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家界民俗風(fēng)情

行吟山水間

更新時(shí)間:2018-03-19 12:12:17 來(lái)源:www.durdah.com 編輯:金克劍 已被瀏覽 查看評論
張家界旅游網(wǎng) 公眾微信號

【行吟山水間】
  山為體、石為骨,林為衣,草為毛發(fā),水為血脈,云煙為神彩,嵐靄為氣象,寺觀(guān)、村落、橋梁為裝飾也。(《畫(huà)論》)
一、 山水論
  清同治八年(1869),風(fēng)水大師向世芳為重修張家界龍鳳庵撰寫(xiě)了一篇題為《重修化香坡龍鳳庵募化功德碑序啟》,很值得一讀:龍鳳庵,古剎也。脈自青崖山,蒼蒼莽莽,峻崛而下,峭石千尋,適當山脊之中地,距城西七十里,其永邑之太祖山乎。東咽過(guò)峽,巒特起行數里,上出重霄,有寺日朝天觀(guān),高與天門(mén)山并峙,環(huán)山而抱者,一龍之爪牙,鳳之羽翼。如徐家峪至板坪,張家界至蘆毛界,山麓劈分三大支,其正南一支,蜿蜒而去,則三仙山,其駐蹕也。旋結子午如,龍蟠鳳集,為縣城之少祖。自扯竹披落壩坪溪,牛車(chē)坪居其右,李家邊山在左,轉角而下,散入平陽(yáng)。凡東鄉都邑之美,無(wú)異龍距噓氣而鳳朝陽(yáng)。從空山東下前社溪、張家灣、楊和坪、王家佬至鐵鋪止,其東北勢若雙行,一出后社溪,一連寶峰山,氣象磅礴而山川悠遠,富貴極盛之鄉,真如龍在郊、鳳在藪矣!自瀑水坡分行鄭家坪,其中州也。貴峪在其后,自寶峰山以下,李家崗、王家灣、楊家坪皆□□(此二字剝落,下同)。其西南自高而下,卓犖為杰,紆余為研,其中人物輻輳,比戶(hù)連云,所謂龍之戲、鳳之翔乎!自香爐山、十八山、□□、西峪、水龍坪以上,轉歸禹溪、茅溪、奔官倉坪、九家坪,至□□坪止。迷水溪、郝家坪、黃薄嶺、風(fēng)山埡同,相輔而行。夫太極成而萬(wàn)象生,皇極建而九疇定??傊T名勝,由此發(fā)端,則此廟非僅兩都之保障,實(shí)一邑之根基地。地據上游,山成宗派,應亦飲水而思其源,數典不忘其祖。……
  與其說(shuō)這是一篇碑文,不如說(shuō)是一篇行文如流水的山水散文,更是一篇總攬張家界一方山水的大氣磅礴、分析人理的風(fēng)水大論。
(一) 山之骨
山之一:天門(mén)山
   (背景資料)海拔1518.6米。山頂面積2平方公里。中心景區面積469.0公頃。古稱(chēng)“方壺之山”,又名壺頭山、嵩梁山、崧梁山、云夢(mèng)山,北周武帝宇文邕建德四年(575),祀為南岳。吳永安六年由吳王孫休賜名天門(mén)山。清代,縣令李瑾又贈名玉屏山。共有植物134科353屬532種,珍稀植物22種,國家一級保護植物8種,二級9種。其中發(fā)現一種世界無(wú)名植物,專(zhuān)家定名為“大庸鵝耳櫪”。有野生動(dòng)物148種,其中獸類(lèi)39種,鳥(niǎo)類(lèi)74種,計21目50種 123屬。其中有獼猴小僅3至4寸,可置掌中,名“哈巴猴”,舉世罕見(jiàn)。(見(jiàn)劉大建《史實(shí)精華》)1992年7月27日,批準建國家森林公園。2005年竣工的天門(mén)山觀(guān)光索道,全長(cháng)7200米,高差1293米,極限高1453米,均破世界紀錄。而天門(mén)山原始空中花園,則是世界最高、最大,最美的自然花園,它把稱(chēng)之為世界七大奇跡之一,但早已消失了的巴比倫空中花園的童話(huà)變成現實(shí)。而重修的天門(mén)山寺,以其宏大的規模和氣勢,營(yíng)造了人類(lèi)為之向往的“天國”之境界,它必將成為全世界為之共享的精神樂(lè )園。
  天門(mén)山為一狹長(cháng)形孤山,四圍皆呈900絕崖?tīng)?,頂為丘陵式平臺,有大片原始次生林。曾發(fā)現菊花石、海貝、三葉蟲(chóng)等化石,以為是洪水時(shí)期“云夢(mèng)遺澤”,故有“前有去夢(mèng),后有子午”之說(shuō)。又因全山狀如茶壺而得名“方壺之山”,有人提出上古有蓬萊、瀛洲、方丈(即方壺)三大海中神山仙居之說(shuō),獨方丈一直無(wú)有可類(lèi)比者,故此壺頭山可否就是古代云夢(mèng)大澤中方壺之山?《后漢書(shū)》稱(chēng)“此山與東海方壺相似,故名”,然東海方壺至今乃一虛幻之仙境,并無(wú)實(shí)指。另有人稱(chēng)方壺為中國的“諾亞方舟”,即洪水時(shí)期人類(lèi)生命搖籃,那么,天門(mén)山就是人類(lèi)的“祖山”了。天門(mén)山自1264.7米至1396.2米絕壁處,天生一高131.5米、寬57米、深60米的穿山溶,因1999年在此舉行世界飛機穿越天門(mén)大賽而聞名全球。
  據考,遠古時(shí)期,天門(mén)絕壁已開(kāi)了一扇“天窗”,在漢代馬援征戰壺頭山之前,即已擴大到“數十丈”,并將此稱(chēng)做“天門(mén)”,但沒(méi)叫“天門(mén)山”。(見(jiàn)第一卷《屈原賦澧》)關(guān)于天門(mén)的不斷變化,有文字可稽考的僅有兩次。第一次為三國時(shí)吳國永安六年(263)11月,“武陵蠻騷動(dòng),吳武陵太守鐘離牧壓服之”,恰在此時(shí),“其山開(kāi),玄朗如門(mén),高三百丈,廣二百丈,……孫休以為嘉祥,分武陵郡置天門(mén)郡。”(酈道 元:《水經(jīng)注》)第二次是天啟七年(1627)六月。先是陰云狂風(fēng)搖撼大地,繼而暴雨數日不止,突然間天門(mén)山那邊傳出一連串山崩地裂之爆響,巖石撞擊出的灰燼逐漸移到衛城上空,遮天蔽日,大地變暗。幾乎同時(shí),天門(mén)西部之古天池(約600至800畝)崩決,洪水奔騰出峽,沖斷西溪河堤,與澧水洪峰匯合,致使潭口壅塞,永定衛城大半被淹?!?a class="insidelink" href="http://www.durdah.com/cityinfo/15580531721.html" title="永定區">永定鄉土志》載:“西溪之水古因流得名,至明于啟七年,溪徙而北出獨子巖,河非復西溪之舊。”這次洪災還禍及慈利以下數縣,“熹宗天啟七年,大水擊郭北,琵琶洲斷焉,城市行舟,民多漂沒(méi)……”(《慈利縣志》)整個(gè)澧水流域一時(shí)處在“世界未日之中”。故民間至今仍流傳一句古話(huà):“天啟七年,垮天門(mén),崩天池,改西溪。”一個(gè)多月后,凝固在衛城上空的灰燼才慢慢散去,人們驚異地發(fā)現:“天門(mén)長(cháng)高了,”天門(mén)增大了!
有的社會(huì )現象,千萬(wàn)不能與自然之災異聯(lián)系起來(lái),只能將史料如實(shí)記載,讓人自悟其不可知的“變數”,否則,就會(huì )墜入“迷信”的泥淖里去,從而讓一些人反感。
  比如永安六年,亦即漢景耀六年,八月,魏攻漢,漢改元炎興;十一月魏攻成都,劉禪降,漢亡;十一月,武陵蠻反;次年(264,司馬昭改元咸熙。同年吳景帝死,孫皓改元元興;265年,司馬炎改元秦始。四月,吳改元甘露;266年,吳改元寶鼎。……
  你看,天門(mén)崩塌之后三年之內,皇帝死6人,改元6代,亡國1個(gè)。而最玄乎的是:那個(gè)昨天還向君臣請教天門(mén)崩眼是兇是吉,最后決定分武陵郡(今常德)置天門(mén)郡的吳王孫休,不數日便駕崩西去。
  而明熹宗天啟七年,正是大奸賊魏忠賢禍國殃民的“天啟之亂”,全國血屠成河,死尸枕藉,所謂天怒人怨。五月初六日,明朝故都北京發(fā)生震驚全國的災變,這一天早上,隨著(zhù)一聲大震,上萬(wàn)間房屋、2萬(wàn)余人皆成粉未,在紫禁城內施工的2000余名匠師摔成肉餅,一尊2500公斤重的大石獅飛出順城門(mén)外,無(wú)數人頭不翼而飛無(wú)數官人平民的衣服瞬間被神秘的地剝得精光……朱由?;实壅J為這場(chǎng)實(shí)驗是由自己當政不端的原因,便下“罪已詔”來(lái)責備自己。(引自大眾文藝出版社《人類(lèi)神秘現象》第148頁(yè))但是難以理喻的是,熹宗皇帝雖然作了自我檢討,只是 “上帝”并沒(méi)有原諒他,兩個(gè)多月后,即同年八月,熹宗暴死,改元崇禎。十一月,魏忠賢自縊……
  還有一個(gè)更為奇特的自然現象:天門(mén)山絕頂(距天門(mén)眼約250米處0有一方圓約半畝,深1-2丈的天堰,平時(shí)干涸無(wú)水,里面長(cháng)滿(mǎn)樹(shù)木雜草??烧f(shuō)不準那年干旱酷暑,天池突然涌出一股泉水,飛下萬(wàn)丈絕壁 ,造成無(wú)比壯麗奇特的瀑布景觀(guān)。瀑布寬20-40米,絕對高約1200余米,比委內瑞拉的安赫爾瀑布979米還高230余米,堪稱(chēng)世界最高間歇瀑。飛瀑時(shí)間一般在15至40分鐘。前人將這一奇觀(guān)列為“庸城外八景”之一,叫“天澧瀑布”,并有詩(shī)記其事:“六月天漕飛瀑而,倒瀉銀河出仙溪”;“白練雙條絕壁懸,看瀉銀河下九天”。
  本來(lái)干旱翻水就是一奇,可奇中更奇的是這種自然現象又引起一連串“迷信事件”。本書(shū)沒(méi)有理由不如實(shí)記載這些證據確鑿的史實(shí),并無(wú)意宣揚什么,只備錄以供專(zhuān)家研究,因為世界這類(lèi)神秘的“迷信事件”多不勝數。愛(ài)因斯坦說(shuō)過(guò):“我們所經(jīng)歷的最美妙的事情就是神秘。它是人的主要情感,是真正的藝術(shù)和科學(xué)的起源。因為人如果不再感到奇怪,不再表示驚訝,那就和死了一樣,和一支掐滅的蠟燭沒(méi)有不同。”比如1944年翻水時(shí),庸城人既憂(yōu)又喜,要么國亡,要么勝利。第二年日本天皇宣布投降,庸城人狂歡了整整15天。1947年翻水,次年庸城爆發(fā)了震驚湖南的“黨團斗爭”大屠殺。1949年6月翻水,當年10月,蔣家王朝覆滅,共和國成立。1965年那次翻的是紅水,其規模、時(shí)間為近百年之最。庸城3萬(wàn)人爭睹“紅”水奇觀(guān),過(guò)后,滿(mǎn)街議論紛紛,認為“紅”水主血光之災,中國要大亂了,果然不幸而言中,次年即爆發(fā)了中國歷史上曠日持久、損失最為慘重的“文革”大劫難。1975年翻水,恰是“批林批孔批周公”鬧得最兇的一年。未曾料1976年又再翻洪水(此類(lèi)連續翻炎,千年難遇0。就在這年,唐山大地震,60萬(wàn)人一坑埋;周總理、朱德、毛澤東三位領(lǐng)袖先后辭世,全國上下一片慟哭之聲,“四人幫”搶班奪權。
  既然當今人們都在追求“天人合一”理想主義的自然生態(tài)模式,那么,對“天人感應”的意識形態(tài)觀(guān)亦應引起足夠重視。我以為,祖先時(shí)代相信萬(wàn)物有靈,那是社會(huì )初級階段朦朧意識的一種反映,當今人們重新認識并研究這一課題,則是對自然科學(xué)領(lǐng)域的一種超越與解脫。從古到今,試圖解讀天門(mén)的仙家俗子又何其多矣,有的甚至不惜隱居于斯,落戶(hù)于斯,出家于斯,甚至歸葬于斯。然而,宇宙渺渺,天道茫茫,那從打造了億萬(wàn)斯年的山魂之中修煉而成的場(chǎng)氣、靈氣、信息、玄機、本來(lái)就是一個(gè)未可知的“禪”,我輩凡夫俗子又何有能耐動(dòng)  以“迷信”、“唯心主義”指責之否定之撻伐之?
山不言自高。
  天門(mén)山,仍然如昨日模樣,睜著(zhù)一只天眼,高深莫測地注視著(zhù)山下小城和這個(gè)紛繁世界的人們,說(shuō)不準又在某一火陽(yáng)高照的日子,不經(jīng)意地在白天放出一股“天水”,就像一總高掛于萬(wàn)丈陡崖上的無(wú)字天書(shū),讓人們推測那上面所隱藏的秘密。
——不管這秘密是祥瑞是恐怖是災難,你都得面對!
山之二:五雷山
  五雷山,又名雷岳、雷山、大維山、海拔976米,距慈利縣城15公里,屬武陵山南支余脈。
山不在高,有仙則靈。
  相傳遠古時(shí),有凈樂(lè )國太子不知何故遴選此山,壘石室于其上,苦煉經(jīng)年,“終成真武帝君”。后唐衛國公李靖自稱(chēng)教祖李耳之后裔,于北山草創(chuàng )道觀(guān)。元至正四年(1344),翰林編修,邑人張兌“歸隱茲山,布施福地”,使之初成“荊南勝境”。明洪武四年(1371),張兌被朱元璋再次起用為朝廷編修,五雷山名聲大震。萬(wàn)歷年間,常德榮定王朱翊珍(明憲宗后裔)和澧州華陽(yáng)王朱奉允(亦稱(chēng)安惠王),對此山仰慕不止,慨然出資增修廟宇,規模大至36宮、72殿、48寨。其金頂一峰。獨出,五峰來(lái)朝,為全宮之核心,因其“雷掃其殿,鐘鼓自鳴,塵埃自?xún)?rdquo;而將大維山更名五雷。神宗帝特封五雷山為“天福地”,欽賜匾額。
  五雷山眾宮觀(guān)依山脊羅列,綿延10公里,所謂古木擁翠,樓閣入云,氣勢磅礴,仿若天宮。明清以來(lái),這里是長(cháng)江南部規模最大的道教圣地,是古代宮觀(guān)建筑一大奇跡。華陽(yáng)王朱敬一勒碑“楚南名勝數五雷”;張兌親題“威鎮名山推第一”,一時(shí)有“北武當,南五雷”之稱(chēng)。每逢三月初三祖師生日會(huì )、八月十三翰林會(huì )等,“旁魄百里,列縣俱瞻”,“四方朝謁,輻輳其山中”。民間亦傳:“朝不朝,三萬(wàn)八千到。”
  五雷山與武當山同屬張天師正一派,故五雷山又稱(chēng)南武當。漢唐以來(lái),中國佛、道文化興起。尤佛教來(lái)勢兇猛,比較而言,作為國教的道教卻顯得有些疲軟。卻未曾料因五雷山的名氣而穩定和擴大了自己的信仰者和崇拜者隊伍。常德市所轄的若干縣幾乎多數是道教的信徒,故每年打會(huì )的人成千上萬(wàn)。民間還專(zhuān)門(mén)成立了香會(huì )組織,各縣各鄉香會(huì )往往不約而同展開(kāi)登山山賽,看誰(shuí)的會(huì )旗最先插上金頂。。這種崇道文化心理,具有極其久遠,深厚的歷史沉淀,在國內 堪稱(chēng)一道人文風(fēng)景。
  五雷山的衰勢始于清未民初,戰火兵亂,劫匪騷擾,到20世紀初,幾成廢墟。90年代中,該縣政府為搶救祖國道教文化遺產(chǎn),鑿山開(kāi)路,復修殿宇,推廣旅游,再續香火,千年古剎雄姿,得到初展端倪。而首倡恢復千年道觀(guān)建筑群的,即是縣委、縣政府首腦人物張宏任、陳官煉二公。
  若以自然景觀(guān)論,群峰如簇,萬(wàn)山來(lái)朝,氣候宜人,區位優(yōu)越,尤與常德諸平原市縣近距離為鄰,且有傳統朝圣之習俗,故不失我市東大門(mén)朝圣,避暑、旅行度假之勝地。而以宗教名山論,與武當山不相伯仲。

山之三:八大公山
  相傳大洪水過(guò)后,留下茫茫云夢(mèng)大澤,惟這座大山高出一頭,成為武陵西北部海岸,頂住驚濤駭浪,有八家人得以幸存,成為人類(lèi)中的始祖,故稱(chēng)“八大公山”意為武陵之祖山也。其主峰斗篷山海拔達1890米,故又稱(chēng)兩湖(湖南湖北)之屋脊。
  八大公山位于桑植縣境內湘鄂邊界,距市區170公里,由天平山、斗篷山、杉木界三大林區組成,東西綿延數百里,是當今亞熱帶地區保存最完整、面積最大的原始次生林區,總面積約34.8萬(wàn)畝,森林蓄積量達106.3萬(wàn)立方米。1986年,國務(wù)院將該地列為我國首批20個(gè)國家級自然保護區之一。1993年7月,納入中國生物圈保護區網(wǎng)絡(luò )。
  八大公山原始森林,沉埋千古,幾乎無(wú)人涉足。明代中葉有舒姓家族因避亂遁入茫茫森林,隱居小莊坪一隅達數百年30年代賀龍率工農紅軍在這一帶堅持游擊戰爭,遺跡猶存;1971年,一位老林業(yè)工人偶爾揭開(kāi)了這塊土地的神秘面紗。
  八大公山動(dòng)植資源和旅游資源極其豐富。維管束植物達168科631屬1448種,其中木本植物93科
  258屬702種。屬?lài)抑攸c(diǎn)保護的珍稀瀕危植物28種,一級保護植物有珙桐、水杉2種;二級保護的有銀杏、連香樹(shù)等15種;三級保護的有銀鵲樹(shù)、天麻等27種。森林內上千年的名木古樹(shù)達18萬(wàn)株,名貴花卉達180余種,占全省中草藥種數的一半。尤以稱(chēng)為“四大藥王”的白三七(竹節人參)、扣子七、烏金七、金盤(pán)七以及天麻、七葉一枝花、四兩麻等構成該區“天然中藥庫”的精華。
已查證的脊椎動(dòng)物64種,其中獸類(lèi)45種,鳥(niǎo)類(lèi)64種(留鳥(niǎo)52種),兩棲類(lèi)18種,爬行類(lèi)19種,列為國家重點(diǎn)保護的珍貴動(dòng)物16種,如毛冠鹿、金錢(qián)豹、蘇門(mén)羚、紅腹角雉等,這里的動(dòng)物資源幾乎匯集了華中、華南、西南地區的特有種類(lèi)。
  八大公山,茫茫的原始次生林,滿(mǎn)山遍野的奇花異草,稀有的珍禽異獸以入串珠般的瀑布,迷宮般的峽谷,令人嘆為仰止的龐然大山,堪稱(chēng)長(cháng)江南部最大的原始森林自然景觀(guān),是國內罕見(jiàn)的天然動(dòng)物園,、百花園、百藥園和百草園。
  從大旅游圈資源配置角度,八大公山無(wú)疑是發(fā)展原始森林科考、探險旅游的重要基地,亦是建設天然氧吧的最佳選地。
(二)水之脈 
水之一:溇水
  溇水,這條澧水(注:澧水已于第一卷述及,此略)最大的一級支流,發(fā)源于湖北鶴峰縣七眼泉,流經(jīng)市境面積1428平方公里。
  這是一條曾在南蠻歷史上扮演了極為重要角色的大河,最早見(jiàn)諸《后漢書(shū)》:武陵溇中蠻叛。土家族最大的容美土司大部及北桑植土司、慈利西半縣等,全賴(lài)這條母親河哺育。出土文物作證:這條河與澧水一樣,曾經(jīng)有過(guò)燦爛的人類(lèi)發(fā)祥地的遺存。作為土漢分界的咽喉,明洪武二十三年(13900,朱元璋鑒于溇中蠻夏德忠“叛亂”,下令在大峽出口處建九溪衛城,以控制容美、北桑植土司。這座衛城的規模與永定衛城如出一轍。在不足百里之地連建兩座衛城,舉世罕見(jiàn)。古城現存部分明代原版建筑,有興國寺梅花殿(省級文物0、北城門(mén)等。
  在溇江人潮溪段,有一高達千米、三面環(huán)水的孤峰,這便是名震南國的廖城。循棧道登山,頂為丘陵平臺,有村落、有山地、稻田千余畝。昔日山上耕牛,必幼崽時(shí)用柴碼背上山。山民自己紡紗織布,自給自足,挑鹽一擔,即可一年不下山?!洞壤h志》載:“廖城,白抵城也,困寧廖叛居得名。嵯峨萬(wàn)仞,峻壘若墉。其南俯溇,僅二道可資出入。上負平土,水田邊頃。相傳元未大亂,民有結砦此者,寇或來(lái)鈔,圍攻經(jīng)歲,風(fēng)上棄稻,秉乃舍云。”
  溇紅另外還有兩處了不得的人文景觀(guān)。一是駕峪,史載明末清初,張獻忠部攻克澧州,華陽(yáng)王朱敬一攜眷屬來(lái)此避難。明亡后,清軍在全國捕殺李自成余黨和前朝皇親國戚。順治四年,上荊南道王崇供儒得華陽(yáng)王下落,即率兵至九溪衛將基抓獲解京。朱敬一病死武漢,其子被斬,九族皆來(lái)。傳聞華陽(yáng)王曾將大量金銀珠寶秘藏后山府,被捕前夜,天降暴雨,山崩地陷,口封閉,因而成了數百年未破的財寶之謎。無(wú)獨有偶,李自成兵幾后,其部將李過(guò)也出家江邊建茅奄隱居,并對這里風(fēng)光贊賞不已“煙水漾中分聚落,居然蓬萊在此間。”雖說(shuō)后來(lái)風(fēng)聲很緊,飛錫天門(mén)山寺,死后還是念念不忘歸葬茅庵。此人即神秘俠僧野佛是也。
  溇江不僅扔有從多的神秘人文資源,山水風(fēng)光資源也是獨秀一枝,且不說(shuō)今人所筑高達131米溇江大壩,造就張達75公里高峽平湖之仙境,那美談了千百年的人類(lèi)生命之門(mén)——陰門(mén)山、吊兒巖奇觀(guān),仍是溇江燄魂之所在。古人云:“滄浪有渾日,溇江濁無(wú)時(shí)。”似溇江如此絕對沒(méi)被現代文明污染的大河,地球上又有幾條?把青山、綠水、峽谷、平湖、森林、溶、溫泉、古城、古寨、古人等,另加陽(yáng)光、清風(fēng)、明月,皆畫(huà)在一面明鏡般的湖水之上,然后供人們去制造又一個(gè)風(fēng)景的神話(huà)。
這就是溇江。

水之二:飛潭瀑布

  從遠方奔騰而來(lái)的江河溪流,以其突然而出的斷崖絕壁粉身碎骨跌落而下造成的瀑布景觀(guān),其所產(chǎn)生出的磅礴氣勢,所撞擊出的浪濤、水花、霧氣,所爆發(fā)出的地動(dòng)山搖的轟鳴,從而形成獨特的視覺(jué)部擊、強烈的聽(tīng)覺(jué)震撼。——這就是為什么古今中外瀑布景觀(guān)一直為人所喜愛(ài)的原因。
天下瀑布何其多!就現在世界所發(fā)現的巨型瀑布,屬前幾位的已被外國所壟斷。亞州巨瀑多數集中右國,但總體落差、寬度均不如西方。
  中國目公認的巨型瀑布有貴州黃果樹(shù)瀑布(落差74米、寬81.2米),州青龍瀑布(落差64.5米、寬105米),赤水十丈瀑布(落差76米、寬80米)。所謂巨型,是提其高度、寬度及水流量的綜合實(shí)力。有的雖高但僅一線(xiàn)飛流,如德夯流紗瀑布高達千米,超出了安赫爾瀑布,但未成世界品牌。而黃河壺口瀑布又太矮,僅20余米,也難稱(chēng)雄。
  飛潭瀑布位于市區東南大門(mén)沅古鎮
經(jīng)實(shí)測,內瀑高77.6米,寬45米,斷崖下有數十米深潭,每逢春夏,洪水如萬(wàn)馬奔騰,挾雷卷風(fēng),驚心動(dòng)魄,十里之外,猶聞轟鳴之聲。以這種“大家”風(fēng)度論,排在中國前八大巨瀑之列是無(wú)可非議的。千百年來(lái),由于它孤隱深山峽谷,加之交通閉塞,故一直不為外人所知。近二十年來(lái),張家界人只盯著(zhù)三千座砂巖峰林,忽略了東南門(mén)口還有這一偉在自然存在。換句話(huà)說(shuō),把這個(gè)瀑布搬到其他任何一個(gè)省、市,都將成為那里的龍頭旅游產(chǎn)品。
  還過(guò),由于20世紀葉在瀑布入口處筑了一座電站大壩,致使千古名瀑成了季節性瀑布而貶值。讓瀑布起死回生,從而達到可持續得用、造福人類(lèi)的辦法有三:一是毫不猶豫地關(guān)閉電站(僅750千瓦),并藝術(shù)地改造大壩使之成為雙瀑奇觀(guān)(壩高30米、寬35米);是引烽火溪水及鑿引五龍河深之水,乃至引來(lái)歐公水,合之成數倍加飛潭流量,那么,就能保證飛潭四季飛瀑了;三是必須打通三望坡張沅(陵)公路隧道,提高沅張公路等級,將車(chē)程縮短到1小時(shí)之內再把沅古坪地區獨有的土家民俗資源、馬頭溪民俗村(吊腳樓生態(tài)民居博物館)與飛潭予以整合,整體開(kāi)發(fā),那就不只是彌補張家界無(wú)瀑布景區的缺陷,而使之成為足與天門(mén)山并駕齊驅又一國家級風(fēng)景名勝區。
  可以這樣定論:飛潭瀑布是我市未來(lái)山水旅游開(kāi)發(fā)的最后一張王牌。
  
  水之三:漂 流
  
  雄偉壯觀(guān)的高山大川,必產(chǎn)生驚險壯觀(guān)的急流險灘。
  茅巖河,峽河,峽谷危列,磅礴百里,把一段澧水與一個(gè)叱咤風(fēng)云的民族英雄人物覃垕,打造成文脈飛揚、驚濤拍岸的大自然奇觀(guān)。
  20世紀80年代初,批勇敢的男女,駕起掛木排,把性命與希望拋進(jìn)湍流。于是,這段亙古大河的秘密便不再為船工與漁夫所擁有。
  于是,一種被稱(chēng)做“橡皮舟旅游漂流項目”正式從這里起航從而載入中國旅游史冊。
  從那一天起千千萬(wàn)萬(wàn)沖浪健兒慕名而至,與浪共舞。
  從那一天起全國各地紛紛信而效之,一葉皮舟險灘之旅,給傳統了千百年名山古剎游帶來(lái)了充滿(mǎn)挑戰情趣的津動(dòng)色彩。張家界人無(wú)愧是創(chuàng )造旅游奇跡的先智先覺(jué)者。有三個(gè)人是不應該忘記的:田貴君、龔岳雄和上海著(zhù)名攝影家謝新發(fā)先生。
  那是1986年11月,洛陽(yáng)長(cháng)江漂流隊剛剛抵達上海吳淞口,正在上海謀劃張家界第一本畫(huà)冊《江山多嬌·大庸》的田、龔、謝三君乘著(zhù)長(cháng)漂探險的那份激動(dòng),海侃神神聊撞出了火花。長(cháng)江漂流,從而去領(lǐng)略云感受登山之外的另一種驚險刺激的人生經(jīng)歷?
  1987年夏,一次開(kāi)中國旅游史之先河的橡皮舟漂流茅巖壁上點(diǎn)出第一篙。
  歷史應該刻下這一批成功勇士的名字:田貴君、龔岳雄、覃章任、徐劍鳴、宋金祥等。同年8月1日,加掛操舟機試驗也一舉成功。
  關(guān)于那年發(fā)生在茅巖河的故事,歷史已經(jīng)留下點(diǎn)點(diǎn)履痕:魏杰于同年10月在《中國旅游報》撰文評介、:“獨僻蹊徑的漂流攬勝新項目。”徐德火在《經(jīng)濟日報》、《長(cháng)沙晚報》上撰文:“全國第一條漂流旅游線(xiàn),開(kāi)國內特種旅游風(fēng)氣之先。……”
  “旅游漂流”,作為獨創(chuàng )旅游辭條,理應載入中國文化寶庫。
  闖蕩峽谷湍流,讓風(fēng)浪敲打出你人生中最值得紀念的亮點(diǎn),那種銘心刻骨的活動(dòng),是水路之漂流亦是心路之漂流。
(二) 之魂
之一:黃龍洞
  1983年3月,在被稱(chēng)為“魔幻三角”的張家界,索溪峪、天子山東部河口村——一個(gè)叫毛金初的土家族漢子,率16個(gè)村民冒險闖進(jìn)一個(gè)恐怖的地下世界,在內迷失一天一夜后,終于與死神吻別,于是一個(gè)偉大的奇跡宣告誕生——它就是為張空界爭來(lái)巨大榮譽(yù)、巨大以濟效益和巨大社會(huì )效益的黃龍洞。
  這個(gè)波譎云、光怪陸離,令人傻眼愣神、奪魂攝魄的閻王地府的打開(kāi),讓此前所有中外知名穴的開(kāi)啟,居然邊鎖成代表當今族業(yè)潮頭和前衛的一種“擴張現象”:原本低迷不起的鳳凰古城、夾山古寺以及浪山名勝,一個(gè)都沾上黃龍洞的仙氣、靈氣、財氣而飛黃騰達、那么黃龍洞價(jià)值就不獨是天樓地枕的龍族迷宮、億無(wú)保險的“定海神針”、天造地設的石柱寶庫、神出鬼沒(méi)的地下陰河了……
之二:九天
  在距毛金初發(fā)現黃龍洞四年之后的1987年6月25日,桑植縣一位喜吃活蛇、喝蛇血、吞蛇膽的奇人王第然,在前后以8年時(shí)間考察了359個(gè)溶之后,在第360個(gè)穴中發(fā)現了曠世未聞的地下魔宮——九天。從此人類(lèi)又破譯了一部陰間密碼,又多了一面驚天地、泣鬼神的風(fēng)景況。
  王海然,這個(gè)以生命與閻王對話(huà)勇士所作貢獻在于:由于九天先后被 確認為國際旅游穴協(xié)會(huì )會(huì )員單位、國際穴學(xué)聯(lián)合會(huì )中國桑植溶探險基地、中國科學(xué)協(xié)會(huì )湖南桑植穴探險基地等高地位后,把張家界市溶文化提高到新層次,把行將毀來(lái)的明代土司商埠活標本——苦竹寨推向世界,讓賀龍元帥故居多了一些人氣,從而奠定了張家界西部旅游大格局。如果沒(méi)有王海然,張家界西部旅游很可能至今還在一個(gè)概念中摸索。
  
(四)鄉之韻
  張家界市處處皆畫(huà),古竹枝詞曰:“亂深處落處落紅醋,第一撩人三月三。沿路黃鶯啼不斷,杏花春雨小江南。”從市區往鄉間走,不拘哪個(gè)村寨,其景觀(guān)、視野均有其特出之處,那里沒(méi)有宣器,沒(méi)有噪音,沒(méi)有噪音,沒(méi)有彌天的煙塵,它寧靜而溫馨,古樸而幽謐,清秀淡泊如一首詩(shī),一幅畫(huà)。如您有興致,不戀鬧熱去處,去作番鄉間田園風(fēng)情游,做一天土家新村民,與土民一起去踏水車(chē)、守碾房、扳罿網(wǎng)魚(yú)、舂礁推磨、織錦打花、對歌調情,抑或參加新娘出嫁、老人祝壽……那醉如癡,流連忘返……
  在市區東南方數十公里處的沅古坪,是 定、慈利、桃源、沅陵三縣一區邊界的結合部。若從謝家埡鄉的龍陽(yáng)往東越山而行,一路經(jīng)老橋。浮金坪、紅土坪、張二坪、小溪、馬頭溪、紫荊塌、八甲河到石堰坪止,四十八座形狀酷似馬頭山一字兒排開(kāi),而馬頭山下的每一條峽谷都是沅江北部支流的源頭。河床一色青石或紅石,二岸為前人所砌石堤,堤上有古柳竹叢掩映,溪中有石壩跳巖點(diǎn)綴,天里有筒車(chē),五里有碾房.還有四角扳爪的風(fēng)雨橋/王家坪的馬關(guān)溪橋等都是出了名的..兩岸是迭次而高的梯田,山塆是飛檐翹角的吊腳樓.此所謂土家寨,不同于苗寨,瑤寨成片成簇,寵然大物,這里的家舍大多散居獨立.除卻深層意義上的社會(huì )原因和民族特性,單從其選址/造型用配景中的風(fēng)水原則,審美情趣而論,都是值得研究的民研究的民俗課題.
  在這些吊腳樓群中,以張二坪/小溪保存最為完整,而馬關(guān)溪和紫荊塌的名氣最大,曾讓聯(lián)合國世界遺產(chǎn)基金會(huì )總載邁克爾博士贊賞不已.日本關(guān)西大學(xué)教授/社會(huì )學(xué)家山路勝彥亦為那仙居般的木樓激動(dòng)不已.
  沅古坪的過(guò)土家寨子,不追求熱鬧繁華,不講究街格局,一切都順其自然:地勢之自然/生態(tài)之自然/造型之自然/民風(fēng)之自然:一棟吊腳樓就有一種建筑樣式,就是一幅民俗畫(huà)范本.在這里,聽(tīng)不到聚寨防衛的槍聲,聞不合族相斗的硝煙,亦無(wú)匪   之虞,更無(wú)仇殺之憂(yōu).這是一方自由恬淡/平靜的人間樂(lè )土,是一曲悠親/古樸/和平的田園牧歌.這咱少有的社會(huì )民居特征,既體現了一方民族的內在精神,也反映了一方物殊的生存境.這里是歷史上四縣結合部,是天高皇帝遠造就了這一方水土的相對穩定.這些,下是當今人類(lèi)社會(huì )已經(jīng)稀缺的理想主義田園生活.作為另一概念的旅游目的地,這便是最具誘惑力的賣(mài)點(diǎn).
  明代著(zhù)名者文震亨對人居環(huán)境有一段極為獨到的文字:“居山間者為上,村居次之,郊居又次之。”并說(shuō):我們縱使不能棲身山巖居家山谷,追求美麗家園的的蹤跡,而只能混跡于鬧市之中,更要門(mén)庭高雅清潔,居室清麗美觀(guān)。……讓居住的人忘了老將至,客居忘了回家。(長(cháng)物志  卷一 室廬)沅古坪土家民居,正是這種追求的絕版之作。
  
二、 山水行

   文章是案關(guān)之山水,山水是地上之文章。
   前有凡游水者,必留有詩(shī)文,所謂凡行必吟,有吟必行。連毛澤東的許多詩(shī)詞,都是在馬背上上哼成的。
   自從社會(huì )進(jìn)化會(huì )進(jìn)化到人與人之產(chǎn)必須發(fā)生的異地交流,就產(chǎn)生專(zhuān)業(yè)的事后勤服務(wù)職業(yè),還是近二十年的事。
   中國古代旅游約起于2500年前的春秋時(shí)代。  周禮 地官  司徒下  載:“凡國野有路室,路室有委;五十里有市,市有候館,候館有積。”這類(lèi)官立館舍的“廬、”“路室”、“候館”即是我國旅游線(xiàn)路上最早的旅店。不過(guò),這旅館,多為官差所設,平民旅行,既不允許住,也不允許賣(mài)食,須自帶糧食和炊具。同時(shí),還要持地方身份驗證文憑,否則以“流寇”罪人獄入之。這一規定,到唐代才逐漸革除,故才有李白、王維者流游啟遍天下的可能,否則,中國文化史上就沒(méi)有最偉大的唐詩(shī)傳世了。換句話(huà)說(shuō),旅游業(yè)的興衰,直接折射出一朝一國的社會(huì )政治的開(kāi)明與否和經(jīng)濟實(shí)力的強弱與否。周代“共工之子曰修,好遠游,舟車(chē)所至,足跡所達,靡不窮覽”。(《風(fēng)俗通》)是中國古代第一個(gè)有文字記載的大旅行家,故歷代祀為旅游行業(yè)的祖神。此“祖”,通“徂”,往也,走也,旅游也。故以后凡出行旅游,必祭旅游祖神共修,以保平安。
   從見(jiàn)諸文字(或演唱)的文學(xué)作品表明,本土歷史文化的主流大體可歸為三大主題:一是兵店(多為文獻記載),二是旅游(多為詩(shī)賦),三是情感(多為演唱或口傳文化)。其中尤以旅游文化作品為最。而旅游者又多系軍人、流官、文人等。比如漢代伏波將軍馬援因戰于武溪(今大庸所),才作《武陵深行》;晉代周樸因隱游天門(mén)山,才作《天門(mén)南樓》;北宋黃庭堅因貶謫旅行于途,才有《伏波廟》。明代朱蘊先有軍旅后作《天門(mén)曙色》,胡桂芳征途中作《百仗峽》,流官陳贄走馬上任作《蠻中》,陳琳旅行大庸作《大荒賦》,孫斯億游永定作《永定道中》等等。這些軍旅詩(shī)、風(fēng)景詩(shī),蔚成旅游文化之大觀(guān),是本境興起旅游的第一個(gè)高潮。清代乾嘉之后,本境因“小南京”之名吸引了一大批流官、文人、商賈頻繁出入,旅游業(yè)逐漸由官主走向民間,其旅游風(fēng)景點(diǎn)也由天門(mén)山及城邊八景走向縣境各地,這是本境旅游業(yè)及旅游文化的第二次浪潮。這些詩(shī)作中,尤以金德榮的《大庸風(fēng)土四十韻》,王日修的《小南京詞》,羅光普、羅光典、丁啟性的《永定竹枝詞》及熊?chē)牡摹短扉T(mén)山賦》等最是出眾?;蛘哒f(shuō),清代旅游詩(shī)代表了本境兩千年來(lái)文化的最高水平。
   嚴格來(lái)說(shuō),本境旅游鼻祖應推赤松子、屈原、鬼谷子、張良等先知先覺(jué)。清 末民初旅游始入民間,而民間多又是因宗教佛事活動(dòng)去游名山古剎的。在所收集到的清民時(shí)代民間旅游詩(shī)賦中,本境已有若干景區景點(diǎn)(包括各地評選出的“八景”)入詩(shī)并選作民間旅游目的地。但因時(shí)過(guò)境遷,大多景觀(guān)已不復存在,今列名于左,供旅游文化研究者參考。
  永定區“點(diǎn)擊率”最高的景點(diǎn)是天門(mén)山(包括天門(mén)山寺、天門(mén)十六峰等,古代詩(shī)文占了近一半)。以下為(為以名次排):古庸城、普光寺、武廟、文廟、馬王廟、東岳宮、崇文塔、回龍閣(老八景“回龍晚鐘”)、福德山(即子午臺,老八景“福德積翠”)、崧梁書(shū)院、芙蓉古渡、歡兜墓、張良墓、郝王墓、武溪(大庸所古城)、伏波廟、百仗峽(老八景“危峽啼猿” )、夜珠灘(老八景“珠灘漁火”)、茅崗司城、道堂寺、七星山、馬公亭、玉皇石窟、向王天子廟、朝天觀(guān)、龍鳳庵、金鞭巖(老八景“層巖涌塔”)、澧水、赤松山、盤(pán)山廟、崇山(老八景“鬼谷清流”)、白龍庵、萬(wàn)緣寺、教字埡關(guān)廟、仙人溪、(老八景“仙溪沙雨”)、嚴姑祠、大悲庵、蘆茅界、檳榔孔(老八景“檳榔石屋”)、七年寨、三臺山廟(永定張二坪村)、南武當廟(王家坪)、手攀庵(紅土坪)、丹寺(王家坪)、馬頭溪橋、飛潭等。
  慈利縣有五雷山、燕子、燕巖寺、溇澧亭、琵琶洲、蟠桃、筆架峰、芭庵、星德山、飯甑山、白公需、道人巖、鴛鴦浦、羊谷、奎樓、桂香樓、蠻王城、紫霞觀(guān)、鐵佛寺、茶庵、七姑山、九溪衛城、興國寺、梅花殿。
  桑植縣有駐龍觀(guān)、垕王殿、八卦樓(南岔)、苦竹寨、關(guān)帝宮、八圣宮、文廟、關(guān)岳廟、觀(guān)音寺、炎火圣廟、澧源書(shū)院、白抵城(廖城)、大巖屋(容美、桑植土司結盟處,今存“山高水長(cháng),億萬(wàn)斯年”八字誓言)、葫蘆殼、梅家山等。
 

張家界旅游網(wǎng)

  免責聲明:除來(lái)源有署名為特定的作者稿件外,本文為張家界旅游網(wǎng)編輯或轉載稿件,內容與相關(guān)報社等媒體無(wú)關(guān)。其原創(chuàng )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jīng)本站證實(shí),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shí)性、完整性、及時(shí)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請自行核實(shí)相關(guān)內容。
分享到:

復制本文地址 收藏 打印文章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