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家界民俗風(fēng)情

和諧:文化的潰敗與堅守

更新時(shí)間:2018-03-19 12:12:15 來(lái)源:www.durdah.com 編輯:金克劍 已被瀏覽 查看評論
張家界旅游網(wǎng) 公眾微信號

  【和諧:文化的潰敗與堅守】
  一、“祖先記憶”的喪失
  在張家界歷史上,至少經(jīng)歷了四次大的文化流變、沖擊、消失與再生。
  第一次是明代初期,悍將蘭玉對土司大張撻伐,盡廢土司,試圖以“流官”取而代之,由此激起全國數百個(gè)土司的強烈抵抗,迫使永樂(lè )皇帝重新恢復土司并通過(guò)“永樂(lè )定制”差點(diǎn)被摧毀的土家文化得以幸存。
  第二次是清雍正的“改土歸流”,“流官”再次入主土司衙門(mén)。他們吸取朱明王朝的教訓,采取各個(gè)擊破的策略,先從殺戮、驅逐土司、砸碎土司制度開(kāi)始,連根鏟除土家文化的土壤、根基,然后移植皇權文化中的“流官”制,作為精神統治的中原鬼神也一批批尾隨而來(lái)。這些鬼神以道、佛二教成建置、成系統、成規模地作為“流神”占領(lǐng)土家族各個(gè)神壇,本來(lái)少得可憐的土家地方鬼神一個(gè)個(gè)退位。
  從“流官”到“流神”,土家文化出現第二次真正意義上的大規模的流變、退卻、抗爭、改組、重構,故從清、民時(shí)期流傳下來(lái)的土家文化在很大成分上是一種多元文化的雜交、變種。
  第三次流變應是20世紀50年代至70年代未的一次曠日持久的“文化大革命”。全國少數民族的信仰、民間文化藝術(shù)等,一律打上“迷信”、“落后”、“愚昧”、“反動(dòng)”的烙印。土家文化,實(shí)質(zhì)上從表面上已經(jīng)消亡。
  第四次流變,則是20世紀80年代興起的旅游業(yè)。這次流變緣于旅游自身的游移性因素和城市“移民”挾帶的異域文化,以及當今港澳臺及西洋之風(fēng)席卷而來(lái)的網(wǎng)吧、迪吧、茶吧、舞吧、酒吧等結盟的雜牌文化。這種文化無(wú)根無(wú)本,屬于一種文化快餐,即所謂“異類(lèi)文化”。其中影響最大的是網(wǎng)絡(luò )國的“色情文化”和市場(chǎng)中的“純物質(zhì)文化”。這些文化前衛、新潮、多元、時(shí)尚、現代、快捷,少有包袱,因而能在短時(shí)間內集合一大批追星族。
  有句洋語(yǔ):上帝要你滅亡,必先讓你瘋狂!
  當一扇文化之窗被打開(kāi),外面的世界讓這支傳統了幾千年的土家人一下目瞪口呆和無(wú)所適從。這種心靈上的震竦是足能改變一代人的靈魂世界的。
  這是土家族歷史上民族民間文化空前的一次大流通、大流變、大流失、大崩潰。
  當今時(shí)代,是一個(gè)資本與財富共舞的時(shí)代,一切一切的觀(guān)念和夢(mèng)想,均以這一需求而聚焦。被稱(chēng)為“祖先記憶”的民族民間文化的價(jià)值、地位亦由旅游市場(chǎng)決定取向,故往日站立者的姿態(tài)因之變得媚谷和猥瑣。
  先是作為文化載體的古城與開(kāi)發(fā)商作城下之盟,逼迫退出六百年歷史舞臺;繼而,作為“祖先記憶”的民族民間文化遺產(chǎn)被擠對出局而流落街頭、無(wú)家可歸乃至于消失——
  比如土家語(yǔ)言、服飾、大庸土家陽(yáng)戲、大庸絲弦、鬼谷神功、花燈、目蓮燈、還儺愿、儺技、儺面具、水陸道場(chǎng)畫(huà)、印花布、土紙、打醮民俗、六月六覃垕曬皮、土家大歌(梯瑪神歌)、土家吹打樂(lè )(被稱(chēng)為東方民族的自然交響樂(lè ))、哭嫁、上梁、板凳龍、潑水龍(比傣族潑水節更具文化內涵和野性)、薅草鑼鼓、喪葬、西瑯卡普(印花鋪蓋)、澧水號子、民歌、道家音樂(lè )、梯瑪、民間土醫……
  當城市老人發(fā)出最后一聲嘆息,最后一點(diǎn)文化碎片,最后幾個(gè)文化符號,終于在推土機的碾軋下徹底埋葬。
  堅守與操守,原本是一對脆弱的兄弟。而“祖先的記憶”這一依附于人的藝術(shù)更是手無(wú)縛雞之力,在如此經(jīng)濟浪潮的碰撞下,自然是不堪一擊。問(wèn)題是那些本已丟失的文化碎片,在當今旅游市場(chǎng)的吁求下,又被一些“噴漆修補”,組合改裝成一種可以發(fā)聲和搖動(dòng)四動(dòng)肢的樂(lè )舞去掏游客的腰包;一些好歹也算是“文化人”的斯文人,在公司老板金錢(qián)的方孔狹縫中嘶啞著(zhù)把身子作賤價(jià)出賣(mài);作為一種色彩抑或線(xiàn)條藝術(shù)的東西,無(wú)疑都因傍上一片風(fēng)景而大得其利。這些曾幾何時(shí)對自己的追求懷有建構獨特語(yǔ)境野心的藝術(shù)赤子們,都無(wú)一例外地下嫁到廣告與寬屏幕復印機中去復印鈔票;作為另一些不以“文化”歸類(lèi)的年輕人、中年人甚至老年人,都把自己的肉體迷失在披著(zhù)土家文化彩衣的五彩霓虹激光燈和搖滾樂(lè )的痙攣中寫(xiě)成的招領(lǐng)處,去讓小姐的媚笑照收……
  那些出現于景點(diǎn),賓館、茶樓、賓館、茶樓、茶座的所謂“土家文化”,說(shuō)穿了只是一些不三不四不土不洋不倫不類(lèi)的“偽民俗文化”。
  而更令人不安的,波及這場(chǎng)文化流變的,已遠非單純的“祖先的記憶”范疇,它還包括昔日的“流神”——宗教。曾經(jīng)的莊嚴凈土,如今成了沸反盈天的“景點(diǎn)”,唱以的佛音與門(mén)票簽訂經(jīng)濟購銷(xiāo)合同;往日的叢林佛規與教義,為了履行“合同”而變形、變味、變態(tài)、變節。
  宗教文化的流變也許比那些“記憶”的流失更恐懼,因為這是當今人類(lèi)惟一一點(diǎn)精神安慰與寄托。一旦這最后一塊“綠地”被踐踏,那么,心靈的那一絲生機必然如河水決堤如大廈傾覆。
  我想到了一位西方建筑大師保羅·安德魯的一句名言:“保持文化的脈絡(luò )就是保持危機感,因為我們要時(shí)時(shí)假設文化失去的痛苦。”
  這簡(jiǎn)直是一個(gè)魔鬼預言家的偈語(yǔ)。
  不幸而言中。
  民族文化的喪失,實(shí)質(zhì)上是一種民族文化生態(tài)的破壞,因此,就不可避免地與異類(lèi)文化產(chǎn)生對抗。于是,就有那么一批不甘聽(tīng)憑制造城市文化沙漠的血性漢子,奮然而起而呼而動(dòng)而戰——他們義無(wú)反顧地走民間之路發(fā)起反擊。
  
二、和諧:用文化激活山水之魂
  上世紀90年代初一個(gè)叫陳楚華民間收藏家推出了中國首家家庭博物館——秀華山館。它所收藏的土家族文化遺產(chǎn),令香港特首董建華先生贊賞不已;繼而土家農民楊剛年的土家風(fēng)情園橫空出世,一座“九重天世襲堂”一舉鄰跑了吉尼斯紀錄金牌,頗讓共和國總理朱鎔基驚詫莫名;畫(huà)家李軍聲砂石畫(huà)院,首創(chuàng )中國砂石畫(huà)派,是自然實(shí)物與繪畫(huà)藝術(shù)水乳交融的“生態(tài)畫(huà)卷”;此后,有張立鼎借一棟土家百年老屋為載體定位的“老院子”,把土家文化遺產(chǎn)與當代文化成果共存一處,讓人感受到民族文化的巨大魅力;謝方一先生策劃運作的“湘西門(mén)”,以一條峽谷溪流為平臺,將鎮臺名將劉明燈、孫開(kāi)華父子及數千名張家界土家軍將士喋血臺島的史實(shí)與文獻史料、民族精神、民族文化、旅游體驗等集于一體,并通過(guò)電視劇手段姿肆張揚與演繹當代英雄傳奇;由吳獻紅(大名三妹)女士一手炮制的九斗糧風(fēng)味樓,出手不凡,雍容大氣,所謂展武陵飲食之精華,集土家菜系之大成,無(wú)論其外觀(guān)造型、規模容量,品位格調,堪稱(chēng)本市餐飲文化扛鼎之作。尤其獨創(chuàng )當代“農神”袁隆平大農理念警示國民,振聾發(fā)聵,民族飲食文化因此而推上了一個(gè)高度;而宋永松打造的土家煉生窟,取材深隱民間千百年的石頭診病療養傳統技藝,將其搬進(jìn)室內,融入現代建康休閑概念,可謂突出奇招,石破天驚。這是一門(mén)足可發(fā)展成為“國洗”的美麗事業(yè)。
  上述實(shí)例,是民族民間文化與產(chǎn)業(yè)化、商業(yè)化對接的成功實(shí)踐;是民族民間文化沖刺“主流文化”寶座、影響主流人群的成功嘗試。
  但是,嚴格說(shuō),上述這些文化項目,基本上屬于“小兒科”,張家界至今還沒(méi)有產(chǎn)生足可與砂巖峰林媲美、并架齊驅?zhuān)⒆憧衫瓌?dòng)張家界第二次“大洗牌”的文化巨制項目。
  與此同時(shí),一批本土文藝家手挽手結成方陣,邁著(zhù)沓沓的腳步,紛紛從砂巖峰林的迷宮里走出來(lái),從光怪陸離的市場(chǎng)的吆喝聲中走出來(lái),然后用民族文化的符號去謳歌、去描摹、去潑墨,終于蔚成了一種文化之大觀(guān),形成了繼清代文化浪潮之后的最大一次文化鼎盛之治。
  也就在600年衛城行將全面覆滅的關(guān)頭,由《張家界日報》、市電視臺發(fā)起,由卓今、金克劍、羅長(cháng)江、劉經(jīng)慈、謝方一、龔岳雄等與魯平益市長(cháng)及各界人士結盟展開(kāi)的拯救城市文脈的民間式大討論,開(kāi)中國城市公開(kāi)論戰之先聲,它讓死氣沉沉的小城為之一振,它喚起了廣大市民關(guān)愛(ài)自己家園的參與意識,讓他們看到了小城的希望,看到了文化復蘇的曙光。
  上述文化學(xué)子們,是本土民族文化大潰敗中頑強挺立的戰士,是在“異類(lèi)文化”彈冠相慶的噪音中發(fā)出的一聲聲長(cháng)嘯,是一曲眾人共秦的振興民族文化的多聲部和弦!
  和弦,說(shuō)到底是一門(mén)關(guān)于和諧的哲學(xué)。它是大自然交響樂(lè )中綠樹(shù)與青山的相依,是溪水與山風(fēng)的和鳴,是飛禽走獸的諧處,是花朵與蝴蝶的濃戀。而于張家界市民,則是土民與移民的共存,是思想與觀(guān)念的磨合,是文化與文化的包容,是友誼與情感的催生。
  有道是:“高手做勢,中手做市,低手做事。”惟和諧才是黃鐘大呂,是大將風(fēng)度,是大家大腕,是慷慨大風(fēng)。
  我們終于悟出了一個(gè)并不深奧的道理:只有在社會(huì )進(jìn)入高度文明之后,才意識到司空見(jiàn)慣了的山水的價(jià)值,自然山水也只有賦予深刻的文化內涵,才能產(chǎn)生迷人的魅力。所謂山水因文化而生動(dòng),文化因山水而精神。
  我們需要藝術(shù)大師。
  我們需要文學(xué)巨匠。
  我們需要大山歌舞。
  我們需要和諧九章!
  我很乎恩格斯針對中華民族精神的一句名言:“像你們的民族那樣偉大的民族,是經(jīng)得起任何危機的。沒(méi)有哪一次巨大的歷史災難不是以歷史的進(jìn)步為補償的。”
  ——作這溝通歷史與現實(shí)的使者,筆者謹以此名言為本書(shū)作結。

張家界旅游網(wǎng)

  免責聲明:除來(lái)源有署名為特定的作者稿件外,本文為張家界旅游網(wǎng)編輯或轉載稿件,內容與相關(guān)報社等媒體無(wú)關(guān)。其原創(chuàng )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jīng)本站證實(shí),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shí)性、完整性、及時(shí)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請自行核實(shí)相關(guān)內容。
分享到:

復制本文地址 收藏 打印文章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