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家界民俗風(fēng)情

城殤

更新時(shí)間:2018-03-19 12:12:16 來(lái)源:www.durdah.com 編輯:金克劍 已被瀏覽 查看評論
張家界旅游網(wǎng) 公眾微信號

【城殤】
   一、走出“拆”的誤區
   630多年前,明太祖朱元璋為控制湘鄂川黔邊“土蠻”,推行衛所制,并在澧水之陽(yáng)依山傍水建造永定衛城——就是我們現在居住的這座城市。經(jīng)過(guò)600多年土漢各族人民的精心打造,小小衛城終于以“小南京”的美稱(chēng)名聞大江南北。
   但是,遺憾得很,到了我們這一代,經(jīng)過(guò)近五十年的“改建開(kāi)發(fā)”,昔日“小南京”已不復存在。如果值得反省的話(huà),我以為至少經(jīng)歷了三次失誤。
   第一次是20世紀50年代。解放伊始,百廢待興,為擴需退街,破舊立新,擁有5個(gè)城門(mén)的古城墻、城樓及大批古建筑被一一拆除。今東門(mén)橋糧食倉庫一帶,5座石牌坊跨街而立,盡頭處是堪稱(chēng)建塔藝術(shù)一約的7層木構八方閣——都一一摧毀。第二次是60年代。“文革”的風(fēng)景將殘存的寺廟、文化古跡如考棚、衙署、崇文廟、馬王廟、城隍廟等掃蕩一凈。最令人痛心的是,集湘西古建筑之大成的崇文廟,居然為建一個(gè)村辦小紙廠(chǎng)而將其拆除。第三次是80年代至90年代初,為擴建馬路,本已風(fēng)雨斑駁的沿河石板路、臨江吊腳樓以及解放路、文昌閣、北正街等古色古香的老街全部夷毀。某銀行為建辦公樓,把具有極高建筑價(jià)值和教育意義的縣蘇維埃紀念館拆除了。而隱藏在民貿幼兒園內達數百年的馬王廟主殿,竟在90年代初拆除!
  那座建于50年代初的回龍路老百貨大樓,是一座典型的俄式風(fēng)格建筑,5根三人合抱的大柱,支撐出一條長(cháng)廊,這是解放后改造舊城留下的最為宏偉的建筑和業(yè)績(jì),其設計樣式、建筑工藝都堪稱(chēng)一個(gè)時(shí)代的代表作??墒?,有的單位卻以“危房”為理由,讓房地產(chǎn)商給連根拔了。許多游客在游覽市容風(fēng)光時(shí),對那些毫無(wú)特色的現代建筑不屑一顧,獨對這棟建筑贊賞不已,如果進(jìn)行保護、修整、包裝,辟成張家界商貿博物館或城市博物館,它必將成為市中心又一處文化景觀(guān)。我曾為老百貨大樓自豪過(guò),今天我要為老百貨大樓感到深深的悲哀。要知道,即使一座現代大都市中,總也要有幾位“歷史老人”為我們“講述那過(guò)去的事情”呀!
建于清代乾隆年間的崇文塔,已經(jīng)被層層民宅包圍蠶食而開(kāi)始裂縫傾斜,這座聞名大湘西的“風(fēng)水塔”一旦倒塌,古城的文脈地氣將蕩然無(wú)存。
聽(tīng)說(shuō)一家投資商堅持要拆觀(guān)音橋頭那座具有400多年歷史的三元宮。我只問(wèn)一聲,你知道這座古建筑的價(jià)值嗎?你知道三元宮、昭武堂所承載的600年民族史、商貿史嗎?你知道這是衛城文化的最后一個(gè)見(jiàn)證嗎?不可思議的是,拆這些老街老屋的時(shí)候,正是張家界旅游最火爆的時(shí)候,而張家界人對這些文化遺存的價(jià)值與旅游業(yè)的關(guān)系居然無(wú)知得近乎麻木!而以后卻大談什么開(kāi)發(fā)民族文化旅游,一些熱腸君子還要挖空心思大造仿古建筑,規劃明日的土家故郡之類(lèi)。
我們這一代人究竟干了些什么呢?
一味地拆、拆、拆,似乎不拆不足以說(shuō)明在“發(fā)展”,不拆不足以表現他的“政績(jì)”。殊不知我們已走入了“開(kāi)發(fā)性破壞”或“破壞性開(kāi)發(fā)”的怪圈。伴隨著(zhù)一片片老屋、一條條老街、一塊塊明磚清瓦的消失,600年古城的歷史文明在流失,文化魅力在銳減,文化沉淀在消融,一部皇皇社會(huì )歷史被割斷……..
面對蔓延全國的城市拆建“流行病”溫家寶總理憤怒地撰文批評道:“城市現代化建設與城市歷史文化傳統的繼承和保護之間,不是相互割裂、更不是相互對立的,而是有機關(guān)聯(lián)、相得益彰的。繼承和保護城市的自然遺產(chǎn)和文化遺產(chǎn),本身就是城市現代建設的重要內容,也是城市現代化文明進(jìn)步的重要標志。”“在舊城改造中大拆大建,致使許多具有歷史文化價(jià)值的傳統街區和建筑遭到破壞。……保護好自然遺產(chǎn)和文化遺產(chǎn),使之流傳后世,永續利用,是城市領(lǐng)導” 者義不容辭的歷史責任。”
     80年代末期,著(zhù)名古建筑學(xué)家陳從周先生訪(fǎng)問(wèn)張家界時(shí)曾這樣斷言:“作為明代衛所制的見(jiàn)證,我認為永定衛城是最完美的一座。”清華大學(xué)著(zhù)名學(xué)者朱暢中也十分惋惜地說(shuō):“永定衛城如果能像麗江古城、平遙古城那樣完整地保存下來(lái)或進(jìn)行恢復改造,今天絕對可以申報世界文化遺產(chǎn)!”
    不錯,開(kāi)發(fā)與保護不可避免地存在著(zhù)矛盾,但國內外那么多城市的為什么能成功地統一于矛盾之中呢?北京折舊曾也有過(guò)多次大的反復,為了保留一批古老的四合院、狹窄的胡同和皇城根景觀(guān),從而保一個(gè)代表“五千年中華古老文明”的國都形象,北京市高層領(lǐng)導硬是下決心以犧牲政府經(jīng)濟利益為最后籌碼,較成功地達到了拆與建的最佳效果。蘇州、杭州這些歷史文化名城、現代城市化進(jìn)程不可謂不迅猛??赡且淮笃淮笃年愓衔?、小橋流水及園林古董,仍完好無(wú)損地保留著(zhù),在他們看來(lái),這些老古董丟掉了,就等于丟掉了世代賴(lài)以生存的飯碗。
  綜觀(guān)國內外最能吸引人們觀(guān)光旅游的城市,是那些充滿(mǎn)地域風(fēng)情及民族特色的歷史文化名城古鎮。那些古老的建筑、典型的歷史街區,是一個(gè)地方及其民族的“文化標本”、“歷史空間”,是一個(gè)時(shí)代的符號和沉積層。失去了這些東西,這座城市便成了一堆沒(méi)有靈魂的鋼筋混凝土的堆集地。
    美國是一個(gè)移民國家,歷史并沒(méi)有為這塊土地留下太多可以向人炫耀的文化財富,但是,美國人懂得把一座破城堡、一堵彈痕累累的老墻、一棟百年老屋等當國寶保存下來(lái),辟成博物館。類(lèi)似這樣的博物館,紐約不少于2000個(gè)之多。
    有人問(wèn):出門(mén)旅游看什么?回答是:看山看水看古董。“古董”就是老屋、文物、遺跡、舊址。這個(gè)觀(guān)點(diǎn)作為有20多年旅游實(shí)踐的張家界人,應該懂得。而恰恰在我們拼命折舊的時(shí)候,鳳凰縣正全方位恢復修繕沿江古城遺存。未來(lái)一旦申報“世遺”成功,張家界人不知作何感想?
    回答是:沒(méi)有了。當推土機將沿河街這最后一片歷史街區推成一片紅土地時(shí),這古城的最后一點(diǎn)記憶、最后一頁(yè)線(xiàn)裝書(shū)也就永遠地撕丟了。永定衛城正式宣告從史冊上消失。這座城市已經(jīng)因此而成為無(wú)源無(wú)根無(wú)本無(wú)任何值得讓人流連的“新城”而貶值!

二、走出“建”的誤區
可以這樣說(shuō):張家界的城市發(fā)展史,就是在拆祖宗老屋的基石上寫(xiě)出來(lái)的。那么,又都新建了些什么呢?一位游客毫不客氣地說(shuō):“你們是在歷史文化古城的廢墟上,建了一堆很蠢的垃圾。”由于監管失控,私人建房成了中國城市中最典型的代表,盡管政府三令五申,私建房屋還如火如荼。由于文化定位失誤,城市結構亂七八糟,房子建得百孔一面,傻大粗魯,既無(wú)美學(xué)可言,又無(wú)地方民族特色,專(zhuān)家把這些東西斥之為“建筑垃圾”,實(shí)為不過(guò)。
  今天,我們并不是向誰(shuí)清算老賬,哲學(xué)家桑塔亞有句名言:“凡是忘掉過(guò)去的人,注定要重蹈覆轍。”
  張家界建市后,曾鄭重其事地作過(guò)城市規劃,以后又作了三次大的修編,但是三次規劃都未明確文化定位,或者定位不很準確。比如說(shuō),多年來(lái)提出的把張家界建成“ 世界一流的國際旅游新城”,顯然是一種高調,既無(wú)可量化的標準,又無(wú)切實(shí)可行的實(shí)施方案,這種可望不可及的定位,已讓廣大市民徹底喪失信心。后來(lái)江總書(shū)記提出“把張家界建設成為國內外知名的旅游勝地”,可具體內容還得靠我們自己琢磨,但最后一次規劃中也沒(méi)有對此作出準確的解釋。
  而令人不解的是:“作為規劃的炮制者,居然沒(méi)有保護古建筑的內容,亦無(wú)延續民族文化文脈具體內容,更無(wú)地標建筑項目的思考與策劃,在這種平淡無(wú)奇的規劃中,根本看不到國際旅游城市的個(gè)性與特色。而就是這樣的“規劃”也只不過(guò)是一種擺設,一切還得服從房地產(chǎn)商的指揮棒,致使我們的城市建設一直走不出混亂無(wú)序的怪圈。
  拆毀古城,在彈丸之地修修補補,本來(lái)就是一大錯誤,而人們指望的新城設計的目標卻在傳統思維道上“撞車(chē)”。而且,新建的街道基本上沒(méi)有一條是寬的,沒(méi)有一條是直的,沒(méi)有一條是美的,沒(méi)有一條是有特色的。如果說(shuō)舊城改造有失誤還有理由搪塞,那么,在一張白紙上做文章的南莊坪、且住崗、官黎坪新城區,又是一副什么樣的面孔?
  美國城市規劃學(xué)家沙里寧說(shuō):“城市是一本打開(kāi)的書(shū),從中可以看到它的抱負。”又說(shuō):“讓我看看你的城市,我就能說(shuō)出這個(gè)城市居民在文化上追求的是什么。”
  那么,我們不禁要問(wèn):“張家界市目前這個(gè)框架,能讓人看到什么樣的文化追求?”
  朱鎔基總理毫不客氣地批評道:布局太亂。沒(méi)有個(gè)性??床怀鼋承?。
  沒(méi)有民族歌劇院,沒(méi)有博物館,沒(méi)有公共圖書(shū)館,沒(méi)有文化中心,沒(méi)有高水準的演出隊伍,沒(méi)有體育館,沒(méi)有會(huì )展中心,沒(méi)有……“沒(méi)有”的東西基本上是文化,沒(méi)有文化的城市又談何發(fā)展后勁、競爭實(shí)力、旅游目的地?
  至于城市管理,嚴格地說(shuō),還只處在初級階段。我們太缺乏城市設計專(zhuān)家、園林專(zhuān)家、民俗專(zhuān)家、一流的建筑設計師等人才了。我們在經(jīng)濟體制、城市體制、開(kāi)發(fā)控制理論及方法體系、城市規模預測及評估系統等方面還相當缺乏背景、技術(shù)及人才資源。特別是如何確定文化定位、城市風(fēng)格等方面準備相當不足,或者說(shuō)根本沒(méi)有人去考慮這些事,天天只忙到外面拉客組團,“參觀(guān)考察”,看了一肚子人家的好東西,回來(lái)都陰消在肚子里了。

張家界旅游網(wǎng)

  免責聲明:除來(lái)源有署名為特定的作者稿件外,本文為張家界旅游網(wǎng)編輯或轉載稿件,內容與相關(guān)報社等媒體無(wú)關(guān)。其原創(chuàng )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jīng)本站證實(shí),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shí)性、完整性、及時(shí)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請自行核實(shí)相關(guān)內容。
分享到:

復制本文地址 收藏 打印文章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