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家界民俗風(fēng)情

策劃城市

更新時(shí)間:2018-03-19 12:12:15 來(lái)源:www.durdah.com 編輯:金克劍 已被瀏覽 查看評論
張家界旅游網(wǎng) 公眾微信號

【策劃城市】
  不謀全局者,不足謀一城,不謀萬(wàn)世者,不足謀一時(shí)。
——題記
一、 山水生態(tài)旅游城市暢想曲
(一) 文化定位
  如果說(shuō)張家界城市建設連連失誤,其根源就是忽略了文化定位。沒(méi)有文化定位或定位不準,城市規劃設計必然是盲目的,就如一部沒(méi)有主題的作品、一支沒(méi)有將帥的軍隊。
  城市文化定位的實(shí)質(zhì)是城市形象定位、功能定位,把城市作為品牌營(yíng)銷(xiāo),最大限度地弘揚城市個(gè)性,讓城市展示其獨特的魅力和文化品位,提升城市檔次,讓城市形象璀璨奪目,以引起人們的向往心理,或來(lái)投資,或來(lái)定居,或來(lái)經(jīng)商,或來(lái)觀(guān)光,從而與風(fēng)景區聯(lián)手比翼,拉動(dòng)城市經(jīng)濟,推動(dòng)城市化進(jìn)程。
  一城市的文化定位,應研究它源遠流長(cháng)的文化歷史、民族特色、所處的地理環(huán)境、資源條件及產(chǎn)業(yè)特點(diǎn)等、從而提煉出準確的文化定位概念,決不是異想天開(kāi)、個(gè)人杜撰,即如何在動(dòng)態(tài)的環(huán)境中真正尋找到既符合城市個(gè)性又有著(zhù)無(wú)限前景的坐標。
  經(jīng)過(guò)近幾年的調查、沉淀、思考,我以為張家界市的文化定位應該調整為:“用文化的理念把張家界市建設成為具有濃郁土家族風(fēng)格特色的山水生態(tài)旅游城市,使這成為旅游目的地和最適合人居及觀(guān)光的城市。
  它包含了一些人提出的創(chuàng )建“園林城市、山水城市或森林城市的全部?jì)热荨?br /> 其主要理由是:
  ——民族也是一種資源、一種品牌。
  繁衍于斯的土家族為本土主體民族,是本土歷史文明的主要代表民族。
  歌德說(shuō):“只有民族的,才是世界的。”
  一支民族甚至可以成為一方土地的代名詞,反過(guò)來(lái),一方山水也因一支古老的民族而名揚四方,如西雙版納之于傣族,麗江之于納西族,大理之于白族,延邊之于朝鮮族,拉薩之于藏族等。湖南江華瑤族自治縣就很聰明地打瑤族牌,將江華縣城定位“神州第一瑤城”。最新資料表明,中國土家族已達803萬(wàn),在全國各民族中占第7位,張家界達102萬(wàn),占全市總人口2/3以上,從而確立了作為張家界的主體民族地位。張家界只有打土家族的牌子,讓土家族成為張家界的代名詞才是智者的選擇。如果說(shuō)城市是一種活著(zhù)的載體,那么,文化就是城市的靈魂,就是沉淀了幾乎整個(gè)人類(lèi)世紀的土家族文化,以這種文化作為未來(lái)城市的靈魂,這座城市就是當之無(wú)愧的“中國第一土家城”。
  ——山水生態(tài)的特殊地理條件
  張家界市面對天門(mén),背依子午,澧水環(huán)繞,森林掩映。這些天生的經(jīng)典山水,本身就為營(yíng)造山水生態(tài)旅游城市提供了十分理想的自然條件。
  ——生態(tài)環(huán)境是當今人類(lèi)生存最偉大、也是最恒久的主題。
  近幾十幾年來(lái),國內外許多進(jìn)行擴容改造,都把營(yíng)造山水旅游城市著(zhù)名作為目標。如烏克蘭的基輔、波蘭的華沙、澳大利亞的堪培拉、奧地利的維也納、巴西的庫里蒂巴,以及中國的大連、深圳、珠海等。長(cháng)沙實(shí)施大規模改造,四大目標中就有“秀美的山水名市”一條,湖南的永興縣城定位“山水生態(tài)旅游城市”已初具規模;桂林、武漢、常德等一大批城市正全方位啟動(dòng)“山水城市”改造……
  不可否認,當今風(fēng)靡世界的生態(tài)旅游已經(jīng)成為當代人類(lèi)回歸自然的一大時(shí)尚,故定位“山水生態(tài)旅游城市”符合國際潮流。
(二) 山水生態(tài)旅游城市框架
  按“十五”計劃,張家界市近期達25萬(wàn)人,未來(lái)達到50萬(wàn)人,我以為比較切合實(shí)際。薄熙來(lái)先生有句名言:不求最大,但求最佳。
  張家界市決不能與長(cháng)沙岳陽(yáng)一類(lèi)大城市攀比,而在精,在美,在特色,在風(fēng)格,在環(huán)境,在文化品位,在旅游功能。
  其規模范圍可概括為一河兩岸三山六大板塊。
一河:即澧水為中軸線(xiàn),劃開(kāi)兩岸城區。建議在紅壁巖建一座低水頭攔河大壩,將尾水漫至木龍灘電站,形成十里長(cháng)湖,水文章就做活了。
  兩岸:澧水兩岸展出的兩大片平原,襟帶遠程山脈,這是城市載體之所在。
三山:按山脈走向劃分為天門(mén)山、陰山(五子坡)、回龍山三大城市風(fēng)水依托。這是未來(lái)的自然林、植物園、城市公園、天然動(dòng)物園區。
  六大板塊:指衛城老城區及車(chē)渚崗、南莊坪、官黎坪、西溪坪、陽(yáng)源坪等新城區。
其山水理念可概括為:水為血脈,山為骨架,坪為主體,林為衣飾。

(三) 城市設計理念
  確定了文化定位,并不等于就能打造出好的城市品牌來(lái)。關(guān)鍵是必須首先要求改變上層決策人的觀(guān)念認識的問(wèn)題,任何急功近利,以圖短期創(chuàng )造政績(jì)的決策人是不可能有這種膽識與氣魄的。要知道,張家界不是哪幾個(gè)人的私有財產(chǎn),它屬于全人類(lèi),因而,一切施政準則,必須站在世界高度考慮。
那么,未來(lái)的張家界究竟是什么樣子呢?
  我十分推崇大科學(xué)家錢(qián)學(xué)森先生的一些觀(guān)點(diǎn),他說(shuō):“山水城市這一中外文化的有機結合,城市園林與城市森林結合,應該是21世紀的社會(huì )主義中國城市構造的模型。”錢(qián)先生還指出:“要站得高,看得遠,總覽歷史文化,這樣才能獨立思考,不趕時(shí)髦。中國城市……要發(fā)揚中國園林建筑,特別是皇帝的大規模園林,如頤和園、承德避暑山莊等,把整個(gè)城市建成一座超大型園林。我稱(chēng)之為山水城市。人造的山水!”同時(shí),錢(qián)先生就城市建筑哲學(xué)與藝術(shù)發(fā)表獨到見(jiàn)解:“提高山水城市概念到不只是利用自然地形,依山傍水,。而人造山和水,這才是高一級的山水城市。”我以為上述觀(guān)點(diǎn)完全可以成為張家界市的設計理念。
  我對未來(lái)山水生態(tài)城市的理解是:把森林引進(jìn)城市,把動(dòng)物引進(jìn)城市,把古典園林引進(jìn)城市,把土家風(fēng)俗畫(huà)引進(jìn)城市,從而把整個(gè)張家界市建成一個(gè)大公園。這就是古人追求的“道發(fā)自然,天人合一”的生態(tài)性家園境界。
  
三、 再造“中國第一土家城”
  作為明代衛所制見(jiàn)證的永定衛城,被我們一代人毀滅了,張家界人已經(jīng)意識到這萬(wàn)劫不復的損失,呼吁重振河山,再造“中國第一土家城”。
  實(shí)施山水生態(tài)旅游城市改造建設,是一個(gè)龐大的系統工程,統籌設計,抓綱建市,綱舉目張。這“綱”就是在認真打造新城區的前提下,在永定舊城區找回失去的文脈和靈魂,找回喪失了信心和追求,從而化腐朽為神奇,讓古城起死回生。

(一) 普光禪寺:城市之魂
  對一座城市形象的記憶固然不排除某一條街或某一座標志建筑物,但整體形象還是在城市靈魂即心臟部位。
  張家界的靈魂在哪里?
  我說(shuō):在普光禪寺。這是一座集儒釋道為一體的明代古剎,曾經(jīng)對傳播在漢文明、教化一方產(chǎn)生了極其重要的作用。但是,城市規劃一直沒(méi)有做好這篇大文章。而規劃部門(mén)的忽略,又源于對這一文化載體的認識水準。不能對其價(jià)值作出正確評估的人,又怎能聯(lián)想到云利用它為城市造福?我的設想是:從寺院中軸線(xiàn),面對天門(mén)山,往沿江大道方向打通一條街道,我叫它“普光大道”,這是一條古色古香的清、民文化歷史一條街,同時(shí)將大操坪建成城市文化中心廣場(chǎng)(類(lèi)似于上海大廣場(chǎng)),定名“普光廣場(chǎng)”,城市靈魂就形成了;而連串三條馬路的普光大道完全可以打造成中心區內最繁華、最漂亮的主題大道。如此,普光寺將揚眉吐氣,以輝煌的面貌張揚于世。要知道,任何一座城市,沒(méi)有中心文化廣場(chǎng)是留不住記憶的。它是城市文化文脈的展示窗口,是休閑人口的歸流目標,是城市面目的集中展示地(但它又區別于城市交通中心廣場(chǎng))。遺憾的是,我的這一設想雖得到不少有識之士的稱(chēng)道,卻并沒(méi)有變成城市規劃的意志和行動(dòng)。而現今已建成的“步行街”及“人民廣場(chǎng)”,是一個(gè)不中不西、不土不洋的“怪胎”。這個(gè)方案的失敗就是割斷了與普光寺的文脈關(guān)系。若定名“普光廣場(chǎng)”中國城市獨此一個(gè),豈不美哉!
  
(二) 南門(mén)廊橋:城市標志
  幾年前,我曾在政協(xié)會(huì )上發(fā)言建議:將觀(guān)音大橋改造包裝成江南最大風(fēng)雨橋,與未來(lái)沿江大道、普光大道等形成一幅“清明上河圖”風(fēng)格的古城框架,那么,古衛城風(fēng)貌便露出大概。此橋一旦改造成功,就不單是交交通功能,它必將成為城市標志性建筑物,從而讓上下火車(chē)、登天門(mén)索道或剛下飛機的游客為之震撼,這座城市的民族風(fēng)格、地域個(gè)性將一下闖入視野、刻在記憶中。
  一座城市、沒(méi)有視覺(jué)沖擊極其強烈的建筑物或惟我獨有的城市景觀(guān),這座城市是帶不走的。不料我的這一構想后來(lái)有了知音,市公路局投資公司擬在南門(mén)古碼頭新建一座“湘西廊橋”,其選址、位置、文脈、環(huán)境等都遠勝于觀(guān)音橋數倍。它容納了觀(guān)光、民俗、文化、商貿、飲食、住宿、交通等若干內容,無(wú)論從橋的長(cháng)度、高度、寬度、層數、藝術(shù)造型及包羅的內容,均可破世界吉尼斯紀錄。
  不過(guò),建議改名“南門(mén)廊橋”更有地方實(shí)指意義和文化背景。而最關(guān)鍵的,是市政府必須下決心對南正街、沿江大道的整體環(huán)境進(jìn)行重新規劃、定位、否則,一座民族風(fēng)雨橋橫架在一片現代建筑物中,絕對不倫不類(lèi)。
  
(三) 回龍廣場(chǎng):交通中心
  任何一座城市,必有一個(gè)位置十分集中的車(chē)流人流交叉中心,它所承載的作用是該市的主體形象,是建筑物的大展示,是城市的記憶面孔,與文化廣場(chǎng)中心的作用有相對的區別。國辦外廣大城市總是不惜代價(jià)云規劃它、建設它,把最好的項目,最漂亮、最壯觀(guān)的建筑物安置于此??上沂兄两穸紱](méi)有確定這一中心安在何處。隨著(zhù)城市擴容,原老城十字街中心地位已經(jīng)失云。經(jīng)過(guò)反復比較,我認為本市的交通、人流中心就在回龍廣場(chǎng)(東門(mén)橋)。此處匯集了觀(guān)音大橋、迎賓北路、迎賓南路、回龍路四條主干道,四條主干道又匯集了子午路、解放路、新碼頭路、永定大道、大庸東路、沿江大道等若干街道,所謂新老城區之結合部,大街小巷之匯合點(diǎn)也。既然是一市交通、人流之中心,規劃部門(mén)就不能掉以輕心。這里的每一筆都事關(guān)未來(lái)城市大文章的成敗。若暫時(shí)沒(méi)有足可以成中心形象標志的項目建筑,寧愿空著(zhù)不動(dòng)!遺憾的是這片黃金土地已蓋了憋腳的建材大市場(chǎng),天成量販也在一只角上建了一棟老“倉庫”,比前者更為丑陋。這叫為貪圖眼前小利而壞了千秋大事,有何言哉!
  
(四)衛城老街:城市文脈
  由于澧水泛濫成災的周期不斷縮短,舊沿河街因大堤的不斷崩塌而衰敗,重建防洪大堤與重建沿河街便勢在必然。但是,從前已建成的攔河大堤看,我認為策劃,設計的思路大有值得商榷的地方。
比如以混凝土灌漿法筑河堤,把一座原本可以打造澧水城市風(fēng)光帶讓山水生態(tài)旅游城市增色的工程弄成了一堵“攔河大壩”,既無(wú)生態(tài)之美,又無(wú)變化之奇。那是一種死板的、毫無(wú)藝術(shù)價(jià)值的人工堤。原古城防洪堤多用條石砌筑,江水與陸地保持溝通狀態(tài),石縫中草木茂盛,體現自然生態(tài)。事實(shí)上,前人所筑石堤,歷數百年不塌不崩。西歐最大的施普森林自然保護區,固定河岸只使用木樁;美國的一些城市河堤亦多取自然式,用森林加石塊加木樁或仿木樁混凝結構,絕少看到一爭的水泥擋墻。世界上第一批被聯(lián)合國命名的5座“最適合人居的城市”之一的巴西的庫里蒂巴市,就是一座一切順其原貌、聽(tīng)其自然的生態(tài)之都。
  我市城市設計一定要站到國際著(zhù)名的山水生態(tài)旅游城市的高度云考慮,不要用修電站大壩的觀(guān)點(diǎn)云設計防洪大堤。我建議采用生態(tài)園林中的“模板原則”去設計施工,即截取與沿江大堤等長(cháng)的澧水的某一段經(jīng)典峽谷,用照片拍下來(lái)連接成一幅峽谷長(cháng)卷,然后照此樣板“仿生”筑堤,以造出真實(shí)的溝壑、石穴、穹、凹凸石壁等效果,并照此樣板云培植花草樹(shù)木等。這樣的防洪大堤,就成了原生態(tài)式的峽谷風(fēng)貌。大堤的材料應該是粗糙的巨型毛石,關(guān)鍵部位輔以鋼筋混凝土加固,以加強抗洪能力。
  關(guān)于這一原則,清代圓明園設計師就運用過(guò)。清代神父蔣友仁(中國姓名)有這樣的記載:
   “這些河流或者湖泊的岸是不規則的,沿岸有護身。但這些護身不同于我們用人工打鑿方整的石塊做成的那種,那種不太自然了。他們的護身是用毛石做的……花的功夫是使它們更加不整齊,使它們的形式更加粗獷……用這樣的毛石造成懸崖峭壁……形成山。在山腹內曲曲折折,把人引到一處處精美的宮殿……人們布置了石窟,好像天然的一樣。從石窟里長(cháng)出喬木……”(引自《十大名園》上海古籍出版社)
  這種模式被稱(chēng)為“模仿美麗的自然”。我們的防洪大堤是修成“攔河大堤”,還是創(chuàng )作成一種藝術(shù)作品,這不僅僅反映了設計者的思維定勢,更重要的是肩負著(zhù)與世界級自然遺產(chǎn)媲美重任的山水生態(tài)旅游城市的需要。世界上最容易辦的事情是不假思索任何人都可以做到的事情,但這樣的事情絕對是平庸無(wú)奇的。事實(shí)已經(jīng)證明,已建成的沿江大堤已經(jīng)成為城市敗筆。要知道,這是六百年古城最后一片可以大手筆做文章的地方??!
  據考,昔日沿河街,上自無(wú)事橋(今大庸橋公園內),下至瓦橋(獨子巖古渡處),全長(cháng)約15華里,故有“平街十里暮煙涵”、“十里官程接瓦橋”之謂。石板街臨江一側,全為吊腳木樓,在大湘西古城中,堪稱(chēng)一大奇觀(guān)。這條曾讓多少流官為之驚嘆的沿河街,簡(jiǎn)直就是“清明上河圖”的翻版,或說(shuō)是一幅充滿(mǎn)講情畫(huà)意的邊城,風(fēng)俗事。這樣祥和、古樸的民風(fēng)和社會(huì )生態(tài),與長(cháng)達10公里的石板街和臨江吊腳樓,共同構筑了永定衛城文化的主題。——我認為這但是策劃、設計、改造未來(lái)沿河街的基本理念。
  但是,現在的沿江路設計方案,已經(jīng)完全背離了古城歷史,拋棄了大湘西最具特色的土家吊腳樓而照搬長(cháng)沙湘江大道或上海浦江大道。如果這種模式放到西溪坪新城區,也無(wú)可厚非,放到古城區就是對古城極其有限有人文資源、景觀(guān)資源的浪費和破壞了。而關(guān)鍵是,這條大街是本市古城區可以制造奇觀(guān)的最后一塊土地。
  舉凡旅游名城,總有幾處使其成名的亮點(diǎn)和興奮點(diǎn),即足可震撼人心的世界級工程,否則,這座城市不會(huì )留下記憶。以街道而論,陽(yáng)朔的老西街,鳳凰的沱江吊腳樓街,以及桂林興安縣的“水街”等,都是旅游業(yè)逼著(zhù)重造或復修出來(lái)的民族文化風(fēng)情街。這些街道雖說(shuō)太“鄉土”了些,但其國際影響決不遜于上海南京路、北京王府井、巴黎香榭麗舍大道。未來(lái)的沿江大道,應該上從大庸橋公園開(kāi)始,沿江蜿蜒而下,直達紫荊花園與紅壁巖結合部,全長(cháng)約6000余米,沿江大道街名可叫“衛城老街”。因為“永定衛城”是叫響600百年的古城品牌,有人建議命名“澧蘭大道”,取屈原“沅芷澧蘭”句,也不失一種高見(jiàn)。
  那么,未來(lái)的“衛城老街”究竟是什么樣子呢?我的構想是:這是一條古色古香但又經(jīng)過(guò)提質(zhì)的、充滿(mǎn)時(shí)代氣息的人文風(fēng)景長(cháng)廊。
  街道比過(guò)去工寬,一律鋪石板,以保留傳統街面特色。臨江一線(xiàn)建木質(zhì)吊腳樓或仿木吊腳樓。為了便于游客欣賞澧水及天門(mén)山風(fēng)光,利用土家轉角樓語(yǔ)言,將吊腳樓臨江一側欄桿延伸4米,使之成為十里懸空長(cháng)廊,既可購物餐飲,又可觀(guān)景休閑。游客無(wú)論從機場(chǎng)還是從火車(chē)站出來(lái),必造成巨大的視覺(jué)沖擊。視野之中是碧波蕩漾的澧水,是一堵峽谷石壁,是綿延不盡的吊腳樓。這舉世無(wú)雙的吊腳樓奇觀(guān),必將使海內外游客震撼不已,從而心向往之,留足觀(guān)光。我敢斷定,本市未來(lái)無(wú)論怎樣轟轟烈烈建設新街,但絕對造不出長(cháng)沙的五一馬路,就是造出了一條“八一”或“九一”馬路又能咋的呢?充其量也只是同類(lèi)街道概念的重復,惟獨我們這條衛城老街,世界獨有,有了這條街,就擁有了足可與世界上任何一座城市叫板的“絕活”!
  這條街,不僅僅因為其長(cháng),或因為其建筑具一格,主要是精心策劃、賦予它豐富的文化內容。如:在這條街上,展示土家族(兼顧漢族、白族、苗族等各民族)的民俗風(fēng)情,它集納了土家族的建筑文化、商貿文化、農耕文化、飲食文化、茶道文化、民間工藝(即土家三縫九佬十八匠)、演唱文化、神秘文化(巫儺文化之類(lèi)),這是一條地道的“中國土家民俗街”;同時(shí),恢復重建已拆除的衛城衙署、都司署、典署、考棚、天門(mén)書(shū)院、八方閣、跨街石牌坊、商幫會(huì )館、戲樓、擺手堂、祠堂、崇文廟、城隍廟等。特別注意恢復南門(mén)大碼頭和南門(mén)口一段城墻及城門(mén)樓,再現昔日永定衛城之風(fēng)貌。要堅定“今日的恢復重構,明日的文化遺產(chǎn)”這一信念。其街道功能應包容旅游觀(guān)光、休閑娛樂(lè )、文藝表演、文化展示、餐飲客居、民居房產(chǎn)、商品貿易等,使之成為張家界市乃至整個(gè)湘鄂川黔邊最為繁華的、也無(wú)法克隆的民族風(fēng)情街。
  不可否認,世界上許多歷史文化名城大多都經(jīng)歷了毀滅與再造的磨難,或毀于兵荒馬亂,或毀于自然災難,或毀于政局動(dòng)蕩,但最終都一一在廢墟上昂然崛起。
  有人對土家吊腳樓能否進(jìn)入現代城市表示懷疑,其實(shí)這是對這種建筑藝術(shù)缺乏研究和自信的表現。著(zhù)名建筑學(xué)家、教授、工學(xué)土張良皋先生說(shuō):“土家吊腳樓在功能上,構造上、外觀(guān)上都是集華夷之大成。土家族是一‘建筑大族’,其建筑上的成就不亞于藏族。”并說(shuō):“土家吊腳樓正是楚宮漢宮的活化石。”(《武陵土家》三聯(lián)出版社)平心而論,麗江古城的納西族及西方一些民族建筑工藝,并不在土家之上,我們又有何妄自菲薄的?
  作為城市的設計者們,應首先系統而深刻地研究地方的山水文化、民族文化、歷史文化、建筑文化、資源條件等,再提煉出改造重構歷史古城的理念與方案。要堅信“只有民族的,才是世界的”這一真理,何必東施效顰,何必拾人牙慧,你洋我土,我土你洋,你建你的摩天樓,我建我的吊腳樓,無(wú)須與人論長(cháng)道短,且看明日到底誰(shuí)是贏(yíng)家!
  “衛城老街”工程,事關(guān)重大,這是最后一個(gè)機會(huì ),若一步棋下錯,我們的城市將永遠與“歷史文化名城”絕緣。這里,我必須要強調一個(gè)觀(guān)點(diǎn):我們的城市還是有救的,去看看陽(yáng)朔吧,一條“老西街”激活了一個(gè)縣,去看看興安吧,一條靈渠“水街”拯救了一座城!我們?yōu)槭裁床换謴鸵粭l衛城老街來(lái)拯我們的張家界市?
  
四、 城市風(fēng)水異說(shuō)
  有這樣的現象:中華民族千錘百煉創(chuàng )造出來(lái)的許多大智大慧的“國粹”往往因不合當今某種“思想”模式便被輕而易舉地一拳擊倒:迷信。
  比如《易經(jīng)》。聽(tīng)說(shuō)美國人正在用這種“天書(shū)”解釋宇宙,解釋世界許多不可知事物,甚至成為當今美國商戰的不二法器,才一下讓中國人頓悟過(guò)來(lái)。那么,我也想搬一位洋學(xué)者
——英國著(zhù)名科學(xué)史權威李約瑟關(guān)于對中國風(fēng)水學(xué)的評價(jià),以避“迷信”之嫌。他說(shuō):“中國古代的風(fēng)水,稱(chēng)之為準科學(xué),中國古代的景觀(guān)建筑學(xué)。”他指出:“風(fēng)水理論總是包含著(zhù)一種美學(xué)的成份。”遍及中國的田園、房屋、村鎮之美,不可勝收,都可惜此得到說(shuō)明。英國另一位學(xué)者帕特里克·阿伯隆比說(shuō):“在鄉村問(wèn)題上,中國的風(fēng)水名義處理止,已較歐洲任何國家前進(jìn)甚多。”在風(fēng)水下所展現的中國風(fēng)景,在曾經(jīng)存在過(guò)的任何美妙風(fēng)景中,可能是構造最為精美的。而美國城市權威開(kāi)文·林奇在其代表作《都市意象》一書(shū)中,高度評價(jià)了中國傳統的環(huán)境哲學(xué),稱(chēng)風(fēng)水理論是一門(mén)“前途無(wú)量的學(xué)問(wèn)”。還呼吁“教授們組織起來(lái),予以研究推論”。并說(shuō):“專(zhuān)家們正在向這方面謀求發(fā)展。”
  張家界市從最初選址構建,600多年來(lái),先賢遺哲們一直注重用風(fēng)水理論不斷予以修補培植完善,使之成為大湘西一座充滿(mǎn)文化智慧氛圍的古城
  。
(一) 青鳥(niǎo)術(shù)士們的風(fēng)水手術(shù)
  自人類(lèi)動(dòng)蕩不定的采集狩獵生活方式被農耕種植為主的生產(chǎn)生活方式替代后,相對穩定的定居生活導致了對居住地環(huán)境質(zhì)量好壞的選擇要求,風(fēng)水學(xué)便應運而生了。簡(jiǎn)單地說(shuō):風(fēng)水學(xué)說(shuō)是我國古代建筑規劃的一門(mén)學(xué)問(wèn),其主要內容是在選擇建筑地點(diǎn)時(shí),對地形、地貌、氣候、生態(tài)、景觀(guān)等各建筑環(huán)境要素進(jìn)行綜合評判,包括選址和建筑過(guò)程中的某些玄學(xué)禁忌。
  風(fēng)水理論認為:一座城市、一個(gè)住宅的風(fēng)水(即生存環(huán)境)固然決定于最初的選址,但十全十美的風(fēng)水是極少有的。因此,可以通過(guò)后天配補改變“場(chǎng)氣”流向達到完善風(fēng)水之不足。本市老城歷史上曾有過(guò)兩次較大的風(fēng)水調整。第一次是清代雍正八年(1730),永順縣令李瑾征響來(lái)到永定衛,先是深為小城的美麗而嘆服,但經(jīng)他仔細觀(guān)察,發(fā)現小城風(fēng)水上還有不少缺陷,作為一城之靠的鳳羽山(即子午如),雖“有大人之象”,但“惜不與天門(mén)并”,意即被案山(指天門(mén)山)所欺,所謂“主客不稱(chēng)”,故當地人林寥寥,且很難出人頭地。因此必須培植風(fēng)水,加重地勢,達到風(fēng)水場(chǎng)的“平衡”。于是將鳳羽山更名為“福德山”,又拿出自己的薪水,帶頭募捐,在山與城的中軸線(xiàn)始線(xiàn)之正穴即明代所建無(wú)量庵舊址上建文昌閣。李瑾預言道:“閣成不十年,永當自為縣。”四年后,果然衛改縣。福德山也因地靈人杰被評選為縣境老八景之一,名“福德積翠”。
  第二次是乾隆十八年(1753),浙江上虞人馬燧走馬上任縣事,發(fā)現此地人文低迷,市井蕭條。此人“精堪輿學(xué),喜培植文風(fēng)”,認為造成這種現狀的主要原因是風(fēng)水缺陷:“天門(mén)南踞,福德北盤(pán),西有崇山,皆上出重霄,惟東之山勢獨低,與西之拱峙不稱(chēng)。”故永邑文風(fēng)不振,淹留多土之癥結,“殆由于此”。于是“相其陰陽(yáng),特建崇文塔,立崇文廟,以延休氣”。又以為回龍山乃山之龍頭,本擔負著(zhù)“起伏回環(huán),擁護城廊”的風(fēng)水調節作用,但因“龍頭”太低,地脈不旺,力不從心,于是倡建回龍閣,一如龍首高昂,仰天長(cháng)嘯,一時(shí)晨鐘暮鼓,全城為之一震。又建學(xué)宮、筑書(shū)院,倡導李世民“堪亂以武,守成以文”的大治觀(guān)念,全縣民風(fēng)為之改觀(guān)。
  兩位風(fēng)水大師對城市風(fēng)水調整過(guò)后是否真的產(chǎn)生了效應,筆者不敢妄說(shuō),但由于他倆共同倡導辦學(xué)重教,從而讓昔日蠻風(fēng)不開(kāi)的“化外之地”,一時(shí)耕讀成風(fēng),人文蔚起,書(shū)香不絕,城鄉出現了“客過(guò)前村忽回首,柳葉風(fēng)送讀書(shū)聲”的動(dòng)人場(chǎng)面卻是不爭的事實(shí)。甚至不知書(shū)為何物的土家山寨,也流行這樣的民歌:“砍柴莫砍桐子柴。桐子打油劃得來(lái)。燈盞掛在板壁上,郎讀詩(shī)書(shū)姐做鞋(土音“孩”)。”一百多年中,本土人材輩出,文武精英,代有人杰,以至形成半個(gè)清代少有的文化鼎盛之治,乾隆年間,出了第一個(gè)抗2人英名將郭宏升;咸豐年間,一度考上了72名秀才、舉人。二家河侯鳴珂拔貢,六子登科,文魁滿(mǎn)門(mén),其次子侯昌銘官任內閣中書(shū),給光緒帝起草、書(shū)寫(xiě)詔書(shū);又出了湯華袞、趙香輔兩個(gè)知府;同治年間,木訥里劉明燈五兄弟連中武舉,且同出席大成、王正道等一代國之棟梁;光緒年間 ,西教鄉出了楊氏文魁八杰,其八杰中楊良翹官至漳州知府;又有湯子模、周鐵鞭、羅劍仇、庹悲亞、覃鯉庭等一代文豪武將。就是號稱(chēng)“大庸屋脊”的七星山,居然出了個(gè)京官曾道坤,后為大庸天門(mén)詩(shī)社第一任社長(cháng)。以四都坪鄉為例,清代出了12個(gè)舉人,21個(gè)秀才,20多個(gè)相公。小小上村,出了5個(gè)舉人。四都胡金炎、胡金中父子三人一同中舉。同治出了個(gè)省協(xié)臺胡翠元,兒子胡艾彬位居少將,國大代表。同時(shí)出了個(gè)胡太詩(shī),長(cháng)征紅軍、少將,等等。
  說(shuō)來(lái)也巧,李、馬二公所實(shí)施的兩次風(fēng)水修補手術(shù),都是從“文化”兩字著(zhù)手。李瑾建文昌閣,文昌閣君司文運、功名兼地方保護神;馬燧建崇文塔、崇文廟(一名東岳宮),亦祀文昌、魁星菩薩及孔圣。“魁星”是專(zhuān)司功名祿位的神,孔圣是文化之鼻祖,兩公不約而同都借文化之神平衡山水場(chǎng)氣,以此彰顯文化的力量,算是對風(fēng)水理論的一大發(fā)展。
(二) 從市府遷址說(shuō)開(kāi)去
  一人之存在,在于心臟;一國之存在,在于首都;一都之存在,在于皇宮(今者即指中央政府);而一市之存在,在于市府。故市府選址,至為重要。
  以南京論,古代風(fēng)水家認為:南京王氣不足。從孫權稱(chēng)帝南京,到蔣介石竄逃臺灣,歷代朝廷建都都不長(cháng)。其原因先是楚威王葬金人以鎮王氣,繼而秦始皇鑿斷方山地脈以破王氣。
就是說(shuō):好的風(fēng)光如若遭到人為破壞,也可改變場(chǎng)氣而變壞。
  永定衛城自明初建筑至今(特別是李、馬二公之后),一直保持繁榮進(jìn)步態(tài)勢,在國內是極罕見(jiàn)的。如明代有永樂(lè )盛世;清代有乾嘉盛世,又有同治“小南京”盛世;抗戰時(shí)日軍打到溪口而未敢犯境,成了亂世“盛世”20世紀80年代初,又意外發(fā)現張家界,于是迎來(lái)“旅游盛世”。這一切,是否與城市風(fēng)水有直接聯(lián)系?不敢妄說(shuō)。
  近幾年,民間對市政府大樓位置、環(huán)境頗有微辭。認為“偏安”一隅,門(mén)斜道曲,南北不分。且有二水洗背之忌,又有斜對天門(mén)之弊,所謂左無(wú)青龍,右無(wú)白虎,前無(wú)案(案山),背無(wú)靠,而且地勢低洼,稍發(fā)洪水,即成澤國。實(shí)是一個(gè)難聚脈氣、人氣、財氣的“半島”。因而,這樣的環(huán)境總處在一種“不安寧”狀態(tài),這種狀態(tài)直接影響著(zhù)官場(chǎng)之情緒,進(jìn)而影響一市之情緒。所謂“居不正,氣不張,名不正,言不順”。這種說(shuō)法,我認為雖失之臆斷,但從生存居住環(huán)境學(xué)上考慮,也不全是瞎說(shuō)。
  風(fēng)水學(xué)認為,水北為陽(yáng),山南為陽(yáng),高爽為陽(yáng);反之,水南、山北、低濕之地為陰。歷來(lái)皇帝宮殿,皆崇陽(yáng),意在利于大治。陰性場(chǎng)氣漩渦下降,陽(yáng)性場(chǎng)氣螺旋上升,是風(fēng)水場(chǎng)氣的運動(dòng)性狀特征。故城市行政中心,以全城的治理為本,地理場(chǎng)氣宜陽(yáng)不宜陰,應優(yōu)選地勢高爽之處。
  作為一市政府選址還要充分考慮應選城市中心部位,理論上一般應位于城市的幾何中心,以便有全城的最佳的服務(wù)聯(lián)系半徑。我市為以澧水為界,呈狹長(cháng)形、多組團的格局,應在若干團塊中選出人流、物流最為集中的位置作侯選地,然后推敲環(huán)境細則。
  我十分佩服前代衙門(mén)及解放后大庸縣政府機關(guān)的選址,這絕對是未露面的“青鳥(niǎo)術(shù)士”的風(fēng)水杰作。一位資深風(fēng)水師曾站在子午臺以城市中軸線(xiàn)外延點(diǎn)架羅盤(pán)勘測城市中央位置,這個(gè)中心點(diǎn)竟然就在老縣府(今永定區政府)的青磚大樓一帶(今已拆除)。
  這位風(fēng)水師說(shuō),這是全城目前發(fā)現的最理想的市府選址。而現今永定區政府,則因降格為主從關(guān)系而無(wú)法“頂受這塊風(fēng)水定地,只有實(shí)行搬遷,才能脫離市府羽影區放開(kāi)手腳,大展宏圖,這也是一種風(fēng)水調整手術(shù)。
  我曾向一位領(lǐng)導建議:通過(guò)市場(chǎng)手段,盡快將區政府所在工征收并向四周拓展至解放路、天門(mén)路、人民路、北正街四街所圈出的一大塊四方形地皮,構筑一處充滿(mǎn)時(shí)代氣息并張揚民族個(gè)性的市政中心大廈,把市委、政府、人大、政協(xié)及各大機關(guān)統一于這個(gè)“中心”之中,既給辦公行政帶來(lái)方便、快捷,又減少地皮成本及重復功能項目的浪費,更能展示一個(gè)城市的嚴密、務(wù)實(shí)、大氣、優(yōu)美。同時(shí),還可以考慮引入文化、商務(wù)項目,使之成為張家界的CBD,即政治、文化、商務(wù)中心。此方案一旦實(shí)施成功,山水生態(tài)旅游城市的面目將從根本上得到改觀(guān),可惜沒(méi)有采納這一建議,說(shuō)白了,也沒(méi)有這個(gè)膽量去拍板,良機一失,此地便很快易手房地產(chǎn)商,千古遺憾,已成定局。
  這使我想起巴西人對33歲的庫里蒂巴市蓋默·勒那市長(cháng)的評價(jià):“既有專(zhuān)家治國的雄才大略,又有詩(shī)人般的智慧和心靈。”
  對于一座城市,一市之決策班子的素質(zhì)、見(jiàn)識、魄力、執政能力,是多么重要!
  別看近幾年我們轟轟烈烈新建了許多建筑物,但由于缺乏統一規劃控制,導致濫拆亂建造成風(fēng)水不斷受損,甚至為建私人住宅不惜將主宰一城風(fēng)水的崇文塔蠶食圍困,讓古塔墻腳開(kāi)坼;另一風(fēng)水建筑回龍閣雖已復修,但無(wú)人經(jīng)管,形同虛設,因而使古城氣勢日漸式微。特別令人痛心的是,一家房地產(chǎn)商把古城文脈——文昌閣一刀割斷,置全市文脈風(fēng)水于不顧,無(wú)知地建了一棟不土不洋的商貿樓,還堂而皇之地高喊著(zhù)“燈火文昌”的口號。我不知道這些設計師和審查圖紙的先生們,要想些什么、干些什么!
  這是一種“枝榮本不固”的開(kāi)發(fā)建設,是對風(fēng)水原理的蔑視與褻瀆。一些城市設計師以為劃幾條街道,分幾個(gè)“功能區”就算“城市規劃”,基本上沒(méi)有或根本不懂得體現現代風(fēng)水原理。對本土歷史文化、地域文化、前人風(fēng)水成果等,絲毫不知,這樣的“規劃”又有什么文脈內涵和魅力?!
  “風(fēng)水”靈與不靈,已無(wú)需忸忸怩怩猶抱琵琶半遮面地向人們辯解什么,更無(wú)需一談“風(fēng)水”就色變。既然西方發(fā)達的資本主義國家都懂得以中國風(fēng)水理論規劃城市,我們還自我束縛、自我否定干什么?
  有消息說(shuō):北京正在大規模啟動(dòng)恢復被拆的風(fēng)水建筑的“復古”行動(dòng)。南京、西安亦如是。因而,鄙人也想呼吁政府:
  ——呼吁保護崇文塔,恢復崇文廟,拆除周邊住宅,建崇文公園,讓這個(gè)城市的文脈暢通無(wú)阻;
  ——呼吁完善回龍閣各種文化設施,恢復“晨鐘暮鼓”(或龍晚鐘),即造成一種風(fēng)俗景觀(guān),又可張揚市氣、市風(fēng)、讓城市振作起來(lái);
  ——呼吁恢復子午臺的文昌祠,及市內的文昌閣把延續了600年城市香火的“靠山”重新培植起來(lái),并利用臥虎、黃沙泉水庫,開(kāi)辟城市公園,為城市增添一道風(fēng)景。
  中國有句成語(yǔ):地靈人杰。要相信:營(yíng)造一方適合生存的環(huán)境,是科學(xué),不是迷信。
  
(三) 策劃:把美麗描上城市的畫(huà)布
  毋庸諱言,當今世界,已經(jīng)進(jìn)入后策劃時(shí)代。但是,對于這一源天中華而盛行于西方的“策劃”二字,我市乃至全國,似乎還沒(méi)有沖破傳統思維的慣性軌道,既無(wú)名分又無(wú)地位,沿襲了半個(gè)世紀的“規劃設計”機構才是“正統”的、有“資質(zhì)”的。這種認識的結果,使我們耗資巨大的城市規劃及諸多項目的設計顯得平庸無(wú)奇,乃至成為一堆廢紙,當代西方,策劃已經(jīng)成為一種專(zhuān)業(yè),一種產(chǎn)業(yè)。他們認為:規劃不等于策劃,設計更不等于策劃,設計師與策劃師是兩個(gè)不同的概念、規劃中固然含有策劃的成分,但更多還是種“專(zhuān)業(yè)技術(shù)”。策劃師重在理念,在文脈,在宏觀(guān),在亮點(diǎn),在“絕活”,在品牌;而規劃設計師重在程序,在模式,在技術(shù),在數據,在功能,在造型。前者的理念必須依靠后者變成藍圖,后者的藍圖也必須依靠前者的理念才有可能變成品牌。
  我們的城市因為略去了高手策劃而造成的失誤實(shí)在太多太多了。作為一種新型智能專(zhuān)業(yè),它在呼喚一種認知,一種理解,一種如何方可進(jìn)入的政策與名分。要堅信:沒(méi)有高手策劃的城市是沒(méi)有竟爭力的。
  19世紀法國偉大作家和思想家維克多·雨果曾這樣描寫(xiě)圓明園:“一個(gè)近乎超人的民族所能幻想到的一切都薈集于圓明園。圓明園是規模巨大的幻想原形,如果幻想也有可能有原型的話(huà)。……假如有一座集人類(lèi)想象之大成的燦爛寶庫,以宮殿廟宇的形象出現,那就是圓明園。”
  雨果先生筆下的圓明園,就是高手策劃的千古之經(jīng)典,它為我們未來(lái)的家園策劃理念提供了一幅多么動(dòng)人的樣板。而即將在我們這一代人手中變?yōu)楝F實(shí)的山水生態(tài)旅游城市,卻是一座超級大觀(guān)園和超級圓明園。如此宏偉的工程,對于策劃該是何等重要!
  把美麗描上城市的畫(huà)布,把幻想變成明天的作品——這應該成為策劃師的宣言。
  ——這,就是我們明日賴(lài)以生存的家園:山水的張家界,人文的張家界!

張家界旅游網(wǎng)

  免責聲明:除來(lái)源有署名為特定的作者稿件外,本文為張家界旅游網(wǎng)編輯或轉載稿件,內容與相關(guān)報社等媒體無(wú)關(guān)。其原創(chuàng )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jīng)本站證實(shí),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shí)性、完整性、及時(shí)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請自行核實(shí)相關(guān)內容。
分享到:

復制本文地址 收藏 打印文章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