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點(diǎn)排行
更多>>

張家界黃石寨

更新時(shí)間:2018-03-19 11:22:49 來(lái)源:www.durdah.com 作者:本站編輯 點(diǎn)擊數:

概述
    “不上黃石寨,枉到張家界。”黃石寨是一個(gè)巨大的凌空觀(guān)景臺,平均海拔1100多米,相對高度800多米,山頂面積大約250畝,主要風(fēng)景特色為寨高臺平,石奇峰秀,被稱(chēng)作“擴大的盆景,縮小的仙境”。

    黃石寨又叫黃獅寨、黃絲寨、黃氏寨等。關(guān)于黃石寨名稱(chēng)來(lái)歷有很多種說(shuō)法,目前最流行的“版本”是:相傳漢留侯張良曾隱居青巖山(張家界的原名),在山頂煉丹修仙以避免無(wú)盡的朝廷紛爭,不料有一天被官兵發(fā)現,官兵很快包圍了整個(gè)山寨,情況萬(wàn)分危急,幸虧他師父黃石道人搭救,才化險為夷。因為這兒是黃石道人顯靈的地方,所以叫“黃石寨”。

    “山頂走一走,活動(dòng)九十九;山頂爬一爬,活到九十八。”寨頂空氣清新,不僅可以“洗肺”,還可以“美容”,對身體有很多好處。環(huán)寨一游,路程3000多米,大約需要2小時(shí),絕美的風(fēng)景讓人目不暇接;六奇閣、摘星臺、五指峰、前花園、回音壁、黑樅垴、天橋遺墩、飛云、霧海金龜等等,真可謂是“五步稱(chēng)奇,七步叫絕;十步之外,目瞪口呆”。

六奇閣

    “不識廬山真面目,只緣身在此山中。”為了您不在這深山老林中迷失方向,在環(huán)寨游覽之前,我們先登上黃石寨頂唯一的一處人文景觀(guān)——六奇閣,作一番遠望。

    古人講求“深山藏古寺”的意境,現代人追求人與自然的和諧之美。凡到名山大川,我們很容易看到各式各樣的亭臺樓閣。眼前這個(gè)樓閣便是如此。

    為什么叫它六奇閣呢?有人說(shuō),這六奇是山奇、水奇、石奇、云奇、動(dòng)物奇、植物奇,總之是無(wú)所不奇。六奇閣的“六”,暗含“六合”之意,“六合”是指上下和東南西北四方,泛指一個(gè)相對完整的空間。著(zhù)名教授羊春秋游覽此閣后,曾寫(xiě)了這樣一副名聯(lián):“名動(dòng)全球,到此實(shí)堪三擊節;勢撥五岳,歸不來(lái)用再看山。”

   “欲窮千里目,更上一層樓。”登上六奇閣,向南望,峰林密集、深不見(jiàn)底的峽谷便是金鞭溪。往北望,便是黃石寨,這是一個(gè)巨大的高地平臺,四周是幽深的峽谷,峽谷中一支支石峰拔地而起,形態(tài)各不相同。這些山峰全部屬于一個(gè)家族——石英紗巖,這種地貌在地質(zhì)學(xué)上稱(chēng)之為石英紗巖峰林地貌。它們是怎樣形成的呢?著(zhù)名地質(zhì)學(xué)家陳國達教授曾這樣寫(xiě)道:“曾是臺地淺海濱,沉沙結石廣平伸。造山揭出地洼帶,褶斷誕生節理紛。升露巖層遭水蝕,劈為崖柱順裂紋。萬(wàn)年雕鏤功成漸,繡就畫(huà)圖稀世珍。”

    面對這渾然天成的無(wú)限風(fēng)光,不由地讓人感慨萬(wàn)千:這些奇峰怪石的形成是多么不容易啊,“年年歲歲‘山’相似,歲歲年年人不同”,“人生有限,世事無(wú)窮”,人生百年,彈指一揮間,與億萬(wàn)年的山峰相比,我們只不過(guò)是茫茫宇宙中的匆匆過(guò)客。“海陸從來(lái)無(wú)靜止,風(fēng)云自古永流遷。”其實(shí),人在變,山也在變,每一年、每一天,甚至每一分、每一秒這些山峰都不相同。

摘星臺

    1983年11月28日,國務(wù)委員張勁夫在此游覽時(shí),把這個(gè)觀(guān)景臺命名為摘星臺,并信口吟詩(shī)一首:“千峰競秀,萬(wàn)木蔥蘢,琳瑯滿(mǎn)目,美不勝收。雖非天上,不似人間,借以喻此,不為過(guò)也。”古詩(shī)云:“危樓高百尺,手可摘星辰。不敢高聲語(yǔ),恐驚天上人。”這兒就很有這樣的意境。當繁星滿(mǎn)空、清風(fēng)徐來(lái),站在臺上,您情不自禁就想伸手去摘頭頂上閃閃發(fā)亮的星星,或是想唱幾句“摘下滿(mǎn)天星”或其它跟星星有關(guān)的歌。若逢雨天,雖無(wú)星星可摘,但獨立臺上,腳下云霧繚繞、風(fēng)云變幻,如騰云駕霧一般。若遇晴天,峽谷中奇峰怪石、蒼松翠柏,盡收眼底,真是“會(huì )當凌絕頂,一覽眾山小。”

五指峰

    “橫看成嶺側成峰”,換一個(gè)角度來(lái)看摘星臺上望到的那一片山峰。其中五支石峰一字排開(kāi),形狀好像手指。當地人說(shuō)這是如來(lái)佛的手指——其實(shí)更像我們自己的手指,我們相象中的手指,大自然的“手指”——這些美景、奇景,本來(lái)就是出自大自然之手。

回音壁

    眼前這支石峰,猶如一幅天然屏障,平滑的石壁好像被巨斧劈過(guò)、利劍削過(guò)一樣。聲音撞擊在石壁上,能產(chǎn)生很大回音。不信試試?您惹跟她打一聲招呼“噯”,她也向您打招呼“噯”。假如您對著(zhù)她大喊一聲“我——愛(ài)——你”,她一定會(huì )大聲回答“我——愛(ài)——你”。

前花園

    這個(gè)深不見(jiàn)底的峽谷中,數不清的石峰石柱密集廣布,爭頭露角,形成浩瀚的峰林。像人、像獸、像針、像線(xiàn)、像刀、像槍、像瓶、像塔、像世間成物,或連綿起伏,或嶙峋挺拔,千姿百態(tài),好像天下所有奇峰怪石都來(lái)這個(gè)峽谷,正在開(kāi)一個(gè)盛大的Party(慶祝會(huì ))。面對這個(gè)“放大的盆景,縮小的仙景”,一種歡樂(lè )、舒暢的感覺(jué)油然而生。您是想喊,想叫,想拍照,還是想縱身一跳?想喊、想叫或是想拍照都沒(méi)問(wèn)題,只是千萬(wàn)別想跳,一“跳”便成千古恨,下面可是從來(lái)沒(méi)有人去過(guò)。傳說(shuō)這是王母娘娘的御花園——王母娘娘未必真有,但說(shuō)這兒是花園卻名副其實(shí)。張家界陽(yáng)光充足,雨量充沛,“四季花兒開(kāi),一年春常在”,特別是陽(yáng)春三月,山花爛漫,五顏六色,美不勝收。

    朱镕基總理考察這兒以后,曾寫(xiě)了一首詩(shī),其中一句是“張家界頂有神仙”張家界真有神仙嗎?假若真有,或許就是我們——有幸欣賞到如此“仙境”的人——“此‘景’只應天上有,人間難得幾回‘看’”。難怪有人還有這樣的想法:“浮生若大夢(mèng),悠悠天境。我欲結茅舍,樂(lè )此不愿還。”

黑樅垴

    這座拔地而起高300多米的巨大山峰,四面絕壁,頂部面積約4公頃,上面長(cháng)著(zhù)黑黝黝一大片原始森林。20世紀70年代,曾有林場(chǎng)工人試圖爬上去考察,但因下雨石滑,無(wú)功而返。借助望遠鏡,可以清楚地看到上面生長(cháng)的武陵松——說(shuō)起武陵松(又名巖松),可能沒(méi)有黃山松那么出名,但其特色卻絲毫不遜于黃山松,堪稱(chēng)張家界一絕。有人說(shuō):“桂林醉人是漓江清,峨眉風(fēng)流是金頂云,華山險在倚天看,廬山美在泉中聽(tīng),不及湘西武陵源,數千奇峰纏綠云,石上長(cháng)森林。”“石上長(cháng)森林”說(shuō)的就是武陵松。她“千年長(cháng)不大,萬(wàn)年長(cháng)不老”,長(cháng)在絕頂之上或絕壁之中,不論風(fēng)吹雨打,嚴寒酷署,總是精神煥發(fā),一看見(jiàn)這瘦小而蒼勁的武陵松,就不由讓人頓生對生命的敬意。

    如果張家界山頂上沒(méi)有武陵松,就好比一位天姿國色的美女沒(méi)有一頭烏黑亮麗的頭發(fā)一樣,不免讓人感到很遺憾。我們平常在肥沃的土地上栽樹(shù),都很難保證百分之百成活。然而,張家界石頭上面的森林卻如此郁郁蔥蔥,可以說(shuō)是“峰頂站著(zhù)松,峰壁掛著(zhù)松,峰隙銜著(zhù)松,松枝搖曳三千峰”。

    水是生命之源。沒(méi)有水,就無(wú)所謂生命。武陵松生存的石壁,四面凌空,并不具備蓄水的條件。那么,她“喝水”的問(wèn)題怎么解決呢?張家界一年四季雨量充足,空氣濕潤,峰林生長(cháng)在峽谷中間,峰林外圍都是高山地帶,以高山為沿,形成一個(gè)很大的“盆”,“盆”四周的高山作用極大,可以阻擋外來(lái)的大風(fēng),使“盆”內霧氣不輕易散掉,始終保持空氣足夠的溫度。此外,武陵松屬于針葉類(lèi)植物,水份不易蒸發(fā),不喜歡“喝”太多水。

    “喝水”沒(méi)什么問(wèn)題了,“吃飯”又如何解決呢?她出生的地方很“窮”,石壁之上幾乎沒(méi)有什么土壤,土壤里也幾乎沒(méi)什么養料。怎么辦?她把目光瞄上了空氣中一種真菌,并想辦法把它吸收下來(lái),讓其依附到自己身上。天長(cháng)日久,這種真菌不能斷地在松樹(shù)下聚集,將松樹(shù)根系改造成一種特殊的“菌根”。這種“菌根”能將巖石中的無(wú)機物變成養料,并將其貯存起來(lái),均衡使用。另外,武陵松還不時(shí)能從空氣中直接吸收少量氮氣,“吃飯”問(wèn)題也就基本解決了。

    解決了“喝水”和“吃飯”問(wèn)題,怎樣才能在這光滑而又堅硬的巖石上“居住”下來(lái)呢?這主要在于她發(fā)達的根須,根須總是在尋找著(zhù)石縫,一條根扎穩了,另一條根又在尋找更大的縫隙。這也正是她的根須總呈放射狀四處“爬行”的原因。

    武陵松“傳宗接代”的方式也很有意思。她們主要是靠鳥(niǎo)兒和山風(fēng)把種子播散到懸崖絕壁之上。這種無(wú)意間的“行為”,竟然使得武陵松“百子千孫”、“人丁興旺”。

天橋遺墩

    “誰(shuí)說(shuō)天宮風(fēng)物好,人間即此勝天宮。”黃石寨與袁家界之間的峽谷中,千姿百態(tài)的石峰一支支、一排排、一層層,猶如山的海洋。在山風(fēng)吹拂下,一股山的氣息撲面而來(lái)。這兒有6座高200多米的橢圓形石柱,一字排開(kāi),中間兩支石峰較高,兩邊兩支山峰漸次降低,略呈弧形。雨過(guò)初睛,彩虹為橋,青山為墩。“遺墩”長(cháng)在,“天橋”卻不常有,人稱(chēng)此景為天橋遺墩。有人這樣寫(xiě)道“仙橋玉柱尚依然,齊插青云碧落間。愿得長(cháng)虹橋一架,廣寒宮里下嬋娟。”

飛云

    “人在崖上走,云從腳下一。”對面那巨大厚實(shí)的石壁中間,有一個(gè)大巖,深10余米,寬約5米。這是怎樣形成的呢?當硬巖層蓋于石峰之巔時(shí),如果下部是軟弱巖層,在風(fēng)化水蝕作用下會(huì )風(fēng)蝕得較快,便形成穴。飛云,景如其名,內外常有云霧飛飄——有時(shí)候,霧氣輕輕地、慢慢地、“纏纏綿綿”地從里飄出來(lái),向四處彌漫,彌漫上升,上升彌漫,一直升騰彌漫到各個(gè)石峰的頂部,給綠色的山谷披上一層素潔的薄紗——比世上所有新娘的婚紗都漂亮。此時(shí)眺望山谷,如霧里看花、水中望月,充滿(mǎn)無(wú)限朦朧美和神秘感!接著(zhù),谷底云霧變得越來(lái)越濃、越來(lái)越濃,風(fēng)起云涌,很難分清這到底是云,還是霧,好像撲面而來(lái)的便是霧,舒卷而去的便是云。云霧隨風(fēng)飄蕩,瞬息萬(wàn)變。有時(shí)如驚濤拍岸,有時(shí)像萬(wàn)馬奔騰。云霧急劇地流動(dòng),自由地飛舞,不久,濃霧漸漸隱去,綠色的山谷漸漸地變得清晰起來(lái)。而在遠處仍然薄霧迷茫,云霧平鋪在一支支石峰之下,好像一片大海。一支支石峰只露出一個(gè)個(gè)尖頂,如大海里的小島。這種奇特景觀(guān),大概就是古人所說(shuō)的“云鋪海”吧。這時(shí)放眼望去,已經(jīng)看不見(jiàn)在何處,分不清東西南北,隱隱約約中有一種飄飄浮浮的感覺(jué)?是云在動(dòng),風(fēng)在動(dòng),霧在動(dòng),山在動(dòng),還是心在動(dòng)?

霧海金龜

    這石峰平頂上有一塊橢圓形巖石,中間微微隆起的部分很像烏龜殼,前面伸出的部分很像烏龜頭。之所以如此形象,從地質(zhì)學(xué)上來(lái)說(shuō),主要是由于硬軟相同的平緩巖層所致。下面的軟層較塊地被風(fēng)化水蝕而凹入,有時(shí)加上重力崩塌后,蓋在它上面的巖層便顯得凸出,形成凌空的平臺,成為奇景。假若是雨天,在云霧繚繞中望去,這只龜好像正探頭探腦,背著(zhù)龜殼,一步一步向霧海爬去。如果是晴天,落日的余輝照在巖石上,閃閃發(fā)光,呈金黃色,精神抖擻的她,似乎正以一種塵世中望塵莫及的超脫感,欣賞著(zhù)“夕陽(yáng)無(wú)限好”的黃昏!人們常說(shuō)“龜鶴千年”,這只龜卻存在了千萬(wàn)年都不止。多少年來(lái),在無(wú)數次云霧中,在無(wú)數個(gè)夕陽(yáng)下,她爬呀爬,從遠古爬到現在,爬到我們身邊,爬向遙遠的未來(lái)。有人這樣寫(xiě)道:“走千山,過(guò)萬(wàn)水,難忘張家界風(fēng)光美,美在山中笑,美在云霧飛,奇花朵朵放異彩,百鳥(niǎo)登枝開(kāi)歌會(huì ),天橋凌空架,落日等金龜。”

自前山登山游概述
    喜歡登山而又體力較好的朋友,可以由前山上,后山下,這是另一番風(fēng)景,別有情趣。從前山上山共有3800多個(gè)臺階,一般需要3個(gè)多小時(shí),沿途主要景點(diǎn)有:杉林幽徑、羅漢迎賓、海外來(lái)客、天書(shū)寶匣、南天一柱等。

杉林幽徑

    這一大片杉樹(shù)林是由張家界國營(yíng)林場(chǎng)(張家界國家森林公園的前身)工人們種植的。過(guò)去“大煉鋼鐵”運動(dòng),差點(diǎn)把張家界的山頭全部變成了光頭。后來(lái),一些林場(chǎng)工人抱著(zhù)“頭發(fā)白在張家界,牙齒掉在張家界,死了埋在張家界”的決心,“獻了青春獻終身,獻了終身獻子孫”,發(fā)誓要植樹(shù)造林,綠化張家界。幾十年過(guò)去了,許多人綠了青山白了頭,他們的心愿終于變成了眼前的現實(shí)。腳下這條彎彎曲曲而又平平整整的游道是20世紀80年代修建的。漫步其上,山風(fēng)陣陣、鳥(niǎo)雀聲聲、奇花朵朵,群峰在樹(shù)林中若隱若現,很有“蟬鳴林逾靜,鳥(niǎo)鳴山更幽”的幽靜與“采菊東籬下,悠然見(jiàn)南山”的悠然。

羅漢迎賓

    杉樹(shù)林中有一支山峰,很像一位羅漢,光光的頭、圓圓的臉、鼓鼓的肚皮,眉開(kāi)眼笑,好一副“開(kāi)口便笑,笑天下可笑之人;大肚能容,容天下難容之事”的樣子。尤其是他口中還念念有詞,好像在說(shuō):“歡迎您來(lái)張家界!”

大巖屋、仙丹葫蘆

    眼前這塊石壁上,中間突出一塊很大的巖罩,形成了一個(gè)高3米,進(jìn)深1—3米,寬20多米的巖屋,人稱(chēng)大巖屋。這屋以前有窮人住過(guò),當年林場(chǎng)工人也曾在這兒安營(yíng)扎寨。這兒現在一來(lái)可以休息,二來(lái)可以觀(guān)景。巖屋下20米,有一支山峰很像葫蘆,名叫仙丹葫蘆。有人說(shuō)那有點(diǎn)像湘泉集團“酒鬼酒”的酒瓶,也有人說(shuō)有點(diǎn)像王母娘娘的花瓶。自然景觀(guān)很多時(shí)候往往是這樣,三分相像,七分想象,不說(shuō)不像,越說(shuō)越像。

海外來(lái)客

    與我們迎面而立的這座石峰,很像一個(gè)老外。他身材高高大大,鼻子、嘴巴、眼睛、眉毛、耳朵都可以看得一清二楚,頭頂上的灌木叢很像他卷曲的頭發(fā),尤其是他鼻子是典型的“鷹鉤鼻”。當地人挺有意思,常常以鼻梁高低來(lái)區分您是中國人,還是外國人。過(guò)去這里人都叫他“洋鬼子”,現在對外開(kāi)放,發(fā)展旅游,山民的思想解放了,親切地稱(chēng)之為“海外來(lái)客”。

天書(shū)寶匣

    眼前這座石峰上面,五棵松樹(shù)圍繞著(zhù)石匣子,匣子有一個(gè)匣蓋,一半蓋于其上,一半懸空。整個(gè)看起來(lái)很像一個(gè)抽開(kāi)半截蓋子的古代書(shū)匣。“誰(shuí)識其中秘,洪荒或有仙?”有一個(gè)傳說(shuō)是這樣說(shuō)的:從前,有個(gè)叫張得利的財主,四體不勤,五谷不分,卻一心想當皇帝。聽(tīng)說(shuō)匣中有天書(shū)三卷,取得便可以當皇帝,他便千方百計想把天書(shū)弄到手。但因為太貪心、太愚蠢,取天書(shū)時(shí)不小心一頭跌下山崖,一命嗚呼。這個(gè)蓋子就是當年他抽開(kāi)后沒(méi)來(lái)得及蓋上的。傳說(shuō)畢竟是傳說(shuō),試想,那種神奇無(wú)比的寶匣豈是一個(gè)又貪心又愚蠢的地主所能抽開(kāi)的?那是大自然鬼斧神工造就的——如果這個(gè)寶匣中真有天書(shū),想必天書(shū)上寫(xiě)的也絕不是教我們怎樣當皇帝,或許,天書(shū)上寫(xiě)的是:讓我們熱愛(ài)、保護、享愛(ài)大自然,與大自然和諧相處吧。

天門(mén)、南天一柱

    兩支山峰圍成一道天然小石門(mén),大有“一夫當關(guān),萬(wàn)夫莫開(kāi)”之勢,人稱(chēng)南天門(mén),據說(shuō)過(guò)了這道門(mén)就是天堂。不過(guò),說(shuō)來(lái)也奇怪,穿過(guò)山門(mén)之后,山勢為之一變,奇峰怪石,蒼松翠柏,美不勝收,不是天堂,勝似天堂。前面這支位于南天門(mén)身邊高200多米的孤立石峰,叫南天一柱。它與一般的山峰不大相同,一般的山峰是下面粗、上面細,而它是上面粗、下面細。山風(fēng)吹來(lái),這根石柱好像搖搖欲墜,驚心動(dòng)魄之余,仿佛耳邊還能隱隱約約聽(tīng)到億萬(wàn)年前地殼運動(dòng)時(shí)發(fā)出的轟隆隆的巨響——為了“安全”我們還是繼續往前走吧。

由后山下山概述
    “上山容易下山難”,其實(shí)也未必。后山共有2500多個(gè)臺階,下山一般需要1個(gè)多小時(shí),路途較近,但景點(diǎn)也較少,主要有后卡門(mén)、白沙井等。

后卡門(mén)

    黃石寨四周懸崖峭壁,只有兩條路可到山頂,并要經(jīng)過(guò)兩道門(mén),即前山南天門(mén)和后山后卡門(mén)。后卡門(mén)兩邊狹窄,中間陡峭,易守難攻,據說(shuō)這個(gè)地方曾是山寨的一個(gè)重要關(guān)卡,以前官兵和土匪經(jīng)常在這兒打仗?,F在游客很多,特別是“五一”、“十一”放長(cháng)假的時(shí)候,游客上上下下,也好像過(guò)去“打仗”一樣。不一樣的是以前打仗很苦,沒(méi)吃沒(méi)喝,弄不好小命不保;現在“打仗”卻很有樂(lè )趣,有說(shuō)有笑,除了看山,還可以看美女——這兒游客比較多,您千萬(wàn)別抱怨,人多證明風(fēng)景好!

夫妻巖

    這兩座并立的巖峰,好像是頭挨著(zhù)頭、肩并著(zhù)肩的一對夫妻,兩人深情地依偎在一起,喜笑盈盈。凝神一望,您能清清楚楚地看見(jiàn)他們的鼻子、眼睛、嘴唇,甚至牙齒、眉毛,并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他們那份相親相愛(ài)的似水柔情。大自然造化之妙,真是令人匪夷所思。

    很久以前,這兒就有人朝拜。當地人說(shuō),對著(zhù)這夫妻巖拜一拜,未婚青年,日后一定婚姻美滿(mǎn);新婚夫婦更加如膠似漆;老夫老妻則會(huì )像熱戀時(shí)一樣恩恩愛(ài)愛(ài)、白頭偕老。古人說(shuō):“執子之手,與子偕老。”而現在有人說(shuō):“不求天長(cháng)地久,只要曾經(jīng)擁有。”您覺(jué)得誰(shuí)說(shuō)得有道理呢?如果你把握不定,何不問(wèn)問(wèn)“這兩口子”,聽(tīng)聽(tīng)他們怎么說(shuō)呢?

相關(guān)旅游景點(diǎn)
收藏打印文章 查看評論

分享到: