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特產(chǎn) 土特產(chǎn) 土特產(chǎn)

張家界的娃娃魚(yú)之父

更新時(shí)間:2018-03-19 12:18:45 來(lái)源:www.33519.com 編輯:本站編輯 已被瀏覽 查看評論
張家界旅游網(wǎng) 公眾微信號

   一提起山,給人的第一感覺(jué)就是陰森恐怖、寒氣逼人;如果是一個(gè)600米的山,能做什么用呢?湖南桑植縣一個(gè)叫王國興的人,為了一個(gè)600米的山,他花掉5年的時(shí)間,搭進(jìn)去養殖甲魚(yú)時(shí)積攢的千萬(wàn)資產(chǎn)。在這個(gè)人跡稀少的山里,他到底有一個(gè)什么驚天動(dòng)地的舉動(dòng)呢?
  
  這是聞名于世的張家界七眼泉自然保護區,在這里的深山里,住著(zhù)一戶(hù)人家,這家白色樓房的底下,有一條人工挖掘的長(cháng)600多米的山,里面藏有億萬(wàn)元的財富。
  
  王國興:“最多三年,四年以后,我們每年產(chǎn)出最少可以達到7個(gè)億以上。”
  
  王國興是這條山的主人。陰暗潮濕的山顯得神秘莫測。走進(jìn)內,眼前的一切讓記者大吃一驚。原來(lái),在這條神秘的山里,養殖著(zhù)成千上萬(wàn)條國家二級保護動(dòng)物娃娃魚(yú)。
  
  王國興:“這個(gè)市場(chǎng)價(jià)格是非常貴,那現在我們張家界一般都是2000元錢(qián)一斤,在北京也是3000,4000元錢(qián)一斤。”
  
  娃娃魚(yú)學(xué)名大鯢,是中國特有的珍稀水生動(dòng)物,受?chē)叶壉Wo。這里怎么會(huì )有這么多的娃娃魚(yú)?王國興養殖的這些娃娃魚(yú),是否合法?經(jīng)調查,記者發(fā)現,王國興不但有湖南省牧水產(chǎn)局頒發(fā)的娃娃魚(yú)馴養許可證和經(jīng)營(yíng)利用許可證。而且他還獲得了娃娃魚(yú)人工繁育方法等6項國家專(zhuān)利。他被當地人稱(chēng)為娃娃魚(yú)之父。
  
  王國興曾是張家界出了名的甲魚(yú)大王。他從1993年開(kāi)始養殖甲魚(yú)到2000年就積累了2000多萬(wàn)元的財富。
  
  正當周?chē)挠H戚朋友羨慕不已的時(shí)候,王國興卻突然撇下生意紅火的甲魚(yú),消失在張家界茫茫的深山里。2000年5月,王國興做出了一個(gè)決定,在荒無(wú)人煙的大山里,耗巨資挖一條長(cháng)達600多米的山。他要完成自己的一個(gè)夙愿,養殖娃娃魚(yú)。
  
  娃娃魚(yú)是地球上最古老的兩棲動(dòng)物之一,早在三億五千萬(wàn)年前就已經(jīng)存在,因為它的叫聲酷似嬰兒啼哭,故得名娃娃魚(yú)。它喜歡生活在山里的石縫和清涼溪流的穴內,歷經(jīng)幾億年的地球磨難,都沒(méi)有滅絕。
  
  湖南是娃娃魚(yú)的主產(chǎn)地之一,以張家界為重點(diǎn)的幾萬(wàn)平方公里的武陵山區都是娃娃魚(yú)的原產(chǎn)地。
  
  王國興的兒子王建文:“以前這河里面多的時(shí)候,隨隨便便翻開(kāi)一個(gè)小石塊,里面就有三四條的娃娃魚(yú)。”
  
  王國興:“七八歲一個(gè)小孩的話(huà),每天可以抓到一兩百條娃娃魚(yú),有那么多。”
  
  娃娃魚(yú)躲過(guò)了天災,卻沒(méi)有躲過(guò)人禍。因其有很高的營(yíng)養價(jià)值和使用價(jià)值,到上個(gè)世紀九十年代,娃娃魚(yú)的黑市價(jià)格達到2000多元錢(qián)一斤。盡管1986年娃娃魚(yú)被列為國家二級保護動(dòng)物,但仍有一些人鋌而走險,偷捕娃娃魚(yú)。張家界特有的娃娃魚(yú),瀕臨滅絕。這個(gè)時(shí)候,王國興決定挽救娃娃魚(yú)。另外,根據國家野生動(dòng)物保護法,娃娃魚(yú)人工馴繁的子二代、傷殘體以及不能生育的,可以上市經(jīng)營(yíng)銷(xiāo)售。
  
  王國興:“子二代就是野生娃娃魚(yú)的孫子,它的父親是子一代。”
  
  湖南省張家界市科技局局長(cháng)丁云勇:“按照國家這個(gè)農業(yè)部,它有個(gè)要求,就是娃娃魚(yú)的子二代就可以市場(chǎng)化了。”
  
  王國興感覺(jué)到,這是一項有著(zhù)廣闊前景的養殖業(yè),它的價(jià)值不可估量。但人工養殖娃娃魚(yú)的孵化率卻非常低,僅為2%至5%。
  
  湖南省桑植縣縣長(cháng)劉澤友:“因為娃娃魚(yú)雌雄交配,它有一個(gè)時(shí)間差,而它們這個(gè)產(chǎn)卵期不可能集中在一個(gè)時(shí)期,所以這個(gè)時(shí)間差,就制約了他們這個(gè)受精。”
  
  為了攻破娃娃魚(yú)的繁育難關(guān),從上個(gè)世紀八十年代開(kāi)始,國家的研究機構,以及湖南省的一些水產(chǎn)專(zhuān)家,都進(jìn)行了大規模的投入和研究,結果卻是無(wú)功而返。而王國興卻要開(kāi)山養娃娃魚(yú),這在娃娃魚(yú)的養殖歷史上,是破天荒的一件事。
  
  王國興:“別人都說(shuō),這打隧,修鐵路,修公路打隧道,沒(méi)有聽(tīng)說(shuō)你養魚(yú),養娃娃魚(yú)有人工打隧道的。”
  
  王國興的兒子王建文:“當時(shí)過(guò)的日子已經(jīng)不愁了。要把這個(gè)錢(qián)全部投下去,打一個(gè)山,就是為了繁殖娃娃魚(yú),所以我們很不理解。”
  
  做出這種瘋狂舉動(dòng)的王國興,被認為有神經(jīng)病。別人拿錢(qián)搞房地產(chǎn)、炒股,他卻把養甲魚(yú)賺來(lái)的錢(qián)愣往水里扔。
  
  王國興:“你不管怎么說(shuō)。我一定要走到底,一定把娃娃魚(yú)怎么樣大量的繁殖,規?;敝?。”
  
  王國興獨自跑到山里,用了一個(gè)多月的時(shí)間,尋找適合挖山的地方。到底是什么原因,讓王國興不惜投下上千萬(wàn)的資金,執意用挖山的方法來(lái)養殖娃娃魚(yú)呢?
  
  王國興:“沒(méi)有第一手資料,不能冒這個(gè)險,我通過(guò)五六年觀(guān)察摸索,我說(shuō)我有信心。”
  
  什么樣的第一手資料,讓王國興如此充滿(mǎn)信心?原來(lái),他在養殖甲魚(yú)的時(shí)候,就開(kāi)始涉足了娃娃魚(yú)的養殖。由于不能成功繁育幼苗,一直沒(méi)有形成規模。
  
  王國興走遍了張家界所有大大小小的天然溶,尋找野生娃娃魚(yú)的蹤跡,來(lái)觀(guān)察天然的繁殖環(huán)境和繁殖規律。張家界喀斯特地貌形成的溶,更是險象環(huán)生。有一天,王國興走進(jìn)一個(gè)很深的溶,意外卻發(fā)生了。
  
  王國興:“燈搞壞了里面,當時(shí)沒(méi)有準備,帶了一盞燈,進(jìn)去以后,里面呢,坑坑洼洼的,很多的石頭,又是彎度也非常大,進(jìn)去以后摸也摸不到路,看也看不到路,只聽(tīng)到那個(gè)水,溪水嘩嘩地響。出來(lái)也出來(lái)不了。”
  
  燈滅了,像水下迷宮一樣的溶漆黑一片,摸索了幾個(gè)小時(shí)的王國興感覺(jué)自己一直在沿著(zhù)一根石柱旋轉。
  
  王國興:“后來(lái)我把衣服撕開(kāi)撕成一塊一塊的,貼在石頭上面,慢慢慢慢地摸出來(lái)的。”
  
  王國興把衣服撕成布條,摸到一處石柱就綁上一根布條,終于摸到了溶的出口。這次的劫難余生,卻讓王國興尋到了多年都見(jiàn)不到的娃娃魚(yú),而且是一群。
  
  兩天以后,王國興再次走進(jìn)了這個(gè)溶。這次他還帶上了被子和干糧,他要住在里觀(guān)察娃娃魚(yú)。
  
  王國興的兒子王建文:“就是在那個(gè)上面搭一個(gè)草棚。大部分時(shí)間都住在這兒,然后我們的話(huà),有時(shí)候給他送送糧食,送送干糧這樣的。”
  
  這樣的生活,王國興堅持了5年。他發(fā)現,娃娃魚(yú)產(chǎn)卵孵化幼苗,全部都在陰暗潮濕的里。水質(zhì)不僅要干凈,而且還得是恒溫環(huán)境,最重要的一點(diǎn)是不能見(jiàn)光。有了這第一手資料后,王國興就產(chǎn)生了,開(kāi)山挖,養殖娃娃魚(yú)的大膽想法。
  
  整一年的時(shí)間,王國興終于打成了一條長(cháng)602米,寬5米,高3米的山。用管道把外的泉水引到內,形成了活水養殖。一年四季,內的溫度都恒定在 15到20度之間,很適合娃娃魚(yú)的生長(cháng)。娃娃魚(yú)是肉食類(lèi)動(dòng)物,魚(yú)類(lèi)和動(dòng)物內臟是它的最佳餌料。兩天飼喂一次,食量也不大。
  
  王國興的兒子王建文:“20多斤的娃娃魚(yú),吃這么小塊就行了。吃3到4斤魚(yú)能夠長(cháng)一斤娃娃魚(yú)。在咱們這個(gè)環(huán)境下,基本上不得病。用餌料的時(shí)候不能夠攜帶病菌,其它的都不用任何的藥物來(lái)預防。”
  
  2002年秋季,王國興的恒溫山里,繁育出了上千條的娃娃魚(yú)。他養殖繁育娃娃魚(yú)的技術(shù)得到了專(zhuān)家和權威部門(mén)的認可。
  
  中國工程院院士劉筠:受精率是70%多,孵化率也是70%多,這個(gè)數字應該說(shuō)是個(gè)創(chuàng )紀錄的數字,所以我表個(gè)態(tài),支持這個(gè)項目,支持。”
  
  到了2003年,王國興養殖的娃娃魚(yú)逐漸進(jìn)入成熟期,眼看就能大規模養殖了。而在這個(gè)時(shí)候,一場(chǎng)災難卻不期而致。
  
  夏天是多雨的季節,這一天,幾十年不遇的一場(chǎng)暴雨不停地下了一天一夜。夜里11點(diǎn),王國興來(lái)到口,眼前的一幕讓他非常震驚。
  
  王國興:“我一看里面的水最少1.5米以上了。把那個(gè)鐵門(mén)都沖跑了,那個(gè)鐵門(mén)是2000多斤。沖到那個(gè)河里面去了。”
  
  因為內與外有許多相通的孔,大量雨水從山上涌進(jìn)來(lái),狹小的山涌動(dòng)成了一股洪流。上千條娃娃魚(yú)被洪水沖得七零八落。
  
  王國興:“把衣服脫光了我進(jìn)去以后,這手抓一條,那手抓一條。我救出來(lái)大概好幾條。最后我看有一條魚(yú),一條母魚(yú)。”
  
  這是一條30多斤的種娃娃魚(yú)。培養一條種魚(yú),要好幾年甚至十多年的時(shí)間。這條種娃娃魚(yú)正被洪水沖向外。
  
  王國興:“浮在水上面,嘴巴張得好大,抓著(zhù)是滑的,撲了兩三次都沒(méi)有抓住。后來(lái)我沒(méi)辦法,我就把手,這個(gè)手就伸到它嘴里面,它一口就把我咬住了。”
  
  娃娃魚(yú)長(cháng)有鋒利的牙齒,一旦咬住東西就不松口。
  
  王國興:“娃娃魚(yú)咬到東西以后,它是360度打轉,打轉以后,把你這個(gè)肌肉,這個(gè)靜脈血管,全部都給你咬斷了。”
  
  王國興強忍劇痛,硬是把這條30多斤重的娃娃魚(yú)抱到了養殖池子里,而他卻被咬斷了一根手指。
  
  王國興:“我當時(shí)都暈倒了,這個(gè)血管,這個(gè)地方,當時(shí)這個(gè)地方,動(dòng)脈都咬斷了。起碼出了1000多CC血。五月份那個(gè)溫度非常高,就爛掉了。”
  
  王國興的妻子鐘美濃:“好幾個(gè)月才好,長(cháng)幾個(gè)月才好。”
  
  1400多條娃娃魚(yú)被洪水沖走,損失800多萬(wàn)元。王國興幾乎是傾家蕩產(chǎn),為了支撐下去,他四處籌集資金,幾年的時(shí)間,王國興由當地的富戶(hù)變成了負債大戶(hù)。
  
  天無(wú)絕人之路,2005年,在眾多專(zhuān)家的實(shí)地考證下,王國興的娃娃魚(yú)養殖場(chǎng),獲得了湖南省畜牧水產(chǎn)局頒發(fā)的經(jīng)營(yíng)利用許可證。當時(shí),成年娃娃魚(yú)的市場(chǎng)售價(jià)高達上千元,甚至數千元一公斤。
  
  王國興:“賣(mài)種魚(yú)就更貴了,現在就是說(shuō),大概是5、6公分的種魚(yú),現在賣(mài)到800元錢(qián)一尾。”
  
  2006年,王國興的山里已經(jīng)養殖了2萬(wàn)多尾娃娃魚(yú),成了遠近聞名的娃娃魚(yú)繁育養殖基地。在洪水中,被他逮住的這條種娃娃魚(yú),已經(jīng)長(cháng)到130多斤。盡管為它丟了一截手指,王國興依然很欣慰。
  
  王國興:“產(chǎn)了1000多粒卵,孵出來(lái)大概1000多尾苗子。那條魚(yú)按現在的價(jià)值來(lái)說(shuō)就是100多萬(wàn)了。”
  
  現在,王國興又開(kāi)了一家金鯢大酒店,把國家允許銷(xiāo)售的娃娃魚(yú)搬上了餐桌,吸引了眾多的國內外賓客前來(lái)品嘗。
  
  酒店廚師周裕倬:“這個(gè)娃娃魚(yú)14斤。我們一般是2800一斤,那么這一條下來(lái)可能就是3萬(wàn)多吧。”
  
  酒店經(jīng)理張釋仂:“像這種娃娃魚(yú),都是經(jīng)過(guò)專(zhuān)家簽字以后,我們才敢宰殺。再賣(mài)給顧客的。”
  
  顧客劉冬霞:“非常鮮,然后一個(gè)是香,還有一個(gè)是比較軟,然后還帶有一點(diǎn)糯的感覺(jué)。”
  
  顧客石雙林:“我覺(jué)得他敢這么正大光明的在這個(gè)酒店賣(mài)的話(huà),如果它不是子二代,他不敢這么做。那我吃得比較舒心,吃得比較開(kāi)心。”
  
  除了山以外,王國興又擴建了一個(gè)娃娃魚(yú)養殖場(chǎng)。他還帶動(dòng)了當地的一些農戶(hù)養殖娃娃魚(yú),并簽訂了回收合同。
  
  養殖戶(hù)趙繼新:“我現在養了上千條娃娃魚(yú)。大的有5到8公斤的。算這個(gè)賬的話(huà),一年可能賺幾百萬(wàn)元錢(qián)。”
  
  養殖戶(hù)王國大:“養在衛生間里邊了。養了七八條。我這是2006年5月份搞了的苗。買(mǎi)的時(shí)候大概一條有4兩左右吧,現在看來(lái)大的有一斤左右。”
  
  目前,王國興和華中科技大學(xué)等部門(mén)聯(lián)合,正在研制開(kāi)發(fā)娃娃魚(yú)的深加工產(chǎn)品。他最大的夢(mèng)想就是把娃娃魚(yú)做成一個(gè)大的產(chǎn)業(yè),富了自己,也富了家鄉的父老鄉親。
  
  湖南省桑植縣縣長(cháng)劉澤友:“如果實(shí)現了預期的目標,那么企業(yè)不是一兩個(gè)億的產(chǎn)值。企業(yè)給我縣里的稅收,那么可以達到四五千萬(wàn),而我們縣里目前的財政收入,就是6000多萬(wàn),那么他這個(gè)企業(yè),就會(huì )使我們縣里的財政實(shí)現翻番。”

 

以上部分圖片均來(lái)自互聯(lián)網(wǎng),出處不詳,請作者與本站聯(lián)系。

張家界旅游網(wǎng)

  免責聲明:除來(lái)源有署名為特定的作者稿件外,本文為張家界旅游網(wǎng)編輯或轉載稿件,內容與相關(guān)報社等媒體無(wú)關(guān)。其原創(chuàng )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jīng)本站證實(shí),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shí)性、完整性、及時(shí)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請自行核實(shí)相關(guān)內容。
分享到:

復制本文地址 收藏 打印文章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