水繞四門(mén)恢復明代向王天子木柵寨,開(kāi)辟成一個(gè)目品位的民俗文化風(fēng)景點(diǎn)。將水繞四門(mén)現存旅游服務(wù)設施遷往龍尾巴村,將龍尾巴發(fā)展成獨具土家特色的土家旅游寨。
   ——將老磨灣那片風(fēng)水寶地全部拆屋還景,拆除設計拙劣、施工粗糙、有礙觀(guān)瞻的“總書(shū)記題詞碑。”以后對景區充塞現代或政治色彩太濃的構筑物要嚴加控制。要禁止在核心景區發(fā)布商業(yè)廣告、張貼政治口號,一定要以原始自然生態(tài)展示給世界。
   ——從百代大計考慮,保一條金鞭溪水永遠潔凈,就等于讓人體動(dòng)脈血液永遠潔凈一樣,它關(guān)系到下游整個(gè)武陵源的環(huán)境質(zhì)量問(wèn)題。金鞭溪目前所啟動(dòng)的廢水污染處理設施,不可能保證達到可飲用的潔凈標準。而解決這一矛盾,只有兩種辦法:一是拆遷現存公園旅游鎮,照黃永玉提出的,在馬公亭建一線(xiàn)土家山寨,成為景區人文觀(guān);二是采納專(zhuān)家提出的打地下隧道,雙馬公亭南側排污,即改變卸甲峪溪水流向問(wèn)題的辦法。
   ——未來(lái)拆遷,要有意識地保留部分土民,總體規劃,藝術(shù)布點(diǎn),比如在袁家界、天子山等地恰當的位置上構建古樸的土家吊腳樓寨子,恢復男耕女織、空中田園風(fēng)光,恢復古老的土家民俗,從而達到人與自然的和諧統一。聯(lián)合國老家級盧斯博士曾說(shuō):風(fēng)景區內應保留少數民族的服飾、風(fēng)情,以吸引游人。如果武陵源一開(kāi)始就這樣拒絕現代,堅守傳統,很可能還是景區內另一道人文風(fēng)景。
   ——以控制世界遺產(chǎn)地城市化趨勢為由頭,實(shí)行從景區走向城市的戰略轉移,將外商投資視線(xiàn)轉到城市建設上來(lái),以從根本上減輕景區壓力。借助一處美麗的風(fēng)景推動(dòng)外圍城市化的進(jìn)程,發(fā)立體旅游經(jīng)濟,營(yíng)造最適合人類(lèi)居住的生活環(huán)境,提升城市綜合競爭力,從而成為與景區并駕齊驅的旅游目的地,是世界許多國家成功的經(jīng)驗。
   ——一切抱僥幸心理,修修補補以蒙混過(guò)關(guān),都是極其危險的觀(guān)點(diǎn),為了發(fā)行國際公約,我們沒(méi)有退路,只有堅定一個(gè)信念:拆!拆屋還山,拆屋還地,拆屋還林,拆屋還景,拆屋還在方綠水,拆屋還一片藍天,拆屋還動(dòng)物東園,拆屋還世界遺產(chǎn)金字招牌,拆屋還一個(gè)遠古洪荒的武陵源。而最終的目的:拆屋還子孫萬(wàn)代飯碗!
  
   關(guān)于大拆遷的幕后新聞
   《突圍》原是1999年2月由本作者執筆代表九三學(xué)生社市委(籌)向市政協(xié)提交的一份提案,原題目是:《關(guān)于謹慎思考、認真研究,接受聯(lián)合國第二次監測檢查的對策、切實(shí)保護世界遺產(chǎn)武陵源生態(tài)環(huán)境》(本書(shū)有刪改)。
   一個(gè)耗資近3億元的景區大拆遷,已要全人類(lèi)的矚目中偃旗息鼓、降下帷幕。
   曾讓國人蒙羞的受傷的景區生態(tài)環(huán)境,終于還原了往日的那抹新綠(盡管還不十分令人滿(mǎn)意)。但是,人的貪婪與易反復的本性沒(méi)有因這次付出的代價(jià)而徹底收斂。實(shí)質(zhì)上,一件“世遺”的保護外衣仍是十分脆弱的,它根本無(wú)法阻止某一天因社會(huì )氣候的異變而激活起人們的再度瘋狂。
   阿富汗塔利班炮擊巴米揚古佛即是一例。國內亦不斷有從世界遺產(chǎn)地發(fā)出的求救訊息。因而,本書(shū)收錄這份被稱(chēng)做大拆遷的“始俑者”或“新警世危言”,以資后人備忘并作必要的背景陳述就不算是多余。
   一位哲人說(shuō):“如果不想吃到苦果,那你就把那樹(shù)連根挖了吧!”
   那些日子是令人十分不安的。
   1998年9月,聯(lián)合國教科文組織世界遺產(chǎn)委員會(huì )派兩名專(zhuān)家到武陵源進(jìn)行五年一度的監測檢查,于是就有了嚴厲批評與亮典片的重要情節。然而,對這一危及武陵源存亡的大事,一些人不但毫無(wú)警覺(jué),反而還沉浸在“自我感覺(jué)良好”的陶醉之中。在習慣了美言與頌歌的時(shí)代,這份提案,無(wú)疑是不和諧的另一種聲音。
   值得永遠銘記的是:如果沒(méi)有九三學(xué)生社湖南省委副主委、省人大常委會(huì )委員利光裕教授敏感的眼力和一身正氣,這份提案也許還要在某幾個(gè)環(huán)節擱置很長(cháng)一段歷史;那么,也就沒(méi)有以后發(fā)生的向省人大常委會(huì )和省委書(shū)記楊正午面呈提案和建議書(shū)的歷史性機遇;從而也不可能有楊正午對提案作出重要批示和省長(cháng)儲波、省人大常委會(huì )副主任王克英、常務(wù)副省長(cháng)周伯華等高層領(lǐng)導對提案的層層批示。
    且看周伯華常務(wù)副省長(cháng)5月12日在提案上向省建委主任匡彥博的批示:“張家界武陵源風(fēng)景區的保護問(wèn)題,你委曾報文反映了聯(lián)合國教科文組織評估檢查提出的意見(jiàn),請你們派專(zhuān)人去張家界會(huì )同政府研究方案,做必要前期工作,到時(shí)我要專(zhuān)題研究此問(wèn)題,還可通知省旅游局同去人調研。”匡彥博即于次日指示:“請李處長(cháng)遵省長(cháng)指示,親自并組織專(zhuān)人落實(shí),根據現狀以至各方面意見(jiàn),進(jìn)行調研并拿出方案,周首長(cháng)將于近期專(zhuān)程去張家界檢查。”6月中旬,周副省長(cháng)抵達武陵源,代表省委省政府正式提出核心景區實(shí)施拆遷的決定。
   湖南省委、省政府的這一決議引起了國務(wù)院的極大關(guān)注,國務(wù)院參事王秉忱、吳學(xué)斌受朱總理之命專(zhuān)程到武陵源實(shí)地調查,并向國務(wù)院作了書(shū)面報告。朱镕基總理、溫家寶副總理作了重要批示。經(jīng)過(guò)近兩年時(shí)間的醞釀、磨合,最后由朱镕基視察督辦,并一錘拍板,為了子孫萬(wàn)代的利益,我們別無(wú)選擇——拆遷!
 

張家界旅游網(wǎng)

  免責聲明:除來(lái)源有署名為特定的作者稿件外,本文為張家界旅游網(wǎng)編輯或轉載稿件,內容與相關(guān)報社等媒體無(wú)關(guān)。其原創(chuàng )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jīng)本站證實(shí),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shí)性、完整性、及時(shí)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請自行核實(shí)相關(guān)內容。
分享到:

復制本文地址 收藏 打印文章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