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家界旅游攻略

這就是張家界

更新時(shí)間:2018-03-19 11:11:49 來(lái)源:www.durdah.com 編輯:銀云 已被瀏覽 查看評論
張家界旅游網(wǎng) 公眾微信號

這就是張家界
  銀云
  這是就湘西張家界了。
  千百座聳立挺拔的砂巖峰組成的峰林排闥而來(lái),傾潑而來(lái),奔涌呼嘯而來(lái),突兀地陡立在我面前。以靜靜地思考和久久的凝望,面對這大自然創(chuàng )造的如童話(huà)如仙境如悠悠思緒如漫漫歷史的藝術(shù)天地和美學(xué)世界,我不得不感嘆人類(lèi)世世代代積聚起來(lái)的藝術(shù)手段和千錘百煉的折射著(zhù)鉆石光芒的美麗語(yǔ)言顯得無(wú)能為力;埃及金字塔、世界屋脊上的布達拉宮、雅典巴特農神廟、墨西哥石壘的古天文臺、英國南部的圓形巨石陣、科洛西姆角斗場(chǎng)、復活節島石像群和柬埔寨吳哥塔群等等一切人造的巨型藝術(shù)品也顯得相形見(jiàn)絀。那些使冰冷的大理石、青銅和鐵有了生命的藝術(shù)大師如米開(kāi)朗基羅、羅丹、畢卡索,或者擁有北歐海洋景色的透納、擁有俄羅斯原野風(fēng)光的列維坦、擁有塔希提島原始情趣的高更,如果在張家界黃石寨凌空突出的巖石上,站成一尊尊思想者的石像,會(huì )不會(huì )也只能和我一樣長(cháng)嘆一聲呢?
  天文學(xué)和地質(zhì)學(xué)一直使我敬畏不已,這兩門(mén)科學(xué)最能開(kāi)闊人的視野、拓展人的胸懷,使人的思考產(chǎn)生深度,產(chǎn)生遙視星空,俯瞰地球,超越歷史的喜悅。區區一體積為一萬(wàn)零八百億立方公里的地球,在以光年計算空間距離的天文學(xué)眼光中,只是一粒芥籽,一星塵埃;而“|生年不滿(mǎn)百”的人類(lèi)個(gè)體和秦漢隋唐宋元明清的朝代更迭,在歷史以巖層紀年,生命以化石為證的地質(zhì)學(xué)眼光中也只是一縷青煙,一絲云霧。我穿行在張家界裸露著(zhù)銀灰色巖壁的砂巖峰林之間,沿著(zhù)石級攀援,一巖層一巖層地在心里默默往前跨向地質(zhì)年代,跨向這一帶曾是一片汪洋大海的三億八千萬(wàn)年以前。那時(shí),正值晚古生代泥盆紀未期,地球的陸地還是死寂荒涼的,沒(méi)有鳥(niǎo)類(lèi)伸開(kāi)羽翼的影子掠過(guò),沒(méi)有獨角犀牛、東方劍齒象和獅群的角的拼斗、牙齒的撕咬,甚至邊鬧得沸沸揚揚以寵大的恐龍為代表的爬行動(dòng)物橫行的時(shí)代都還沒(méi)來(lái)臨。生命剛剛完成了單細胞、藻類(lèi)、魚(yú)類(lèi)的進(jìn)化,這時(shí),某些原始的有肺魚(yú)類(lèi)從海里爬了出來(lái),開(kāi)始用四條粗短的從鰭進(jìn)化來(lái)的腳支撐著(zhù)搖搖晃晃的身體,出現在陸地上,成為最早的兩棲類(lèi)動(dòng)物。我們人類(lèi)最遠古的祖先也肯定加入了這向陸地生活進(jìn)發(fā)的行列。從無(wú)機物進(jìn)化到單細胞生命,然后出現了藻類(lèi)魚(yú)類(lèi)兩棲類(lèi)爬行類(lèi)哺乳類(lèi),最后出現了人類(lèi)---能思考自身來(lái)歷和能各種各樣的文字記載文明史的人類(lèi),能放飛擺脫地球引力的宇宙飛船和走出宇宙飛船漫步于太空的人類(lèi),這就是天體演化變幻和地球旋轉的目的嗎?我凝望張家界砂巖峰林的一層又一層海水沉積線(xiàn)和一道道浪蝕波痕,從心底升騰起作為生命體,特別是作為人類(lèi)一員的豪邁情緒。
  三億八千萬(wàn)年的海浪,曾在這里搖撼著(zhù)太陽(yáng)這顆古老而又青春常在的宇宙間的小星星,拍撫著(zhù)從云霧溟濛的大海深處長(cháng)出來(lái)的珊瑚礁,淘洗著(zhù)滿(mǎn)海灘的石英砂粒和海藻、貝類(lèi)、魚(yú)類(lèi)。然后,大地又隆動(dòng)、抬起、上升成坦坦蕩蕩的砂巖高原。大自然把握砂巖高原,遠比人類(lèi)的藝術(shù)大師把握大理石,把握青銅和鐵有著(zhù)更奇妙的技巧、目的和審美意識。在漫漫悠悠的時(shí)間里,大自然用涓涓細流沖刷,用山洪切割,用飄垂的瀑布陷落,用地震撕開(kāi),用膨脹的冰和鍥進(jìn)巖縫的樹(shù)根擠裂,用雷霆的刀、閃電的刀、風(fēng)霜雨雪的刀揮揮灑自如地砍削呀,精精細細地雕刻呀,切切磋磋地琢磨呀,才有了今天這擁有千百座砂巖巖峰的空前絕后的、獨一無(wú)二的、不可模仿的大創(chuàng )造。這樣的大創(chuàng )造打破了我們長(cháng)久以來(lái)形成的關(guān)于山的審美意趣:山在我們心目中是起伏的,有坡度的、是可以攀援的,是下面總比上面寬大厚實(shí)的金字塔構型,綠色也總是呈弧形自山腳漫向峰頂。
  張家界的一座座砂巖巖峰卻是怪誕粗放的有棱有角的陡直壁立,是垂直著(zhù)線(xiàn)條裸露著(zhù)銀灰色巖壁的多角的柱狀體。孤傲兀立的巖峰和巖峰之間自由自在,互不依存,有著(zhù)各自的瀟灑風(fēng)度、獨特造型和不同高度。有的巖峰下面反而比上面小,呈倒金字塔,宛若失重懸浮,有的巖峰傾斜著(zhù)或搖搖欲墜地吊掛著(zhù),顯現一種隨時(shí)都會(huì )壓下來(lái)的趨勢,透露出轟隆隆的威嚇和震懾,有的巖峰的一道道垂直的巨大裂縫自峰頂插到巖腳,似乎風(fēng)一吹就會(huì )訇然中開(kāi)。張家界砂巖峰林取消了弧形和曲線(xiàn),剛性的石英砂巖是一整塊一整塊地砰訇斷裂、坍塌、陷落,到處都是大自然橫吹豎削斜劈的痕跡,一道又一道緊繃繃的直線(xiàn)英武倔強地剛勁有力地甚至有點(diǎn)蠻橫無(wú)理地,在千百座砂巖巖峰延伸著(zhù)、嗄然中斷著(zhù)、錯雜著(zhù)、折皺著(zhù)、重疊著(zhù)。
  張家界的座座砂巖巖峰的頂部幾乎都是平整的臺地,樹(shù)木便集中在上面形成森林。猶如古武士戴著(zhù)青銅頭盔。樹(shù)干也如巖峰一樣或挺立或傾旺旺倒掛或糾纏或旋轉或彎曲或橫伸,蓬蓬勃勃地舒展枝條,興興旺旺地萌發(fā)葉片,然后又把落葉厚厚實(shí)實(shí)地腐爛在根部。它們如此死死生生、枯枯榮榮、舊舊新新地一代又一代在巖峰頂承繼
  延續,有著(zhù)傲視人和一節哺乳爬行類(lèi)脊椎動(dòng)物的優(yōu)越感,有著(zhù)塵世不可觸及的超脫感,有著(zhù)使中國歷史上那一次遺恨千古的大砍伐顯得無(wú)可奈何的自豪感。樹(shù)種,也許是風(fēng)吹送去的,是飄飄灑灑紛紛揚揚的雨球攜帶去的,是纖纖細細輕輕巧巧的白云舒卷去的,是拍打著(zhù)翅膀的鳥(niǎo)雀一邊歡囀一邊啄落翎羽時(shí)抖落去的。也許那些樹(shù)自砂巖高原時(shí)代就生長(cháng)在那里,有的樹(shù)和倒塌的巖層一齊倒塌了,沒(méi)有倒下的樹(shù)便世世代代站立在沒(méi)有倒下的巖峰頂。不管怎樣,樹(shù)種都不可能讓挪動(dòng)著(zhù)笨重軀體,背負沉甸甸的器官的人和四腳動(dòng)物帶上去。通往那些峰頂的路是沒(méi)有的----沒(méi)有求溫飽的生存之路,沒(méi)有宗教之路,沒(méi)有藝術(shù)之路,也沒(méi)有互相仇視互相殘殺和戰爭之路。那些原始意味十足的倒映雪峰的高原湖畔可能會(huì )被踐踏,那些奇妙的溶風(fēng)光中的鐘乳石可能會(huì )被拍打、敲擊、損斷。張家界峰林的巖峰頂和頂上的綠色卻誰(shuí)也無(wú)法褻瀆,那里只有云可以去撫摸,雨滴、冰粒、雪花可以去跳舞,鳥(niǎo)雀、巖鷹可以去棲息,輕靈的思想和飛翔的幻想可以去繚繞。
  在中華大地數不清的自然景觀(guān)中,張家界砂巖峰林風(fēng)光沒(méi)有任何傳統的文化負擔。它不同于神奇之黃山,雄偉之峨嵋,“會(huì )當凌絕頂,一覽眾山小”之泰山,除峻之華山,鐘秀之衡山,“連天向天橫”之天姥和“天梯石棧相鉤連”之蜀道,不同于岳陽(yáng)樓和庭湖,永州之野,錢(qián)江潮,“湖光瀲滟晴方好,山色空濛雨亦奇”之西湖,沒(méi)有那么多老子的道教色彩、釋迦牟尼的佛教色彩和孔子的儒教色彩,沒(méi)有那么多的廟宇、塑像、浮雕、摩巖勒字、碑刻和墓地塔林;也沒(méi)有屈原、謝靈運、酈道元、李白、杜甫、王維、柳宗元、白居易、蘇東坡、吳夢(mèng)窗、徐霞客、張岱的壯麗詩(shī)句和錦繡文章、沒(méi)有“前不見(jiàn)古人,后不見(jiàn)來(lái)者”的感嘆,沒(méi)有“先天下之憂(yōu)而憂(yōu),后城下之樂(lè )而樂(lè )’的抒懷,也沒(méi)有“連呼酒,上琴臺云,秋與云平”的豪放,地處僻壤荒野,古來(lái)歷稱(chēng)蠻夷之地的張家界只能被擁胡汽車(chē)、火車(chē)、飛機、攝影術(shù)、森林的人工采育和營(yíng)造的現代文明所發(fā)現和常識,張家界砂巖峰林風(fēng)光,和南極洲藍幽幽的冰大陸風(fēng)光,和乘坐飛機看到的云海風(fēng)光,和宇宙飛船上看到的以星空為背景的球狀的在地風(fēng)光,和踏上月球凝望的寂靜神秘的球形山風(fēng)光,和天文望遠鏡遙望的相距幾百萬(wàn)光年的旋渦形、橢圓形、蟹狀、棒旋狀的星云風(fēng)光等等,同屬于我們這個(gè)時(shí)代。這就是張家界,張家界是真正的現代風(fēng)。這就是張家界,張家界是真正的現代風(fēng)景線(xiàn)!它以朝暉夕照中砂巖巖峰的銀灰、金紅、淡紫、深褐、米黃的色彩變幻和云霧繚繞中砂巖巖峰若隱若現、若遠若近、若倒懸、若浮動(dòng)、若飄飛的景觀(guān)變幻;以它的夸張、變形、扭曲、傾斜、吊掛、懸浮、裂變和線(xiàn)條抽象,錚錚有聲地拓展了我們的美學(xué)領(lǐng)域。
  和張家界砂巖峰林默契配合的是這條旋轉回環(huán)在峰林間的金鞭溪。金鞭溪匯集了創(chuàng )造張家界砂巖峰林的山洪、雨水、雪水、冰水、泉水、自巖峰頂懸垂飄落的瀑布和樹(shù)葉藤蔓上悄悄滾落的露珠。水把巖峰上松動(dòng)的石頭、枯死的樹(shù)干、樹(shù)枝、樹(shù)根以及花瓣、草籽、青果挾帶下來(lái),一蕩一蕩地推擁撞擊在金鞭淪,敲出洪荒蠻野的韻致。伴金鞭溪的路,一會(huì )兒沿左邊溪岸伸展,一會(huì )兒又沿右邊溪岸蜿蜒。我可以踏著(zhù)排在溪面上的一個(gè)又一個(gè)大石塊,或者晃悠峭壁上垂下的千年古藤,從這邊溪岸到那邊溪岸,我也可以掬捧著(zhù)金鞭溪發(fā)散著(zhù)苔蘚香味、巖石香味和朽木腐葉香味的溪水洗我的手,洗我的腳,洗我的那顆沾附世俗塵埃的心。繪畫(huà)藝術(shù)家或雕塑藝術(shù)家也許會(huì )更多地在砂石峰林景觀(guān)中得到啟示和靈感,金鞭溪卻要留給音樂(lè )藝術(shù)家。大滴大滴的雨點(diǎn)雪粒舞蹈于巖峰頂的浪漫情調,雷電中峭壁倒塌,山洪暴發(fā)的瘋狂熱情,枯枝朽木和溪中巖石碰撞的哲學(xué)沉思,娃娃魚(yú)在星光月輝下爬上溪岸時(shí)帶哭腔的生命傾訴和春末杜鵑鳥(niǎo)染得紅巖壁上杜鵑花的啼血的生命呼喚,都可能構成和氣吞山河的貝多芬,和充滿(mǎn)夢(mèng)幻的柴可夫斯基,和色彩紛呈的德彪西相媲美的壯美宏大的樂(lè )章。
  我把頭枕在橫臥于金鞭溪的巨大的巖石上,張家界的千百座砂巖巖峰四合攏來(lái),把我包圍在悠悠遠遠的地質(zhì)歷史之海,生命之海,哲理之海和美學(xué)之海。我想起了三億八千年萬(wàn)年前匍匐在陸地,回望大海的我們最遠古的祖先,它們擠壓進(jìn)了哪一塊巖層呢?如果再過(guò)那么三億八千萬(wàn)年,金鞭溪會(huì )不會(huì )重又泛濫成汪洋大海?今天的太平洋或大西洋或印度洋會(huì )崛起新的大陸,新的張家界嗎?我身上所有的骨頭會(huì )有一塊成為化石嵌進(jìn)巖層呢?人類(lèi)和人類(lèi)的文明又將進(jìn)化到怎樣的地步呢?
  這,已經(jīng)超出我的想象了,超出張家界美學(xué)了。

復制本文地址 收藏 打印文章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